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打工还钱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打工还钱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大爷,您、您怎么知道他们不在的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感觉这个老头肯定也不简单,不自觉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话音刚落,一直没吭声的安可希突然拿出一张符纸,高声喝道:“杀鬼咒,急急如律令!”

        朝着老头就扔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霎时间,一道电光从符纸中飞出,朝着老头疾射而去。

        杀鬼咒在道术之中可以算得上是中上等符咒了,对付普通的恶鬼厉鬼,几乎可以一招毙命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只顾着跟老头说话,根本没留意到安可希突然使出了杀鬼咒。

        可此时,想阻止也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爷,小心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喊一声,眼见一道闪电般的光丝从符纸中窜出,直接霹到了老头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下一沉,使劲瞪了安可希一眼,一个箭步冲上前,正想扶住老头,可却见老头拍了拍衣服,呵呵干笑一声,安然无恙的说道:“女娃娃,这武当的杀鬼咒怎么就跟挠痒痒似的啊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顿时目瞪口呆,连忙躲在刘浪的身后,颤声惊叫道:“快、快杀了他,他是鬼,身上的阴气太重了,肯定是厉鬼,快杀了他!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拽着刘浪的衣服,知道自己对付不了,也终于想起向刘浪求助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安可希的样子,不禁有些哭笑不得,无奈的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:这小丫头的大小姐脾气怎么一点儿没改啊?动不动就出手,如果人家老头想要反抗的话,此时死的是谁还说不定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没理睬安可希,连忙朝着老头拱了拱手,谦声道:“大爷,真是对不住了。这、这个丫头脑袋出了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不出问题,也没人来阴阳医馆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大爷。您、您的说对!那不知怎么称呼您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小伙子。我只是一个做死人生意的,没有什么称呼不称呼的,你要是非要问我叫啥,就叫我瞎裁缝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瞎裁缝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摇了摇脑袋,转身就要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急了,连忙抢先一步,拱手施礼道:“大爷。您、您可知鬼婆婆跟晓琪去哪里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她们啊?咳咳,我哪里知道?我来了好几次了,她们都不在,最近晚上老是很多死鬼去我那里买东西,说是鬼婆婆现在都不做生意了。这不,我来看看,咳咳,哎,有生意不做,还真是奇怪的紧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瞎裁缝不紧不慢的说着。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还是吃了一惊。

        听瞎裁缝的意思,他似乎跟鬼婆婆很熟。而且在那些阳间的鬼魂之中也混得很开。

        而且,刚才对那杀鬼符的抵御能力,绝对也不是普通人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浪不禁心下一喜,连忙问道:“大爷,我这朋友身上中了毒,本来想让鬼婆婆帮忙看看,既然她不在,您能不能帮我看看啊?”

        瞎裁缝闻言。不觉止住了脚步,回过头来。朝着安可希看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与其说是看,倒不如说是朝着安可希翻了翻白眼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一见瞎裁缝的模样。吓得使劲往刘浪身后躲了躲。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这个女娃娃被人喂了蛊药,这种蛊药有一味配方根本不是阳间所有,恐怕难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大惊,见瞎裁缝一句话就说出了安可希的问题所在,连忙又施了一礼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大爷,她是我朋友,被人害成这样的,希望您能帮一下忙,刘浪感激不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小伙子,朋友又能如何?我瞎裁缝只管赚钱,又从来不会做好事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瞎裁缝摆了摆手,转身要走。

        “喂,瞎老头,你牛皮什么啊!我看你是根本没本事,故弄玄虚!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突然从刘浪身后露出头来,冲着瞎裁缝喊了一嗓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连忙拉住安可希,捂住她的嘴,急急的劝道:“胡说什么,你闭上嘴!”

        “唔唔……就是!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怕安可希再说,使劲捂住她的嘴,一个劲的冲着瞎裁缝道歉:“大爷,她、她不懂事,瞎说呢,您、您老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    瞎裁缝猛然间止住脚步,身形一转回过身来,下一刻,直接出现在刘浪面前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一怔,吓得双眼瞪得滚圆,一脸惊恐的盯着瞎裁缝。

        这速度,不是鬼又是什么?

        嘎吱咬了一口刘浪的手,安可希往后一退,哇哇大叫了起来:“鬼啊,真是鬼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边喊着,转身往后跑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嘴角一咧,使劲甩了甩手,正想抓住安可希,可没想到,老头反而比刘浪速度还快,早已出手抓住了安可希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惊得哇哇大叫:“死老鬼,放开我,快点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挣扎着,早就吓得面色苍白。

        瞎裁缝冷哼一声,怒道:“小丫头,不识好歹!”

        瞎裁缝将干枯的手往后一摆,扑通一声把安可希扔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直接趴在地上,屁股往上一撅,也没爬起来,竟然就地哇哇哭了起来,边哭两只手还不停的拍打着地面:“啊……老鬼欺负人,有人看着也不帮忙!啊……还有没有天理了?老鬼大白天欺负小姑娘,明明有人能杀得了老鬼,就是看热闹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跟瞎裁缝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边撒泼打浑,边偷眼观瞧,却是愈发的猛烈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人还自称*派掌门,碰到老鬼都不抓,还名门正派,简直是坨屎,就是吹牛的本事,其实自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脸越来越黑,越来越阴沉,心中这个气啊:这个死丫头,真不该管闲事,一巴掌把你糊死算了!

        刘浪没好气的往上一步,一把将安可希拎了起来,虎目一瞪,吼道:“你再哭,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烂!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一怔,没想到刘浪不受自己蛊惑,立刻吓得闭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眼睛里一滴眼泪都没有,剩下的全是惊恐。

        瞎裁缝此时反而出声了,咳嗽了两声,背着手走到刘浪面前,伸手一把抓住安可希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想挣扎,可浑身就像是使了定身咒一般,根本动弹不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,我瞎裁缝虽然很少给人看病,可今天还真管了,看病钱我可以不要,哼,不过……我倒有个条件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大喜:“大爷,您有什么条件?”

        “让这个丫头陪我三年五载,给我打工还钱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