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婆夷水
  •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婆夷水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两对拳头重重的撞到了一起,发出一声巨响。『可*乐*言*情*首*发()』

        原本狰狞的女子哇的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并未停滞,往前一窜,张口咬向刘浪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清楚的知道自己二重山的威力,可没想到竟然一拳没把对方打死。

        这个女人,到底是什么妖精?

        心中震撼,可此时显然没有时间多纠结这些东西。

        眼见女子张开獠牙,洁白的长裙披在一个狰狞的怪物身上,显得极其不和谐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叫一声,两手轻轻一摆,再次运起二重山,对着女子的尖牙再次一拳,重重击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当!”

        好似打在了铁器上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紧接着,一声尖叫,女子的身体猛然间倒飞起来,砰的一声撞到了那面光洁的巨大镜子上。

        放眼望去,刘浪这才发现,那些白光正是从镜子表面发出来的,而镜子绵延数里,透着森森的寒意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这真的就是煞妖幻镜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明白煞妖幻镜的原理,更没有见过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女子的身体撞到镜子上时,竟然发出咔嚓一声脆响,那镜面却出现了一道龟纹般的裂缝。

    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不知哪里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,虽然非常遥远,但贯穿力非常之强,震得刘浪心神都有些震颤;红楼之天下为棋。

        刘浪面色一变,却见女子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面色惨白如纸,头顶上冒出了两只兔子般的耳朵,鬼魅般飘了起来。朝着血河就飞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可恶,想跑?”

        在这种地方碰到的怪物,跑了再想抓住就难了。

        说不定赵二胆他们就坏在了这个女妖精的手里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眼见女子要跑。脚下一挑,直接踢起一根骸骨。朝着女子砸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浪捻起一道符纸,往空中一抛,疾声喝道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        女子身形一闪,轻易的躲开了骸骨的撞击,可没想到符纸骤然而至。

        “定!”

        定身符正好帖到了女子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女子面色大变,身体骤然一停。

        这定身符对付普通人和普通的鬼魅有一定的作用,可对付稍微厉害的妖物。仅仅能持续几秒钟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需要的就是这几秒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女子这一停滞,身体往下一坠,重重砸到了骸骨堆上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刘浪往前一窜,伸手一把抓住了女子的胳膊。

        女子短暂的定滞之后,正想逃窜,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僵,猛然间扭头一看,却见刘浪正一脸阴笑的盯着自己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手上用力。往回一带,冷声道:“美女,想跑?”

        左手抓住女子。右手顺势往前一带,直接将女子搂在了怀里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女子又惊又恐,尖声叫道:“你是何人?快点放开我!快点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放开你?你偷袭于我,还想杀了我,我凭什么放开你?”

        骸骨继续下坠,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紧紧抱着女子。根本不给她任何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两具身体也急速的往下坠落。

        刘浪铁了心了,一定要从女子的嘴里套出点儿东西。

        “快放开。要撞进婆夷水中了!”

        女子面色大变,惊声尖叫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呵呵一笑:“怕什么,我就是从那水中爬出来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快点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女子似乎非常害怕那条血河,此时完全忘记了自己被搂在刘浪怀里,只想着挣脱而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手如铁钳,哪里会让她轻易逃脱?

        下坠的速度之快远超想象,女子见自己根本挣脱不出,就在触碰到河水的刹那,却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眼中竟然流出泪来,一声长叹:“我谷幽兰休矣……”

        血河只对鬼魅之物有克制之力,这个女妖精竟然也怕血河?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忽然间意识到,眼前这个女子可能不仅仅是只妖精那么简单;重生之盛世凌华。

        眼见就要撞到血河中时,刘浪猛然间一声爆喝,两手瞬间托起谷幽兰,用力往外一扔。

        “嗖!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的身体像是子弹一般,直接飞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扑通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重重跌进了血河里面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怕那个自称谷幽兰的妖精跑了,在落水的刹那,立刻踩着血水,顺势往上一窜,犹如蜻蜓点水一般,快速朝着谷幽兰跑去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没想到刘浪会在入水前放了自己,而且还把自己扔了出来,必死之前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连任何动作都没有,更何谈想要逃跑?

        就在谷幽兰刚刚飞到河沿的时候,刘浪已快步冲上前,迅即抽出无邪鞭,一甩手缠住了谷幽兰的胳膊,然后用力往回一勾,接着往怀里一带,再次将谷幽兰抱住,控制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      这一系列的动作,不过几秒钟的事间。

        谷幽兰双眼痴呆,怔怔的盯着刘浪,老半天才反应过来,猛然间大叫一声:“啊……你、你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虽然谷幽兰是个妖精,但也知道人事,更知道男女之间靠得如此之近是多么的不雅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死了这么长时间,谷幽兰变得清心寡欲,不食人间烟火,在她心里,也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不与世俗沾染的鬼魅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接二连三被一个男人又打又搂,甚至还抱在怀里,谷幽兰突然觉得,自己毫无意义的守住这面煞妖幻镜似乎变得有意义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不吃谷幽兰这一套,听闻谷幽兰尖叫,将眼一瞪,立刻怒斥道:“闭上嘴,老子没聋!再叫信不信我把你的牙打掉!”

        在刘浪的眼中,谷幽兰根本不是女人,而是一只狰狞害人的妖精。

        这只妖精极有可能也将自己的好兄弟赵二胆跟千叶吃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我凭什么要对你柔言善语?

        谷幽兰自从死后,哪里吃过这种亏?猛然间被刘浪一声训斥,立刻吓得闭上了嘴,惊恐的盯着刘浪,颤声问道:“你、你究竟是何人?你、你是来自那里的妖王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一愣:“妖王?”

        谷幽兰惊魂未定,眨巴着眼睛看着刘浪,似乎忽然间醒悟了过来,连忙摇头道:“没、没什么,我、我认错了,你、你是何人?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  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