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我要学法术
  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我要学法术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正文

        虽然不过寥寥几招,但刘浪却感觉前所未有的畅快。『言*情*首*发

        游尸本来就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,**的强悍鲜有媲敌,如此强悍的身体再配上道术,加上一根与无邪鞭一般厉害的铁棍。

        我靠,简直太完美了。

        进可攻占杀罚,守可似钢如铁。

        身边有这么个打手,简直爽爆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情大好,看着游尸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,不禁嘿嘿一笑,快步冲到惊魂棍旁边,一伸手从墙里抽了出来,随手扔给了游尸。

        “阿良,从今天开始,你要好好跟这根铁棍在一起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离开,拉尿撒屎都不能离开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游尸接过惊魂棍,木讷的点了点头:“那拉面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吃,十碗全是你的,把肉给小黑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挥手,把游尸乐得呀,那张嘴简直都快咧到了脖子后面了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大哥哥,你最好了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直接抗起铁棒,兴冲冲的跑到了前屋花圈店,还不忘冲着小黑招了招手:“小黑,肉归你,肉归你!”

        完全没有任何不满。

        对游尸来说,这拉面的滋味,比肉可好吃多了。

        〗$,..十碗拉面,挑出牛肉给了小黑,那简直是风卷残云,惨不忍睹。

        这架式,如果被一个普通人看到,不吓掉下巴才怪呢。

        终于,五分钟之后,游尸摸着全是汤渍的大嘴,打了一个饱嗝,忽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:“原来,这就是饱的感觉啊?嘿嘿,做人可真奇妙,活着真好。”

        这么一来一回的折腾,已到了晚上八点多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吩咐游尸,将整个屋子收拾一下,准备先回睡一觉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刚要关门的时候,顾婉凝兴冲冲的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教主……额,不,掌门,你要的人我给你找好了!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额头上全是汗,身上一件单衫都被打透,胸脯起伏,喘着粗气,显然是自从刘浪吩咐之后,一路马不停蹄的找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头一动,微微笑了笑,冲着顾婉凝招了招手道:“辛苦了。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笑得极为灿烂,摇头道:“不辛苦,呵呵,掌门……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边说着,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刘浪有些好奇。

        顾婉凝此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嘿嘿一笑道:“掌门,我想学法术。”

        “法术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:“你怎么突然想起学法术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感觉会法术很气派。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很无语。

        不过,说来也是,如今顾婉凝替**派张罗,如果真碰到了危险,至少有自保的能力才行。

        略一沉吟,刘浪轻轻点了点头道:“行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真的可以?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闻言,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,上前抓住刘浪的胳膊:“掌门,那您快教我吧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摆了摆手,尴尬的笑了笑:“不急不急,我得琢磨琢磨,从乱神术中找些适合你逃跑的法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逃跑?教主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摸了摸顾婉凝的额头,跟看着小妹妹一般看着她,嬉笑道:“女孩子打打杀杀不好,跟段誉一样有保命的手段、会开溜就成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刘浪也在脑海中回忆着乱神术的法门。

        乱神术虽然比不上鬼王诀,可在整个黑巫教主也是至高的存在,只要学得其中法门,也很少有人能对付得了。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刘浪眼前一亮:“对了,里面有种雾遁术,我教给你,你回头好生练习,遇到危险之后,泛起大雾逃走就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满眼的好奇:“还有这么奇怪的法术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听好了啊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将胳膊从顾婉凝的手里抽了出来,背起手来,跟教书先生般有板有眼的说道:“巫术自来分白巫与黑巫,在人们的印象中,白巫其实是与医术联系最密切的,也是用来救人的。而黑巫呢,却是用来害人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但是,黑巫虽然有很多阴邪之法,但如果想要帮助别人,自然也有其用处,关键要看修炼者的心境。再好的功法,如果被恶人利用,也会变成害人的法门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雾遁术,其实原理很简单,就是利用巫术,将周围的水气激发出来,让其形成肉眼可见的微小水滴,从而遮蔽别人的视线,达到逃跑的目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侃侃而谈,用了整整一个多小时间,手把手将雾遁术的旨要讲给了顾婉凝。

        顾婉凝倒真像是一个好学的孩童一般,听得非常认真,还不时的点头插话询问。

        听完之后,顾婉凝双颊还泛起片片红彩,映衬着红扑扑的脸蛋,显得有些激动不已:“师父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连忙摆手道:“别、别叫我师父。以后可以叫我刘掌门,我之前曾答应过花生,这辈子除了它之外,不再收徒弟。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脸上闪过一丝失望,可还是点了点头,“是,掌门。”

        收起了嬉笑,顾婉凝又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候通知他们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蹙了蹙眉头,心中琢磨着:自己完全可以带着童瑶、游尸和小黑一起去,让小黑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双生阴煞的蛛丝马迹。那这样的话人多反而麻烦……

        略一思索,刘浪道:“这样吧,你让他们都埋伏在**楼的附近,只管那些逃出来的,如果没有逃出来的,剩下的就全归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,掌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,晚上十二点,准时行动!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交待了一些事情,便让顾婉凝去通知其它人了。

        送走顾婉凝之后,刘浪又接到了两个电话。

        一个是何尚打来的,他说消息已散布出去了,很多人开始时还不相信,但又看到双生阴煞那五爪怪物的照片,似乎也心生畏惧,就算不相信也老实很多了。

        另一个是冯一周打来的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告诉刘浪,**楼里面有很多有权有势的人物,可能都受了蛊惑,这种事情刑警大队根本无法插手。

        刘浪告诉冯一周不用担心,这件事交给他好了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沉默了半响,又道:“冯新醒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忙问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冯新说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说什么!”刘浪急了。

        “他说,贺夕自杀,一方面是因为受不了**楼的折磨想解脱,另一方面,就是想借此揭露**楼。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双眸一瞪:“你的意思是,贺夕的尸体极有可能在**楼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冯新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夺了一具尸体,这玩意难道也能喂养双生阴煞吗?还是……另有企图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