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谷幽兰服软
  •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谷幽兰服软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谷幽兰从外貌来看,不过四十来岁,而且身穿一席洁白的长裙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之前在刘浪面前幻化出狰狞的模样,那绝对是一个纯洁的圣女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妖精的变化又岂能迷惑得了刘浪的双眼?

        刘浪见谷幽兰躲闪的眼神,却是冷哼一声,问道:“你叫谷幽兰?你一直住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看着刘浪,知道自己不是刘浪的对手,脸上出现了哀求之色,“我、我说了,你就会放过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那要看你的表现,如果你杀了不该杀的人,我只会折磨你,将你知道的一切逼问出来!否则的话,我或许会饶你一命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说着,缓缓将手松开,可依旧用无邪鞭缠住谷幽兰的一只胳膊,像是牵着宠物一般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秀眉高高蹙起,却是没有半点儿办法,轻轻叹了一口气,幽幽的说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除了我不该说的,我全部告诉你;超级散户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没想到谷幽兰竟然会服软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不知道,谷幽兰死后,强行将魂魄凝聚在一起,却无意中闯进了煞妖幻镜之中,与煞妖幻镜融为了一体。

        对谷幽兰来说,自己既不是鬼也不是妖,而是介于鬼和妖之间的一种存在,被称为鬼妖。

        煞妖幻镜存,则谷幽兰生。

        煞妖幻镜破,则谷幽兰亡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不但不想地面上的妖精发现煞妖幻镜的存在,更不希望地下深处那些凶猛的妖精知道煞妖幻镜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无论被哪一方知道了,一旦被人打破,那她也将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谷幽兰一直以一种自欺欺人的姿态守护着煞妖幻镜,却根本没有想过。煞妖幻镜的出现,也就意味着她的灭亡。

        煞妖幻镜一旦出现,怎么可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?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理睬谷幽兰话中的意思。而是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我不管你有什么该不该说,可我知道。如果你骗了我,杀了我的兄弟,那你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娇躯一颤:“你是来找你的兄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不错!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闻言,目光不禁有些躲闪,脑海中快速闪过赵二胆的影子,心中暗惊:难道,他就是来找那个赵二胆的?

        不行,如果赵二胆死了。恐怕我也真活不成了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忽然抬起头来,猛然间问道:“你是来找赵二胆的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:“果然被你抓去了?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猛然间往前移了半步,一把抓住谷幽兰的肩膀,厉声喝道:“赵二胆在哪儿?快点告诉我!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见此,心中莫名生出一丝庆幸,连忙说道:“没、没事,赵二胆体内有隐隐的仙气,没、没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别废话,快带我去!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沉默了片刻。轻轻点了点头,颤声道:“那、那你跟我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带着刘浪一直沿着血河往下走了一段路,然后忽然间又闪到了旁边的一处峭壁前。回头问刘浪:“这里有一条近路,可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意思很明显,我能进你进不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要带我进我山体的里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就住在里面,如果沿着婆夷水往前走的话,恐怕要花很长的时间。我可以幻化鬼魅的形态,可以直接穿过去的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嗡嗡的说着,似乎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经过这短时间的相处,尤其是成为了刘浪的俘虏之后,谷幽兰突然感觉生活不是那么枯燥了。而且,跟这个凶巴巴的男人在一起;超级大仙医。似乎有着一种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异样味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不知道谷幽兰的想法,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石壁发了一会儿呆。这才问道:“你若骗我,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吧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连连摆手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此处是河岸,离血河有一段距离,血河对童瑶跟五鬼的影响基本也已消失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童瑶从手心召唤了出来,想问问童瑶有什么办法,能让自己穿墙入壁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刚把童瑶招出来,谷幽兰却是登时吓得面色惨白,指着童瑶尖声叫道:“啊?她、她是鬼帅?你、你究竟是什么人?怎么会跟鬼帅在一起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哆哆嗦嗦,惊恐万分的贴在石壁之上,似乎更为惧怕童瑶。

        看着谷幽兰反应如此激烈,刘浪也是一怔,指着童瑶问道:“你知道她?”

        “当、当然!她、她是鬼帅,鬼帅啊!但凡生活在地下的生灵,无论是妖是鬼,对鬼帅的气息哪里会不知道?她身上散发的正是鬼帅的气息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说着,连忙又急慌慌的看了看四周,确认没有其它人之后,才心有不安的问刘浪:“你、你究竟是什么人?鬼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你、你不会特意为了煞妖幻镜而来的吧?”

        看着谷幽兰如此,刘浪愈发感觉她可能知道些什么,语气不禁也缓和了一些: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你且告诉我,鬼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还有,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被打碎了。

        看到童瑶的那一刻,谷幽兰知道,就算自己对付得了面前这个男人,也绝对不可能对付得了鬼帅。

        长长叹了一口气,谷幽兰无奈的摇了摇头道:“前辈,我、我先带你去我住的地方吧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回过身在石壁上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,然后又轻轻拍了三下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整座山体竟然朝两边分开,露出一条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,一直伸向远方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目瞪口呆,心中却是唏嘘不已:看来,这个谷幽兰还想耍心眼啊。

        不过,看着谷幽兰对童瑶的惧怕,并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哼,有童瑶跟五鬼随身,不怕你再耍什么花招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无邪鞭一抖,收回了腰间,道:“前面带路。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轻轻点了点头,指着山体之间的缝隙道:“一直往前走,就能到我住的地方了,我可以告诉你一切,不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说着,抿了抿嘴,带着一丝期盼的盯着刘浪:“不过,我只希望你能帮我脱离与煞妖幻镜的联系,让我不会随着煞妖幻镜的消失而死掉……”

    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