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炼器的材料
  •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炼器的材料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说实话,刘浪跟无邪鞭相处了这么长时间,不但用得非常顺手,而且无邪鞭还在关键时刻救过自己的命。

        真要将它扔了,不但战斗力会打折扣,心里的确也有点儿不舍得。

        但刘浪也清楚的知道,九贤没有说谎。

        首先,九贤既然能给花生炼出那么厉害的念珠,足以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而且,九贤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身负十重山,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具备的能力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已知道,这十重山在世人眼中是不存在的,是一种虚无飘渺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据刘浪分析,九贤的修为肯定跟提耳道人和左云池有得有拼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们都是真正触摸仙道之人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沉默不语,九贤似乎也猜出了些什么,轻叹一声道:“怎么,不舍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手里攥着无邪鞭,神情极为严肃道:“九贤大师,照您所说,这麒麟鞭也许跟我的身世有关,如果可能,能否请求您帮我重新炼化一下?”

        “炼化?”

        九贤一听,立刻瞪大了眼睛,连连叫道:“刘浪,你是刘方的孙儿没错,可那家伙早就死了,我佛慈悲也不至于拿着自己的命去开玩笑啊?”

        九贤大摇其头,两条白眉像是柳枝一般随着他的脑袋跟着晃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扑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,恳切的说道:“大师,像您如此德高望重,相信也不会看着世人陷入阴阳间的混乱之中。阴阳缝隙不稳,煞妖幻镜出现,相信大师不会置之不理吧?”

        九贤一愣,顿时闭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像九贤如此修为的人。哪里会不知道刘浪所说的一切?

        可是,就算九贤触摸到了仙道,但也仅仅是触摸。离着仙道依旧有十万八千里远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刘浪。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,这无邪鞭煞气太重,如果一不小心,我就会被它吞噬,到时连我佛如来都救不了我。”

        九贤依旧不肯。

        刘浪却不松口,继续道:“大师,太爷爷刘方在阴冥之地当一个小小的鬼差,如果您能进入阴冥。见到我太爷爷之后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刘浪说完,九贤却是直接将他打断,急急的喝道:“刘浪,刘方那家伙死不足惜,他的道法让我敬佩不假,死后在阴冥做个小鬼差也情有可原,可你也用不着咒我去见他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连忙解释道:“大师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我是想说,如果能把麒麟鞭炼化。压制住它的吞噬之力,在对付阴阳缝隙的时候,也就会多一分胜算。到时候,您也不会见到太爷爷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驴唇不对马嘴!”

        九贤脸皮涨红,可是,目光却闪烁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心中一阵窃喜:看来有戏。

        连忙又趁热打铁道:“九贤大师,我知道您不会坐视不理的,我刘浪虽然不是什么大能之人,但也想出自己的一分力量,只要您肯点头。我刘浪一定赴汤蹈火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行了行了。你这嘴皮子,比刘方那老不死的真是强了百倍。哎。真是的,如果不是因为十重山,我还真怀疑你不是他孙子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大喜:“九贤大师,您同意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同意什么?哼,你以为炼器这么简单啊。尤其是对麒麟鞭如此凶煞之物,没有十足的把握怎么行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激动道:“有什么需要吩咐的,大师尽管说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说了也没用,想要重新炼化麒麟鞭,所需要的东西地面上根本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?”

        “对,必须去地下找。”

        “地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神一动:“不知大师需要什么材料?”

        “定魂石,千机草,蓝萤虫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傻眼了,连听都没听过,这去哪儿找啊?

        咦,不对,在谷幽兰的水晶宫里,之前谷幽兰拿出来的似乎就是定魂石啊。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一脸为难的样子,九贤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行了,我知道你也没见过这些东西,地下世界我比你要熟悉一些,我亲自去找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大喜过望,可转念一想,不禁疑惑不已:“大师,您去过地下?”

        九贤呵呵一笑,答非所问道:“行了,刘浪,我听花生说了,你也准备去地下,正好我们一道儿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哐!”

        “咚!”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一连串的撞击声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整个地面都跟着晃动了一下,就跟地震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就听小黑汪汪叫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花生破口大骂:“大个子,你用铁棍捅我屁股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小老鼠,你还好意思说,把那破珠子塞我嘴里,把我牙都崩掉一个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该,谁叫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打不过?好啊,看我的惊魂棍,看打过打不过。”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就连花圈店的屋顶都剧烈震颤了两下,水泥掉下来一大块。

        刘浪终于脸色大变,“我靠,这俩家伙这么下去,非把房子给拆了不可。”

        朝着九贤拱了拱手,刘浪一个箭步窜到了后院,看着一片凌乱的后院,顿时气得七窍生烟,五脏俱焚。

        这才多大点儿工夫啊,整个院子已经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,而后院两间屋子的墙壁上也成了马蜂窝,一个个窟窿跟特意打的眼似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个气呀,大叫一声:“住手!”

        “汪汪!”

        小黑特兴奋,摇着尾巴穿梭在花生跟游尸之间,念珠跟铁棍上下翻飞,每次都被小黑轻易的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花生跟游尸听到刘浪这一声吼,立刻吓得一哆嗦,连忙收手,偏头去看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,大个子竟然说我的八骨念珠打不过他的破棍子,这口气我忍不下!”

        游尸更是涨红着脸,粗嗓门孩子气的叫道:“大哥哥,破珠子有什么了不起的?哼,我的惊魂棍可是师父亲自给交我的,输给谁也不能谁给小老鼠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脸的黑线,发现跟这一尸一妖根本他娘的说不通。

        一咬牙,刘浪恶狠狠叫道:“好啊,既然你们都不服,那老子陪你们玩玩!哼,一起上,来吧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往前急窜两步,直接跳到花生跟游尸中间。

        “汪汪,汪汪!”

        小黑这个兴奋啊,窜来窜去,完全不怕看热闹事大。

        九贤也带着齐连山站在花圈店的后门口,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浪几人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个小子,似乎不简单啊,不但收拢了老鼠精,竟然还弄了一只游尸,嘿嘿,有意思。刘方那老不死的,倒是后继有人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