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尸体上的纹身
  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尸体上的纹身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这一番折腾,不知不觉中竟然过了好几个小时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抱着小黑,心中却是惊异不定,连忙试了试二重山的功力。

        竟然到二重山巅峰了?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喜,看来,这内丹的力量还真的非同一般呢。

        又连忙内视了一下丹田之中的鬼气。

        让刘浪不禁有些失望,虽然鬼气外面那层茧有破开的迹象,可鬼气依旧没有出来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只是,真气此时变得浓郁了一些,隐隐有一种想要聚合在一起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,忽然心神一动,看着童瑶钻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怔怔的盯着童瑶,不觉有些木讷,忙问道:“童瑶,你钻进我身体里了?”

        童瑶点了点头,依旧带着惊异的目光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对童瑶的眼神有些奇怪,忙又问道:“怎么了,你发现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童瑶低下头,思索了一会儿,却又摇了摇头,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,又指了指刘浪,在自己的手心写道:“我跟着你。”

        突然冒出这句话来,把刘浪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禁嘿嘿一笑:“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吗?”

        童瑶也咧开嘴,笑了笑,露出了天真可爱的牙齿,没有再回答刘浪的话,而是往回一飘,再次飘到了双生阴煞的尸体上方,然后往下一扎,跟跳水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得惊奇,不知道童瑶这是在干啥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童瑶又从里面飘了出来,一只手上拎着一具尸体。

        那具尸体穿着一件睡衣,头发散落,脑袋上一半塌陷。还有已经结痂的干血。

        童瑶提着尸体,很快来到刘浪面前,然后将尸体往地上一送。又再次回身,飞到了墙边上。挥舞着手中蛇骨鞭,噼里啪啦的抽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那些墙体表面很快就被抽得面目全非,里面显出的符文彻底被童瑶抽烂了,再也没有半点儿效果了。

        原来,童瑶虽然不会说话,但什么都知道的啊?

        刘浪明白童瑶的意思,知道她是要将符文破坏掉,免得再让双生阴煞有可乘之机。

        也不再管童瑶将整间地下室里密密麻麻的符文抽得跟涂鸦一般。刘浪低下头,看着被童瑶从双生阴煞体内拎出来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“贺夕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原来,萧书娘竟然将贺夕的尸体藏在了双生阴煞的体内,她究竟有何企图?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也拿出禁鬼符,将贺夕的那一魂放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那一魂出来之后,看着自己的尸体发了半天呆,终于跪在尸体旁边,嘤嘤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也不好受,本来还想着给冯一周打个电话。让他们父女见最后一面,可如此以来,却又徒增伤感。

        思来想去。虽然贺夕是冯一周的亲生女儿,可毕竟没有打小生活在一起,感情可能还不及跟冯新来得亲近一些。

        罢了,如果有来生,你们再相见吧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伸手去拉贺夕,而是掏出一张招魂符,轻轻叹了一口气,缓声道:“贺夕,你不要哭了。我将你的魂魄从*内唤出来,你也该投胎了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的一魂听到刘浪的话。抬起头来,眨巴了两下眼睛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,轻念咒语,将符纸往半空一抛。

        符纸瞬间燃烧,然后化成了灰烬。

        灰烬由上而下慢慢散落,又渐渐凝结成一个人形,那模样,正是贺夕。

        那一缕魂魄被招出来之后,朝着贺夕的一魂招了招手。

        贺夕的一魂略一迟疑,快速飞向纸灰所形成的人影。

        两相叠加,很快就融合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工夫,纸灰散落在地,只剩下贺夕低首哭泣,哽咽不已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生怜悯,幽幽的说道:“贺夕,看来,这里只有你的一魂,你的另一魂早已消散,你可以安心的去阴司报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抬起头来,怔怔的盯着刘浪,似乎还有些不适应,慢慢张开了嘴,声音有种牙牙学语的感觉:“谢……谢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摆了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你是冯队的女儿,再说了,我有这个能力,帮你一把也无所谓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双眼垂泪,木讷的点了点头,“你不想知道萧书娘为何要将我的尸体困在这里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:“想,但说不说自然还是随你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低头看了自己的尸体一眼,幽幽的说道:“你是个好人,所以,这件事我也只告诉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露出感兴趣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的确,萧书娘费那么大力气弄来贺夕的尸体,而且还将一魂困在里面,其中定然有什么猫腻。

        但,如今萧书娘已死,就算她再有什么诡计了,也翻不起多大浪来了。

        想定此节,刘浪反而对萧书娘的目的不是那么感兴趣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贺夕突然又说起来,刘浪反而有了一丝好奇。

        贺夕轻轻叹了一口气,对刘浪说道:“能否麻烦您将我的身体翻过来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解,但还是弯下腰,将贺夕翻了个身,让其爬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贺夕又道:“请把我的上衣脱下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狐疑的盯着贺夕,眼睛瞪圆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贺夕虽然长得不错,可毕竟已经死了,难道还想用自己的尸体勾引自己不成?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思绪飞转。

        贺夕却并没有在意刘浪的表情变换,轻轻叹息道:“刘浪,你把上衣脱掉就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虽然心生疑惑,可此时的好奇心也彻底被勾了起来,就算有什么猫腻,这里还有童瑶小黑和鬼秀才呢。

        嗯,怕你一个女鬼不成?

        刘浪略一沉吟,点了点头,将手放在上衣的下摆处,慢慢往上翻。

        贺夕死的时候穿着睡衣,可跳楼后,虽然脑袋摔碎了一半,可身上的衣服还比较完整。

        随着刘浪将贺夕的身体翻到了一半,贺夕的后背上竟然露出了纹身。

        没错,竟然是密密麻麻的纹身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难道还有什么玄机不成?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刘浪猛然间将全部的上衣直接扯开。

        顿时,刘浪瞳孔收缩,双目圆睁,惊异不定的盯着贺夕的后背,颤声道:“这、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