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仙人斩
  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仙人斩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花圈店后院卧室的床上。

        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梦里,一切皆为虚幻。

        自己不过还是个普通的学生,为了学分而埋头苦读,为了未来找工作而不停的奔波,不敢跟老师争吵,时不时跟宿舍的几个哥们胡吹海吃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这一切真的只是个梦?根本就没有什么地底下的妖兽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动了动自己的身体,发现浑身像是散了架子一般酸痛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挣扎着坐了起来,刘浪发现在枕头旁边放着一把半米多长的砍刀。

        砍刀看起来并不锋利,但其中却散发出让人胆寒的无穷杀气。

        在砍刀的下面压着一张纸。

        刘浪拿起纸看了看,上面写道:刘浪,谢谢我为破荒族做的一切,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。蓝火已经死了,千叶决定留在破荒族,而从今往后,我也将带领破荒族对抗黑妃,对抗地下的那些妖物,不会再让他们越雷池一步。

        对了,这是将无邪鞭重新炼化的仙人斩。其威力不但比无邪鞭要强上百倍,而且任何鬼魅见了,都会退避三舍。

        刘浪,请你转告齐连山,让他不要再不务正业,好好练习大明咒和大如来慈悲掌,等有一招一日能有所建树,也不枉我们师徒一场。

        还有,我正在动员整个破荒族,准备用地下的精石矿藏铸造一个法印,用来阻挡妖族的进攻。希望你尽快恢复!

        最后落款竟然是九贤和尚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双眼痴呆,怔怔的有些发愣。

        这九贤,真的将无邪鞭炼化了?而且,还炼化成了如此厉害的仙人斩?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,终于如释重负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,不是梦,都是真实的。

    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,早已不想再做回那个平凡的学生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个老秃驴怎么一声不坑,就将我送回来了呢?

        刘浪试了试左手手心,并没有童谣的影子,甚至感受了一下仙人斩,连五鬼的影子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撇了撇嘴,刘浪心中一动,却听到外面响起了汪汪的叫声。

    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刘浪仿佛跟见了亲人一般,惊喜的叫道:“小黑。”

        小黑破门而入,直接扑到了刘浪的怀里,不停的舔着刘浪的脸,像是许久不见般亲昵。

        小黑的个头竟然足足大了一圈,看起来愈发威猛。

        刘浪摸着小黑的脑袋,将它抱了起来,举在半空,哈哈大笑道:“小家伙,想我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汪汪,汪汪!”

        小黑汪汪大叫着,还不停的点着头,像是在说:主人,想死我了!

        跟小黑戏耍了一番,刘浪又慢慢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,发现自己丹田之中的真气与鬼气竟然相互交织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两种不同的练气不但混合在一起,而且一黑一白,不断的往复流动,像是阴阳八卦一般在循环。

        而更让刘浪惊奇的是,这真气跟鬼气似乎形成了芝麻粒大小的一粒小晶体。

        虽然很小,但的确不再是气,而是实质化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鬼王诀跟十重山,同样都还停留在第三层,都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      奇怪,差点儿被火麒麟的精魄反噬之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?为何九贤老秃驴把我送回了花圈店?

        不行,煞妖幻镜一旦出现问题,恐怕会殃及所有的人类,必须尽快解决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,双脚刚刚落地,却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“刘大哥,你醒了?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赵二胆已跑了进来,一看到刘浪真的醒了,立刻大喜过望,上前握住刘浪的手,激动道:“刘大哥,你终于醒了,你都昏迷了七天七夜了,可吓死我们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,何尚也走了进来,一看到刘浪,立刻惊喜道:“姐夫,你、你真的好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疑惑,连忙问道: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姐夫,我们也不知道啊,一个星期前的一天,我跟胆哥一起想来看看花圈店,却发现你正躺在花圈店的门口,身边放着一张纸跟一把刀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,你们不知道谁将我送回来的?”

        何尚跟赵二胆都摇了摇头,一脸的不解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更加疑惑,略一犹豫,拨通了左云池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那边响起了左云池的声音:“刘浪,有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左阁主,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看看煞妖幻镜,想办法将煞妖幻镜打破。”

        左云池一愣,疑惑道:“刘浪,据我们观天阁的勘察,煞妖幻镜似乎又再次消失了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怎么会再次消失了?”刘浪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左云池更是满心的不解:“啊?我还以为你是做的呢,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行了,左阁主,没事我先挂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刘浪的脑袋跟浆糊一般,看了看赵二胆,又看了看何尚,咬了咬牙道:“你们帮我准备辆车,送我去石窟村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还要去?”

        赵二胆跟何尚都是满脸的惊奇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问:“怎么,难道有问题?”

        赵二胆摇了摇头道:“刘大哥,不是有问题,我刚刚接到茅山发来的消息,说新任茅山掌门明天就来找你,让你千万不要随处去,有要事想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新任茅山掌门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万义良已经死了,可除了自己之外,并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。

        再者来说,自己也让花生将游尸的尸体和惊魂棍送到了茅山,这才多长时间,难道那边就选出新掌门了?

        刘浪揉了揉脑袋,感觉自己中间肯定错过了什么,抬起头来看了看赵二胆二人,问道:“你们见到花生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花生?”

        想了想,二人同时摇头。

        左云池说煞妖幻镜消失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。

        煞妖幻镜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呢?

       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      刘浪左思右想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,思躇道:“茅山新任掌门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好像是朱涯兄弟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朱涯?这小子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叫一声,瞪着双眼,显得异常兴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