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纸傀引
  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纸傀引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突然之间,时间似乎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安排完后,并没有贸然去华广堂找人,而是坐在花圈店静静的等着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冷羽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,就是不怕别人找到他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就算去华广堂,肯定也只能扑个空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不到一个小时,赵二胆最先抓了一个服过解药的人回来。

        赵二胆直接将那人砍晕,抗进了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那人,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        “胆哥,你抓了一个时尚的美女啊。”

        赵二胆的确抓了一个美女,而且波大身材好,连穿着都很暴露,长发披肩,典型勾引男人的货色。

        赵二胆听到刘浪这么调侃,摸了摸脑袋,嘿嘿一笑:“看着顺眼就抓了,刘哥,没、没问题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把将美女抗了过来,叫上韩晓琪和露卡西,直奔后院的另一间卧室,让赵二胆在前院花圈店守着,一旦何尚传来新的消息,马上去告诉自己。

        来到卧室,刘浪将美女扔到了床上,看了韩晓琪跟露卡西一眼,略一犹豫,问道:“我们要不要把她扒光啊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      可韩晓琪一听,顿时双颊绯红,跟熟透的苹果一般,良久之后才轻轻点了点头,咬着嘴唇低声道:“虽然要检查全身,那……要、要不让露卡西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为什么我来?我又不好女色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连忙后退了两步。

        虽然她感觉这件事超出了想象,甚至也很想尽快找到线索,但此时感觉出了刘浪跟韩晓琪这只女鬼之间的暧昧,故意装出一副高尚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此时也没心思多想,上前一把将美女的衣服全部扯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白花花的皮肤展现在刘浪面前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更是羞的直接别过头去,不好意思再看。

        对于活了近千年的韩晓琪来说,还真从来没有看过另一个女人的果体呢。

        露卡西倒是不在意这么多,反而两步上前,边翻看着女人的身体,边嘀咕道:“据我所知,鬼符虫在南洋巫教根没有什么解药,而就算是有,恐怕也只是暂时的压制。这种压制的结果只能是在身体上留下一种痕迹,而这种痕迹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露卡西突然惊喜的叫道:“找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把抓住美女的胸口,露卡西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大声叫道:“刘浪,韩晓琪,快,你们看,在这里,鬼符虫果然被压制在了这里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朝着美女的胸口看去,顿时感觉呼吸有些窒息,如果不是修炼有成,恐怕直接会喷出鼻血来。

        还别说,赵二胆的眼光真的不赖,抓来的这个女人丰满到了让人挪不动眼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明显感觉出了刘浪的眼神,低声娇怒道:“哼,看什么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嘿嘿一笑,摸着自己的下巴,若无其事的沉思道:“天下竟然真的有能将鬼符虫压制住的东西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对,不是压制,而是维系在一种平衡上。”

        韩晓琪忽然上前一步,一把抓起了美女的手腕,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在美女的手腕上,赫然一条细小的线。

        那条细线只有毛线粗细,将美女的手腕环绕了一半,像是从血管中长出来的一般,但颜色却透着暗红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一怔,连忙问露卡西道:“露卡西,你说冷羽跟左言学会了纸人术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有些不解的点了点头:“是,而且,他似乎把左言给杀死了。”

        对于左言的死,刘浪也没有多少感觉。

        虽然左言以前在黑巫教地位尊崇,但后来被关在茅山后山那么长时间,已跟黑巫教没有了多少关系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左言活了那么久,连一个小小的冷羽都对付不了,他看人的眼光实在欠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对于这种纸人术,刘浪却并不陌生。

        乱神术中曾有记载,黑巫教三大禁术,逆魂咒,化纸为人,撒豆成兵!

        乱神术中,这三种禁术只有一些简单的记载,但真正练成的并不多。

        如果露卡西说的没错,唐落珠当时用的逆魂咒将唐小笛救活,而这种逆魂咒又不知通过什么原因传到了南洋,然后那个懂得逆魂咒的人在南洋创立的南洋巫教。

        随着南洋巫教的发展,逆魂咒慢慢消失,而降头术却渐渐浮现在世人的面前,成为南洋巫教的根本。

        但尽管如此,逆魂咒始终是克制降头术的不二法术,这也是圣女能够颠覆南洋巫教的根本原因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乱神术相对于鬼王诀却要低级的很多。

        如今刘浪已将鬼王诀修到了第三重,对这三大禁术自然也不放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此时在这里碰到,难免还有一些无从下手。

        韩晓琪盯着美女手腕上那条红线,将左手搭在红线上,轻轻感受着美女脉搏的跳动。

        三分多钟后,韩晓琪猛得睁开眼睛,长长出了一口气,神色凝重道:“果然,这个女人体内似乎中了傀儡术,恐怕对方说什么现在她都会听的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难道真的是纸傀引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大惊失色,难以置信的盯着美女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,脸色也跟着一变:“纸傀引?就是将用纸人术制作出的纸人烧成灰烬,然后拌在水中,给被施术之人服下,借以操控别人的法术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似乎终于害怕了,重重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,这种法术我曾在一本典籍上看过,只要炼成这种纸傀引,控制别人易如反掌,甚至就算修为高深的人,方法不得当,也无法将这种纸傀引排出去,依旧会被施术人控制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眉头越缩越紧。

        露卡西虽然巫术不厉害,但对于巫术的研究却是无人能敌。

        只是因为这种纸傀引太过隐蔽,露卡西才没有一眼看出来。

        此时确定美女所中的正是纸傀引后,露卡西秀眉轻皱,脑海中不断思索着解决之法。

        突然,露卡西眼前一亮,“对了,虽然纸傀引非常厉害,可圣女血却能破解这种巫术,而且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显然有些激动,颤声道:“只要想办法杀死施术者,用施术者的鲜血也可以破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