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我茅山的人
  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我茅山的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快,回花圈店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喝一声,叫上花生,也顾不得何尚,犹如一阵疾风一般狂奔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花生跟何尚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待刘浪回到花圈店的时候,花圈店已变得面目全非。

        前屋扎的纸人纸马花圈被打得稀巴烂,显然经过了一声激烈的打斗。

        赵二胆倒在屋里,浑身上下全是伤痕,嘴里流着鲜血,不知死活。

        后院的两个卧室门已歪倒在一边,而露卡西跟尚化眉都倒在院中,闭着眼睛,同样不知死活。

        唐小笛和小黑不知所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下一沉,使劲捶了一下墙壁,直击得墙面剧烈震颤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花生更是目瞪口呆,没想到出去这段时间,整个花圈店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花生拳头紧捏,一脸的怒气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花生一眼,脸上尽是追悔之色:“可恶,我们被冷羽耍了,他用纸人术幻化出一个自己,故意将我们引过去,而真正的自己却跑来花圈店将唐小笛劫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师父,冷羽有这么厉害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得到了左言的真传,恐怕也弱不到哪儿去!只是,我们完全被他忽悠了,他用鬼符虫控制别人是假,恐怕想要找到唐小笛才是真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恨恨的说着,弯腰检查赵二胆几人。

        毕竟赵二胆和露卡西跟普通人不一样,重伤之后并没有死掉,只是昏迷了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尚化眉却被打到了脑袋,早已死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发现尚化眉死了之后,还有些不太相信,怔怔的发了会儿愣,才突然醒悟了过来,连忙吩咐花生道:“快,将杜仲叫来,给他们看伤。”

        刚说完,刘浪又突然意识到自己直接给杜仲打电话就行了。

        连忙掏出手机,先给杜仲打了一个电话,又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,让冯一周尽快派人来处理现场。

        刚刚放下电话,何尚也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,一看到一片狼籍的花圈店,顿时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“姐夫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怎么回事?这件事没完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现场打斗的痕迹检查了一遍,现场还好几个碎掉的纸人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这件事就是冷羽所为,小黑应该是追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着脸,终于也慢慢平静了下来,脑海中仔细盘算着。

        对于小黑的本事,刘浪不相信冷羽能伤害小黑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小黑毕竟是只狗,很多方面有局限性,一旦冷羽纸人太多,反而很容易将小黑困住。

        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现场没有小黑的皮毛,这足以证明小黑并没有受伤。

        “花生,你能找到唐小笛的踪迹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沉吟了片刻,终于决定追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不就是南洋嘛,老子连地底下都去过,敢来花圈店劫人,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!

        “师父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花生早就捏着拳头跃跃欲试了,听到刘浪的话,哪里还不同意?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花圈店门口突然闪过一个人影。

        那个人影身穿道袍,眉清目秀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打眼一看,还以为是朱涯回来了,可仔细一看,虽然对方身材跟朱涯长得差不多,但根本不是朱涯,尤其是脸上没有朱涯的那道伤疤。

        让刘浪更加惊骇的是,来人身上散发出来浓重的阴气。

        这种阴气甚至让刘浪丹田之中的两股气息再次流转了起来,有种贪婪的想要吸食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来人看到刘浪的第一眼,似乎也感觉到了刘浪体内的变化,脸皮抽搐了两下,颇有些惊骇之色。

        看着对方穿着道袍,刘浪抱拳道:“这位道长,不知您找谁?”

        对方也是一抱拳:“在下孔亚枫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就是孔亚枫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没想到孔亚枫会亲自找上门来,不禁脸色一寒,对着花生大喝一声:“把他给我拿下!”

        下一刻,花生已出现在孔亚枫的面前,一掌拍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根本没有反抗的时间,胸膛被重重拍了一下,砰的一声撞到了地上,哇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      就在孔亚枫坠地的同时,一道红影忽然间窜了出来,吱吱叫着,朝着花生窜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那道红影速度非常快,眨眼间已窜到了花生的眼前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花生面前,这种速度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    只见花生将手轻轻一举,顺势往前一抓,一把捏出了红影。

    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        声声尖叫。

        一个浑身赤红的鬼婴出现在花生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更是面色大变,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大声喊道:“小师父,求你不要伤害它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不为所动:“杀!”

        花生闻言,手上用力,正想直接将鬼婴捏死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:“手下留情!”

        一个长得山羊胡的老道士一步跨进花圈店,只扫了孔亚枫一眼,立刻对刘浪喊道:“刘浪,不能杀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怒又惊,看到来人,顿时一脸的错愕:“你……吴半仙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还有我呢。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朱涯也闪进了花圈店,脸上依旧挂着冰冷,可眼中,却隐藏不住重逢的激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紧,看了吴半仙跟朱涯一眼,虽然心中欣喜,可看着孔亚枫,将手一指,厉声喝道:“他是南洋巫教的人,竟然敢威胁我的手下,今天还敢在我花圈店露面,我岂能饶他?”

        对于孔亚枫的来意,刘浪并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甚至之前孔亚枫去拜访欧阳图韦,都没在刘浪面前露过面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听到露卡西对孔亚枫的修为大加赞扬之后,刘浪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    孔亚枫这个人太神秘,神秘到必须要一旦逮着机会,就不能放过。

        这次孔亚枫露面,刘浪自然不会放过机会,而且他竟然身上还养着一只鬼婴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意是想先将鬼婴宰了,再慢慢盘问孔亚枫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没想到,这种时间朱涯跟吴半仙出现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板着脸,面无表情道:“吴半仙,怎么着?你没死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刘浪,我吴半仙怎么会这么容易死呢?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吴半仙指了指花生手中的鬼婴,“还请小师父先放了这只鬼婴,有话咱慢慢说。”

        “放?嘿嘿,凭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就凭他是我茅山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吴半仙一指孔亚枫,少了原本的嬉笑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