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雌雄阴煞
  •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雌雄阴煞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离开地下密室后,刘浪带走了九让的惊魂棍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也没多问,只是告诉刘浪一句话:“这片施工楼的建设,投资人是的名字叫萧书娘。”

        原来,冯一周在将系主任抓走之后,很快就查清楚了,如今的奔腾建业掌握在一个副总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而那个副总,几乎整日留宿在**楼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以刑警大队长的身份,直接去奔腾建业调取了这块施工楼的合同,合同上赫然写着萧书娘三个字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罢,一切也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当初的萧书娘竟然没死,不知哪里搞来了这种邪术,还抢了**楼的地盘,四处培育这种双生阴煞。

        萧书娘的所做所为不禁让刘浪一阵后怕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这幢大楼真建起来,恐怕里面所有人都会成为那只大双生阴煞的器皿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种事情刑警根本没办法处理,只能交给诡案组。

        刘浪并不知道现在的萧书娘变成了什么样儿,甚至身边还有没有似乎巨大的双生阴煞也未可知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刘浪也不敢贸然行动。

        跟冯一周又商量了一番后,明面上的事情自然全交给冯一周去做,而对付**楼,却依旧还得刘浪出手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吩咐何尚回去搞自己的诡店论坛,尽量散布一些不利于**楼的消息,避免更多的人再去**楼,免得遭无妄之灾。

        何尚自然没有异议,将阴生双煞的照片往网上一传,就说是**楼里产生的怪物,这种效果绝对明显。

        刘浪想了想,又给阿美打了个电话,问她在哪里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。阿美早就在花圈店等半天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再耽搁,抱着小黑,让冯一周派人送了自己一程。径直赶回了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撤离了施工大楼之后,齐连山才颤巍巍的从建筑垃圾后冒出头来。双眼发直,木讷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师叔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怎么也在这儿?”

        “师叔的死跟刘浪有关系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说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又惊又恐,满脑袋的问号,哪里还有心情去跟**楼争个子丑寅卯?

        失神落魄的回到风尚礼仪,齐连山直接把自己关进了屋子,任谁敲门就是不应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留意到齐连山的存在,刘浪自然也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回到花圈店后,见阿美正在看游尸扎花圈。朝她一招手,急急的说道:“阿美,到后院,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连忙站起来,跟着刘浪到了后院。

        虽然只是过了一个晚上,可阿美晚上的确不再奇痒难忍,对刘浪已佩服又加,甚至还隐隐心生爱慕之情。

        刘浪让阿美来找他,阿美还特意打扮了一下,早早得来到花圈店等着刘浪。没想到,这一等就是一半天。

        今天阿美穿着一件运动服,看起来倒带着一点儿清纯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似乎感觉刘浪不喜欢浓妆。阿美也特意化了淡妆。

        阿美却没想到,刘浪进屋之后,连正眼都没看自己一眼,而是直接进入了主题。

        “阿美,你们的老板美人豹是不是叫萧书娘?”

        阿美有些发愣,木然的点了点头:“好像是吧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们**楼有没有一个叫安可希的女孩?”

        “安可希?”

        阿美皱了皱眉头,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好像有。不过我也不太清楚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立刻盯着阿美的眼睛:“什么叫不清楚?”

        阿美道:“大师。是这样的,那个叫安可希的女孩年轻好像不大。但平时很受老板器重,几乎不与我们接触。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具体来历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心中也有了个大概的猜测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可能被萧书娘蛊惑了。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刘浪又问道:“你们**楼最近有没有人突然失踪?”

        “失踪?”

        阿美一愣,使劲摇了摇头:“好像没有吧?不过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又不过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听姐妹们说,好像有客人失踪过。”

        “客人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之前有些熟悉的客人,后来再也没来过,这算不算失踪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回答,边听着阿美的话,边琢磨着,突然又问道:“你认识冯新吗?”

        阿美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胡来呢?”

        阿美又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范累?”

        阿美还是摇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郁闷,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可能?你一个也不认识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似乎有些委屈,低着头,两只手有些无措的夹在一起,小声道:“我们从来不记客人的名字,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晕,我怎么把这一岔给忘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拍脑袋,暗骂自己太糊涂。

        然后将大体的样貌跟阿美一描述。

        果然,阿美虽然没见过冯新,但却见过胡来跟范累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很多东西就对得上了。

        但刘浪还有一点儿不确定,又问道:“阿美,你们的姐妹们都没有一个死的?”

        阿美又摇头:“据我所知都很好啊,除了有几个像我这样的晚上腹中疼痛的,几乎都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感觉很奇怪,不明白刘浪突然问这些古怪的问题干什么,忍不住问道:“大师,**楼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答,却是陷入了沉思。

        体内出现双生阴煞的竟然全是男人,而像阿美这样虽然有异常的,但也仅仅只是异常,并没有危及生命的事情发生。

        难道,地下密室里那些小的五爪双生阴煞全是来自男人的体内?

   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刘浪猛然间双目圆睁:“我靠,我怎么这么糊涂啊?双生阴煞,跟双生术应该同本同宗,定然也分为阴阳二体。这双生之术大都是采阳补阴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那只巨大的双生阴煞应该是母的,而那些小的全是公的,这样以来就合情合理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这一声大叫,却把阿美吓得一愣。

        “大师,什么是双生阴煞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现在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赶紧回去吧,有什么消息再通知我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兴奋的催促着阿美,把阿美弄得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        刘浪已基本弄明白了,如果双生阴煞是雌性的话,极有可能就是萧书娘给自己培育的。

        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阿美体内的那只生长速度极其缓慢,就算是双生阴煞,也只是实验品,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