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崇拜茅山道士
  •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崇拜茅山道士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冯一周离开了重症监护室,似乎也跟外面的医生叮嘱了两句,并没有人进来打扰。

        刘浪借此机会,连忙拿出两张引魂符,在贺夕面前面晃了晃,问道:“你是被人害死的?”

        贺夕此时像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也不再逃跑,而是轻轻点了点头,却很快又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有些疑惑:“你是自杀?”

        贺夕抿着嘴,点了点头,不断比划着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懂贺夕的意思,不禁蹙起了眉头,朝着贺夕摆了摆手道:“行了,那我先看能不能将你另外两魂给招来,到时候你再亲口跟我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,叮嘱道:“贺夕,你虽然现在不能说话,但跟我念念试试,看对其它两魂有没有感应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似乎知道刘浪会帮助自己,又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两张引魂符往半空中一抛,轻声念道:“太上天君引鬼有神神言,上呼祖师收不祥,左扶六甲六丁阵,右卫六丁六甲罡,前有黄神,后有越章,引鬼入道,何鬼不降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闻言,也跟着轻轻唇动,可刚念到一半,突然眉头紧紧锁了起来,似乎有些痛苦,声音中夹杂着咦咦呀呀的痛哭之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连忙抬头一看,却见那两张飞旋的引魂符竟然也有些不稳的飘荡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嗯?难道有人刻意将贺夕的魂魄给关了起来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加大了声音,再次念道:“引鬼入道,何鬼不降!”

        贺夕显得痛苦无比,啊啊张着嘴,可嘴角每动一下,却又痛苦无比,不停的飞来窜去,撞得整个病房里的灯光刺啦刺啦作响。

        妈的,这样下去肯定不行,看来对方是刻意将她的魂魄囚禁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又试了几次,终于放弃了。

        将手一招,把那两张引魂符收了回来,然后再次拿出禁鬼符,刘浪朝着贺夕道:“贺夕,你其余的魂魄如果得不到释放,暂还无法将你超度,你先住在这张符纸里面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符咒一停,贺夕也恢复了平静,怔怔的盯了刘浪半天,这才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实在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这种招魂还不如打斗来得痛快,如果知道贺夕的魂魄在哪里,直接打过去抢过来就是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如今这种情况却有点儿麻烦。

        对方刻意囚禁了贺夕的魂魄,不但很难找到,甚至就连贺夕的意识也变得损伤大半。

  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别说是问出点儿有用的信息了,能保证贺夕不魂飞魄散就不错了。

        将贺夕这一缕魂魄收起之后,刘浪扭头看向床上的女孩青雨。

        青雨已睁开了眼睛,可因为镇定剂的作用,似乎意识还有些模糊,眼珠不停的转来转去,似乎在努力回想着自己这是在哪里。

        这种时候,反而更急不得。

        刘浪凑上前去,尽量拿出一副和颜悦色的亲切模样,脸上挂着笑容,还冲着青雨摆了摆手,打招呼道:“哈喽,你好啊。”

        青雨在慢慢转醒,可说话还有些迟钝,一脸茫然的看着刘浪,“你……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哦,我是你的同学。”

        冯新跟贺夕都是刘浪的同学,只是比刘浪低两届而已,而青雨自然也是刘浪的同学。

        算起来,刘浪倒是青雨的大师哥呢。

        青雨听到刘浪这话,依旧还有些不解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当然不认识我喽。我都快毕业了,小师妹,我只是受人所托,来帮助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青雨闻言,秀眉一紧:“受人所托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点头道:“是啊,你没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多了吗?”

        青雨轻轻抬起手来,又低头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,思维在一点点蔓延,似乎终于记起究竟发生了什么,本来的疑惑立刻变成了惊恐,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:“贺夕,贺夕死了。她死了,我、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!”

        边喊着,青雨尖叫了起来,可身上还缠着皮带,根本挣脱不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安慰道:“没事没事,我是来帮你的,你不用怕,都过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逃不掉的,我们都逃不掉的。”

        青雨一脸的惊慌失措。

        虽然她神智已经清醒了,可明显心中的阴影还没有去掉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刘浪也愈发感觉青雨肯定知道什么,连忙抓住她的手,轻声安慰道:“青雨师妹,不要怕,你不要怕。我虽然是你的师兄,可也修习了一些道术,能够对付一些鬼怪。只要你告诉我,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来害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青雨闻言,终于慢慢平复了下来,可依旧疑惑的盯着刘浪:“你、你相信鬼怪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本来就能抓鬼怪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怕青雨不相信,随手捻出一张符纸,往半空中一扔,喝道:“疾!”

        那张符纸噗的一声响,直接在半空中燃烧,眨眼间化为了灰烬。

        这种手法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想把贺夕的魂魄招出来,可又怕刺激着青雨,便使了这么一点儿小小的法术。

        青雨看着那团燃烧的符纸,不禁目瞪口呆,惊异的盯着刘浪,眼神中多了几分崇敬之色:“师兄,你、你不会是茅山道士吧?我、我看很多小说都写茅山道士,他们可厉害了!”

        我晕,这小姑娘刚才还吓得要死,突然又关心起这个问题来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觉一阵脑大,连忙笑道:“咳咳,我不是茅山道士。可是,天下道法本一家,都说英雄不问出处,只要能抓鬼降妖,管它出自哪里呢,对吧?”

        青雨闻言,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失望,喃喃道:“哦,你不是茅山道士啊。我、我看小说里都写的茅山道士,我以为自己真碰到茅山道士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彻底无语了,心中暗骂了两句:小说真误人啊。难道除了茅山道士,别人都不会抓鬼了吗?切,我这还是自学成才呢,现在连万义良那个茅山掌门都玩不转我。

        心里虽然有些愤愤,可为了哄住这个青雨,刘浪只好强压下心中的不满,连忙解释道:“青雨师妹啊,呵呵,你有所不知,我虽然不是茅山道士,可有个朋友来自茅山,所以,我也受过他的指点,身上的道术全是茅山的精华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现在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刘浪此话一出,青雨立刻瞪大了眼睛,惊喜道:“真的?好,茅山师兄,我、我什么都告诉你,打死那个东西,替贺夕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