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观天阁左云池
  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观天阁左云池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村子被烧之后,有的人被烧死,有的逃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大多数人都认为村子不再适合居住,女的嫁到了外地,男的也迁居到了别处,最后竟然只剩下了吕三叔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怔怔的听着,见吕三叔对大火的起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心中却是痛悔不已,在老头面前磕了三个响头,颤声道:“吕三叔,您受苦了,等我安葬了师叔,我接您回燕京,给您养老送终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不等老头反应过来,齐连山站起身来,再次朝着山上奔去。

        虽然没有得到答案,可齐连山却隐隐也猜出了答案。

        师叔九让已不是原来的九让,这场大火肯定跟九让脱不了关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人都已经死了,想这么多又能如何?

        齐连山再次回到半山腰,背着九让的尸体,绕到了山背阴的地方,准备将九让埋了。

        人喜阳,鬼喜阴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九让死了,齐连山还是想让他死得舒服一点儿,埋在山背后,阳光照不到,也算是让他死得舒服一点儿吧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齐连山来到山腰后曾经练功的地方时,突然又瞪大了眼睛,惊奇不已。

        那里高高低低足有七个处坟冢,而且坟冢周围没有半根杂草,每座坟冢之前都有一块墓碑。

        这处山背地势险峻,虽然也是处空地,可在半腰之处,一般人根本上不来。

        就算有人会上来,谁又会将坟墓建在这里?

        齐连山短暂的目瞪口呆之后,立刻急慌慌的上前,一一看向那些木质的墓碑。

        “七师弟、六师弟、五师弟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一一看去,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
        过去的种种浮现在自己的面前,那些人的音容笑貌,一个个在齐连山的脑海中轮转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将所有的墓碑看到了一个遍,却并没有看到师父九贤的墓碑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大汗淋漓,内心激动不已,喃喃的自语道:“师父、师父他老人家难道没死?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心中再次抱起了一丝希望,连忙将九让的尸体放在了地上,找了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,徒手挖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齐连山两手犹如铁钳,可在这半腰的山上挖出一个可容纳一具尸体的大坑也并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此时齐连山完全不知疲惫,不断的挖着,不断的回忆着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师父,师父肯定没死,一定没死的。师父,无论你在哪里,我一定要找到你!一定!!!”

        在齐连山的心里,似乎也明白了当初为何被九贤赶下了山。

        也许,师父早就知道这场大火在所难免,而故意将自己赶下山的吧?

        齐连山越想,心中越是痛悔,偌大一个汉子,眼泪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噼里啪啦砸到地上,浸到土里……

        整整花了半天时间,齐连山终于将九让埋好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齐连山却并没有立碑,在他心里,也许九让能够跟自己的师兄弟们葬在一起,也算是一种赎罪吧?

        齐连山埋好九让之后,整个人已近虚脱,跪在这片坟冢前,却是久久不肯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吧嗒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天空中落下一滴雨水,打在了齐连山的身上,可他浑然不觉。

        不消片刻,大雨倾盆,像是为了洗剂掉所有曾经犯过的过错一般。

        浪子也终有回头之时。

        雨水与泪水混杂在一起,诉说着那段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        突然,齐连山身体一僵,似是有所感应,猛然间直起腰来,艰难的转过身,顿时瞳孔收缩。

        “师、师父……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声音沙哑,满脸的难以置信,惊喜异常。

        齐连山的身后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那个身影,长眉低垂,大腹便便,眉眼中尽显慈悲之光,光溜溜的脑袋似乎可以照尽世间一切恶果,虽然身材有些矮小,但却犹如弥勒降临一般,沐浴金光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回来啦!”身影粗厚的嘴唇轻轻一张,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燕荡山,诡案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着天暮进了办公室后,没过多长时间,就听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以刘浪如今的听力,感觉那个脚步声应该是刚刚进门,在走廊的另一头,足有几十米远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下一秒,诡案组办公室的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狐疑的看了天暮一眼。

        天暮微微一笑,连忙站身来,恭恭敬敬的快步走到门前,打开办公室的门笑道:“左阁主,您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嘎……

        门打开之后,刘浪也连忙站起来,朝着门口看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看,刘浪不禁又是一脸的惊愕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的印象中,观天阁显然比诡案组级别更高,那阁主就算不是九让那类中年人,肯定也得年纪不小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眼前出现之人,不但年龄与刘浪相仿,甚至长得眉清目秀,却是个帅气的家伙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迟疑间,左云池已跨步走进了办公室,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,便来到刘浪面前,微微一笑,伸手道:“你就是刘浪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伸出手来,跟左云池握在了一起,点头道:“对,左阁主,我就是刘浪,幸会幸会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坐吧。”

        左云池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,说话也不多,一指旁边的一张椅子,自己也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天暮看见左云池坐下,冲着刘浪微微点了点头,竟然关上门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办公室的门关上的刹那,整个房间的温度突然冰冷了很多,像是瞬间将空调调低了十几度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眉头一皱,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左云池两眼。

        左云池虽然年纪不大,可却穿着一件青色长袍,打扮得极其怪异,而在他的身体表面,竟然隐隐有一股淡淡的黑气飘散。

        “阴气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这些黑气,顿时面色大变,不禁心生警惕。

        左云池脸上一直挂着微笑,目光也没离开刘浪,见刘浪表情变幻,却是开口问道:“刘浪,你感受到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阴气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究竟意欲何为?”

        虽然是天暮介绍的,但刘浪却对观天阁一知半解,并不明白这个左云池的行事与来历,此时又突然用阴气来试探自己,哪里会没有敌意?

        左云池看着刘浪的反应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微微点了点头,猛然间双目一瞪,嘴中轻声咒念。

        骤然间,左云池身体表面的那层阴气极速移动了起来,快速汇成一只骷髅头,张牙舞爪地朝着刘浪就扑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