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试试滴天髓
  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试试滴天髓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杜老爷子,怎么了,究竟有什么病需要要您以身试毒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越来越好奇。|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,就有一个注册过可°乐°小°说°网的账号。

        能把杜山折腾成这个模样,这种病肯定很难治。

        杜山长长叹了一口气,想挣扎着站起来,可试了好几次,还是没有把屁股离开椅子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杜山索性放弃了,忧心忡忡道:“刘浪,我一直以为自已的医术已达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,可如今看来,我才发现,自己竟然如此无力。”

        杜山告诉刘浪,整个燕京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掉皮,像是蛇一样不停的掉皮。

        开始时只是局部,然后慢慢蔓延到身上其它的地方,最后才会轮到脸上。

        起初很多人都只当这是普通的皮肤病,可后来,有一个人全身上下的皮都掉光之后,不但没有新皮产生,反而露出了皮下鲜血淋淋的肉来。

        整个人不但极其痛苦,而且像是一个怪物一般。

        最后承受不住,那人终于自杀而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个人死后,这种怪病迅速蔓延开来,像是一场瘟疫一般,不过区区一个多礼拜的时间,近乎席卷了大半个燕京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部门都采取了紧急的措施,但无论用什么药都没有用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杜山经过尝试,发现有种草药可以延缓这种怪病的蔓延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很多人闻风而止,便来到了仁和中医馆。

        说完,杜山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脑袋,使劲揉搓着,眼中竟然隐隐浮现出一丝绝望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我以身试毒,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医术有用武之地,可没想到,我、我根本就不行,找不到任何的办法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杜山颤巍巍的伸出手来,一把扯住自己的衣服,用力一撕。

        刺啦一声响。

        穿在杜山外面、像是床单一般肥大的衣服被他撕开了一道口子,露出了他的肚皮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到杜山的腹部,顿时吃了一惊,胸中隐隐作呕。

        杜山的腹部有巴掌大的一块疤痕,原来覆盖在上面的皮像是被生生剥下来了一般,里面的血肉直接暴露在外面,没有任何愈合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而且,在那块疤痕的周围,像是有无数只细小的虫子在不停的爬行一般,朝着周围扩散,不断将疤痕的面积扩大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就是那种怪病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指着那块疤痕,一时也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杜山点了点头,然后将衣服慢慢遮了起来,“刘浪,你懂得鬼魅之术,你是否知道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紧锁,不禁面露为难之色,试探着将鬼气运到双眼之中,朝着杜山看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不能使出鬼王诀,但依旧可以操控鬼气,想要看出杜山有问题还是相对容易一些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刘浪将视线移到杜山身上时,却发现杜山身上没有半丝阴森森的气息,一切正常。

        怎么可能?

        难道是自己的鬼王诀出了问题,连是否是鬼魅作祟都看不出来了?

        这么一想,刘浪又使劲摇了摇头:不可能,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任何一个地方的阴气存在,而偏偏杜山的身上没有阴气,像是被什么东西屏蔽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不对,这可能跟鬼魅真的没有关系。

        刘浪收起鬼气,往前走了两步:“杜老爷子,能否再让我仔细看看?”

        杜山略一迟疑,再次掀开衣服,将伤疤展露在刘浪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低下头,仔细观察着。

        杜山腹部的那块皮已经没有了,而且还能清晰的看到血流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可诡异的是,那些血却偏偏流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跟刘浪刚才看到的差不多,在那块疤痕的周围,的确有一些肉眼难见的小东西,甚至不足蚂蚁的百分之一,正一点点吞噬着杜山的皮肤,扩大着伤疤的范围。

        “杜老爷子,这些是什么小虫子?你没试着将他们杀死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指着疤痕的边缘问道。

        杜山摇了摇头:“没用的,我试了各种草药,甚至连上次杜仲给我带来的鬼发都用上了,不但没有杀死那些东西,甚至还让他们更加肆虐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那您用什么东西延缓了它们继续蔓延?”

        杜山脸上浮现出挣扎之色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杜山有些不对劲,忙又问道:“怎么,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
        杜山摇了摇头:“不是,只是,这种东西稀缺,而且不被世人所认可,如果一旦被别人知道,恐怕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杜老爷子,您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        杜山连忙道:“不是,刘浪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想说,这种东西很快也被我搜刮一空了,这种怪病再蔓延下去,恐怕根本没法控制住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:“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“死人。”杜山咬了咬牙,补充道:“七天之内的死人,将皮肉割下来,混合以中药之中。可是,这种东西对怪病延缓的效果越来越弱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杜山说着,想用手去抓自己的腹部,可又强忍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没想到来看病,竟然还会碰到这种事情。

        刚才在会诊大厅的时候,根本没有留意,此时仔细一想,似乎外面很多病人都已蔓延到了脸上。

        虽然刘浪有鬼王诀在身,医诀也在其中,可这种东西跟鬼魅没关系,恐怕就算医诀也有些难办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,似乎真有一种方法,可以解决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努力回忆着医诀中的一些相关的内容,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        杜山忽见刘浪面露喜色,连忙问道:“刘浪,你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并不确定道:“不知道,但我想我可以试试。”

        连忙将那块滴天髓拿了出来,然后到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个研钵,刘浪将那块滴天髓放了进去,研成了粉末。

        杜山看得古怪,虽然有些好奇,但还是露出了一丝期望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滴天髓研好之后,取出了一丁点儿,放进了杜山办公桌的杯子里,然后倒满了一杯水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那点粉末像是墨水一般,迅速蔓延开来,将整杯水都染成了蓝色,晶莹剔透,却是煞为好看。

        “来,你喝点试试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杯子拿到杜山面前,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阴风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现在对鬼魅的感知超强,立刻就感觉到了异样,回头一看,顿时一脸的错愕:“晓、晓琪,你、你怎么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