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西子死人活
  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西子死人活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大殿空旷,就连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儿,都会有回声。

        见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禹布本来无所谓的表情也阴沉了下来,盯着露卡西问道:“我的女儿,你发现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抿了抿嘴唇,面色不改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父亲,我说了,这种双修之法并非一劳永逸,必须要有个度的把握。可是你纵欲过度,气血供应不足,已有衰败的迹象,如果一旦控制不好,就会走火入魔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露卡西又指了禹布的膝关节和肘关节,警告道:“别人看不出来,可是我却看得出来,你现在的各个关节开始僵硬,每到清晨的时候都会有酸痛感。”

        禹布怔怔的盯着露卡西,身体不觉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一把抓住露卡西的手,禹布面色惨白,颤声道:“女儿,你、你果真是上天派给我的天使,快、快告诉父亲,我究竟该怎么办?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?”

        露卡西轻轻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没有其它的办法,只有暂缓你的修炼,收敛你的野心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!”

        禹布猛得瞪大了双眼,冷冷的盯着露卡西:“哼,女儿,如果这样,我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?就算我死,也要在死之前将巫术一统天下!”

        禹布抬起手来,紧紧攥住露卡西的肩膀,直捏得露卡西面部扭曲。

        露卡西却并没有吭声,强忍着疼痛说道:“父亲,华夏巫术远非你能想象的了的,还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禹布猛得抽手,直接抽了露卡西一个耳光,厉声吼道:“闭嘴,别以为你通晓所有南洋巫术,知道我身有隐疾就可以为所欲为。露卡西,我要告诉你,你不过是一个意外,意外而已!”

        禹布大声吼着,双眼都快要呲出来了,指着露卡西,第二掌却是久久没有打下去。

        露卡西眼泪在眼眶打转,毫不退缩的盯着禹布,面无表情道:“父亲,如果您非要去华夏,让我跟冷羽一起去吧,如果冷羽对您没有异心,我就嫁给他!”

        禹布一怔,慢慢眯起了双眼:“你真愿意?”

        “愿意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好!不愧是我的好女儿!”

        禹布大笑一声,一把将露卡西揽在了怀里,似乎刚才的凶神恶煞不过是演了一出戏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燕京,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        “汪汪汪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正睡得沉,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小黑的狂吠声吵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顺手摸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,不过才凌晨四点一刻。

        “谁啊?这么早敲门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侧过身,正想再接着睡一觉,却听到游尸在外面扯着嗓子叫道:“大哥哥,快来啊,有客人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猛得坐起身来,鼻子轻轻抽搐了两下,顿时面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腥臭气味,而气味的源头,正是前屋的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为何阴气如此重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时间多想,快速穿好衣服,直接跑到了前屋的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花圈店里,正站着一个红脸大汉。

        小黑不停的朝着红脸大汉狂叫,而游尸却惊异不定的转来转去,似乎也有些烦躁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皱,急走两步,看着红脸大汉问道:“大哥,有事?”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不过四十多岁,身材壮实,一身白衣,一看到刘浪,就急急的问道:“大师,你、你们这里是不是能抓鬼驱邪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点头。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见刘浪承认了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大声哭喊道:“大师,你、你快去看看吧,我、我老爹死了,都入棺了,晚上突然又爬了出来,还、还四处咬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又惊又恐,而身上也有好几道抓痕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上前一把按住大汉,朝着他身上的伤痕一看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鬼气。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身上有浓郁的鬼气,而看他的样子,却像是一个活人。

        一个活人身上有如此重的鬼气?

        这绝对不正常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敢怠慢,连忙说道:“好,你在前面带路。”

        回头对游尸道:“阿良,你看店,小黑跟我一起。”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见刘浪如此痛快的答应了下来,却是感激无比,连连点头,折身朝着外面跑去。

        来到巷子口,那里停着一辆轿车。

        看轿车的牌子,竟然还是名牌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不禁又上下打量了红脸大汉,心中暗暗琢磨着:看来,这家伙还蛮有钱的啊。

        凌晨的马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和车,红脸大汉钻进车子后一路疾驰,最终将开到了西子公寓门口。

        公寓门口的保安全部是戒备的状态,而刘浪到的时候,竟然看到冯一周跟许多刑警也在。

        外面人影重重,显得非常混乱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下车跟冯一周打了一个招呼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看到刘浪,也迎上前,跟红脸大汉点了点头,急急的说道:“刘浪,我跟这位陈老板以前就认识,接到报警感觉事情不对,就让他去接的你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觉恍然,忙问道: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     红脸大汉的确是个大老板,姓陈,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,但是金融行业的佼佼者。

        在路上的时候,陈老板将事情的经过大体讲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他说,他的父亲三前天死的,今天按理说应该入棺埋葬,可一行人正准备将棺材抬上车,运到郊区墓园的时候,突然听到棺材发现哐哐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开始时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可几分钟之后,结实厚重的红木棺材竟然直接被从里面打碎。

        陈老板的父亲从棺材里爬了出来,见人就咬,眨眼间竟然伤了十几个人。

        陈老板跟冯一周之前就认识,立刻打电话报警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来后,感觉事情不对劲,立刻又让陈老板去找刘浪。

        一来二去,又耽搁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跟西子公寓的保安一起,都守在大门口,踌躇不敢往里走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道:“刘浪,我将里面受伤的人都撤离出来了,没敢贸然进去,你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朝着里面看了看,问道:“受伤的人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一指旁边,“都在这里,已通知里面的住户都锁好门窗,那个诈尸的老头应该还在里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