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腥风血雨暗杀机
  •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腥风血雨暗杀机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事情比料想的还要严重,刘浪虽然担忧千叶,可此时连煞妖幻镜的情况都没有搞明白,并不敢贸然再沿着婆夷水继续往下走,去寻找血河下游究竟还有什么存在。『言*情*首*发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

        在石窟村稍微吃了些东西,刘浪一行人连夜启程往回赶。

        来的时候只有刘浪跟何尚俩人,这次往回走,不但加上了赵二胆和花生,还有两条刚刚出生、足有胳膊粗细的小瘴蛇,整个车厢立刻塞得满满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刘浪刚刚离开的时候,在石窟村的村头,却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那个身影鬼鬼祟祟的盯着石窟村,不禁暗暗嘀咕着:“咦,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。嘿嘿,我阿多布之前好不容易找了一个铜尸道人,想培育自己的势力,没想到竟然被人杀了。哼,这个小村子足有二三十户人,虽然都是普通人,但炼制一队铁尸应该还是蛮容易的吧?”

        原来,黑巫教的幽冥堂,长年潜入地下,早就与阿多布勾搭到了一起;重生之帝国少帅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相对于阿多布的炼尸术,幽冥堂的炼尸术简直就是小儿科。

        对幽冥堂来说,在整个黑巫教中虽然势力不弱,可能炼制出来最厉害的也不过是铁尸而已。

        自从铜尸道人碰到阿多布后,在其指点之下,也炼制出了铜尸,甚至无意中得到了童瑶,更是可以轻易的控制那些铜尸。

        铜尸道人便野心膨胀,想要回到地面,将整个黑巫教纳入自己的麾下。

        可没想到,铜尸道人却偏偏在金牙庄碰到了刘浪,不但没有来得及实现野心,反而葬送了卿卿性命。而且还拱手把童瑶这只鬼帅送给了刘浪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些,刘浪自然不知道,他此时心急如焚。在车子开出一段路,手机有信号的第一时间就联系到了天暮。让天暮给约一下左云池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刘浪往燕京赶的时候,石窟村却发生了一场腥风血雨。

        阿多布筹谋已久,早就想返上地面,甚至夺取破荒族的控制权。

        阿多布此时犹如丧家之犬一般,不但不敢轻易露面,还怕被破荒族的族人知道自己的阴谋,自从跟多隆分开之后。便四处联络可以合作的盟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地底下稍微有些势力的种族,看到阿多布只是孤家寡人,哪里肯跟他合作?

        阿多布四处碰壁,最后没有办法,只得再次潜回地面,想炼一队铜尸,好壮大自己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让阿多布惊喜的是,他竟然无意中发现了碎石山下那条通道。在刘浪等人走后,也悄悄来到了石窟村。

        阿多布看着这个四面环山的村子,不禁大喜过望。犹如狼入羊群一般,率先钻进了村头的一户人家。

        那家只是一男一女夫妻两人。

        两人正在睡梦中,突然听到院中有声音,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房门却突然被一个矮小的身影踢开。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女人尖叫,男人抄起床头的一根木棍,冲着阿多布就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阿多布虽然矮小。但因为种族的原因,力量之大远超想象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男人击中阿多布。阿多布早已经跳起,一伸手抓紧男人胸前。掏出了男人的心脏,张开嘴囫囵吞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女人登时吓得面色惨白,连喊叫都忘了。

        阿多布没有半丝怜悯,心脏的血腥气味彻底刺激了他兽性的一面,上前扑向女人,将女人的衣服撕扯的干干净净……

        夜晚的石窟村显得格外宁静,可是,女人短暂的喊叫声并没有引起村里人的注意。

        一场屠杀正在石窟村悄悄蔓延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并不知道石窟村正在发生的一切,连夜赶路之后,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一行人已来到了燕京的郊区;[重生穿越]角色扮演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左云池约定的地点在诡案组,所以,何尚直接将车开了燕京北的燕荡山。

        来到燕荡山脚下时,刘浪忽然想起了让花生炼制的兵器,不禁回头问道:“花生,那骨刀跟化生骨炼的兵器应该快好了吧?”

        花生有了两条瘴蛇,一路上嬉戏个不停,突然听到刘浪的问话,不禁歪了歪脑袋:“对啊师父,那位炼器大师说七天能炼制出来,算算时间,应该差不多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那你还得再回趟祁连山,将兵器取回来,顺便将在煞妖幻镜中发现怪手的事情告诉你爷爷的爷爷,看他知道些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意思很简单,虽然如今花生吃了瘴蛇胆后,力量大增,但如果能有一件厉害的兵器,那战斗力绝对不止翻一番。

        而且,花生的爷爷的爷爷活了那么长时间,肯定知道一些关于煞妖幻镜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刘浪隐隐感觉,那个炼器大师,应该是位隐世的高手。

        花生摸着光溜溜的脑袋,重重点了点头,答应道:“师父,那您可得等着花生,花生带着小花跟小生一起,去去就回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拍了拍花生的肩膀,也没再多说什么,吩咐赵二胆跟何尚先回燕京,自己一个人径直到了诡案组所在的山洞之中。

        来到诡案组后,天暮早就等着了,迎上前却是一脸热切的握住了刘浪的手,颇有些激动的说道:“刘浪,你、你还好吧?”

        天暮成熟了很多,而且说话也不再尖声尖气了。

        变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天暮的第一眼,还差点儿没认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天暮,你这身打扮……”

        才数天不见,天暮将身上的邋遢道袍换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西装。

        而天暮那白净的脸上,竟然蓄起了微微的胡须,跟之前完全换了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天暮看着刘浪盯着自己,不觉讪讪的一笑,使劲捶了捶刘浪的胸脯,笑骂道:“刘浪,怎么,我就不能穿得正式点儿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、咳咳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假意受伤,捂着自己的胸口咳嗽了两下,嘿嘿一笑,“果然当官了还真不一样呢。这副行头,得不少钱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,刘浪,这是钱不钱的事儿吗?真是的!”

        天暮撇了撇嘴,顺手又想拿出一根烟来,又忽然想起了什么,强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冲动,忽得一脸严肃道:“刘浪,我电话里也跟说过了,我之前不过是井底之蛙。可是,我不想当井底之蛙,我也不想困在这一方世界中终老一生,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天暮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浪一眼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双手环胸,一脸惊愕道:“干嘛?难道你要跟男人练习双修之术?”

    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