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五爪怪物 6
  •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五爪怪物 6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这些小五爪怪物如果在人体内,恐怕还很难对付,可如今全在外面,在刘浪手下根本走不了一回合。『言*情*首*发

        霎时间,整间屋里吱吱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而这些惨叫声更是激发了大五爪怪物的神经,拍打着两条触角,好似旋风一般在屋子里游荡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小黑腾挪躲闪,瞅准机会,嗖的一下甩出无邪鞭,一下缠住其中一只触角。

        五爪怪物身形一滞,嗷的大叫一声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小黑快如闪电,嗖的一下平地窜起,对准了五爪怪物的脑袋直接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小黑速度飞快,在跳跃到半空的同时,已伸出了两只前爪,尖利的爪牙也在同时暴露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小黑的两只前爪同时抓进了五爪怪物睁不开的双眼之中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小黑张开獠牙,朝着五爪怪物的脑袋就咬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噗嗤!”

        小黑的牙齿锋利无比,跟刀切豆腐一般,直接在五爪怪物的脑袋上咬了一个血窟窿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淌出来的并非是艳红的鲜血,反而是带着一丝墨黑色的黏液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小黑的脑袋旁边,竟然隐隐有两个朦胧的黑影。

        那两个黑影,却又似是小黑的脑袋,一闪又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用力一扯,用无邪鞭直接将五爪怪物的一只触角扯断。

        五爪怪物终于到达了癫狂的极线,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触角,用最后一只触角疯狂的拍向自己的脑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只触角只抽到了一半,却好似抽搐了一般,疯狂的抖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小黑大嘴一开一合,竟然直接把嘴伸进了五爪怪物的脑袋里,囫囵吞着。

        五爪怪物抖动的越来越剧烈,可却没有了半丝反抗的力气,只剩下不停的抽搐着,早已是奄奄一息了。

        一不做二不休。

        刘浪怕再出危险,索性将无邪鞭再往前一挥,直接将最后一只触角斩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来,五爪怪物就像是一只被断了手脚的大章鱼一般,只能任人宰割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古怪的看着小黑。

        小黑此时探宝一般,嘴巴虽然沾满了黏液,可依旧还在五爪怪物的脑袋里搜寻。

        “呜呜!”

        突然,小黑一阵兴奋,脑袋使劲往下一探,一口咬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小黑咬住那个东西之后,直接从五爪怪物的脑袋上跳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五爪怪物又抽搐了两下,彻底变成了一堆烂肉。

        小黑咬着那个黑乎乎的东西,径直跑到刘浪,扬起头来,呜呜叫着,似乎要让刘浪把这个东西吃下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伸出手来,接过小黑咬下的东西仔细一看,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: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

        那东西就跟黑色汤圆一般,又粘又滑,可里面的阴煞之气却极为浓烈,甚至刘浪一用手拿住,就感觉拿到了一块冰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汪汪,汪汪!”

        小黑又叫了两声,满眼期待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不用多想,这指定是好东西啊!

        这玩意极为可能是五爪怪物的精华所在,吃下去可能抵得上数十只鬼胆,还真有可能会冲破丹田,将鬼气释放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手心的玩意,怔怔的发了一会儿愣,随即又摇了摇头,一把塞进小黑的嘴里。

        “小家伙,这玩意是你辛辛苦苦得到的,干嘛给我啊!嘿嘿,如果我想吃,自然会找,你赶紧自己补补吧。”

        那玩意入口即化,一进入小黑的嘴里,骨碌一下又滚进了小黑的肚子里。

        小黑呜呜叫了两声,似乎极其不悦,分明在说:“主人,这是给你吃的啊,你干嘛塞我嘴里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小黑的样子,不禁哈哈一笑,一把将小黑抱起来:“小家伙,我们看看那道门后面连接哪里,看来,**楼培养的那些小型五爪怪物,就是为了养这只大的。哈哈,如今大的被我们弄死了,那个美人豹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疯了的!”

        看到这个地下密室,刘浪将自己的思路稍微一理,也基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了个大概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冯新、胡来还是阿美,他们不过相当于是一种培养小型五爪怪物的器皿,一旦培育成熟,就是收割之日,而培育出来的小型五爪怪物全部用来喂养大五爪怪物。

        只是看如今的样子,这个大的五爪怪物应该也还没有成熟,具体用来干什么却不得而知。

        费尽心力来培育这么个玩意,肯定居心叵测!

        只是如今还有件事搞不明白,贺夕的尸体被胡来弄走了,却是消失不见,而其中一缕残魂却变成了游魂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贺夕也成了培育小型五爪怪物的器皿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暗自嘀咕了一句,随即又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这种可能是有,但不大,如果纯粹只是器皿的话,干嘛要把魂魄囚禁起来?这根本说不通啊。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刘浪索性放下这个疑惑,将整间密室又检查了一番,把那些符文彻底摧毁,然后朝着那道门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小黑身上的伤疤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。

        我去,这黑乎乎的玩意这么厉害?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小黑背上的伤疤,不禁一怔。

        施工楼外面。

        离施工楼一百米远的地方,何尚给冯一周打完电话、将刘浪交待的事情说了之后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一方面等刘浪,另一方面等冯一周。

        但他并未发现,在离施工楼四五百米远的地方,有一处尚未开发的荒草地。

        一道诡异的身影慢慢潜伏到了荒草地里,在里面拨弄了两下,竟然搬开一块石头,将手伸到石头以下,轻轻往外一拉,拉出来一块铁板,而铁板下面,露出一个黝黑的洞口。

        身影左右看了看,见没有人,直接跳下洞口。

        在身影背后不远处,齐连山也满脸的古怪,更是疑惑不已:“师叔?他、他这是干什么?他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暗洞的?”

        齐连山是直性子,此时看着九让古怪的举动,却如百爪挠心一般难受,见九让钻进暗洞之后,正想跟过去,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警笛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