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三魂分散
  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三魂分散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刘浪本来想找到答案,却没想到,冯一周的一席话,反而给了自己更多的疑团。

        不过,看冯一周的样子,的确是在极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痛苦,甚至一直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秘密。

        不由得想起了房顶上未烧尽的花圈,刘浪忙问道:“冯队,在施工大楼那里的花圈,是你烧的吗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一愣,旋即茫然的摇了摇头:“我一直陪着冯新,根本没有去。而且,我当时答应了冯新的母亲,这辈子不再跟贺夕有任何交集,如果不是这次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彻底糊涂了。

        整件事情像是陷入了一张巨大的网中一般。

        首先,冯一周竟然消失了一段记忆,这听起来虽然有些匪夷所思,但恐怕真跟那个古怪的洞穴有关系。

        其次,按照冯一周所说,恐怕当时他的上级领导也知道那个洞穴的事情,否则不会那般反应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一切太过超越常理之外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想了一半天,终究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恐怕若非亲自去探查一番,根本找不到答案的。

        沉吟了片刻,刘浪还是扶起冯一周,试探着问道:“冯队,我知道你要保守秘密,可我也算是诡案组的成员,如果不介意,我想你回答我两个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迟疑了片刻,重重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你问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一,那个所谓的墓葬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一怔:“昆仑山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点了点头:“那当初给你下命令的那个上级,你能告诉我是谁吗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眼神极其复杂,脑海中似乎在不断的思索,纠结其中的利弊,亦或者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,在不停的挣扎。

        终于,足足挣扎了三分钟,冯一周还是咬了咬牙,吐出了三个字:“左云池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冯一周却是颓废的歪倒在地,浑身虚汗直冒,双眼有些空洞道:“刘浪,我只能说这么多了,再多的,我一个字也不会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知道冯一周内心的纠结,点头道:“嗯,我知道了,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去解决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将手指朝着符纸一点,里面的人影嗖的一声飘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里面贺夕的魂魄出来之后,并没有逃窜,而是怔怔的盯着冯一周,嘴巴一张一合,像是在问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可是,不知为何,贺夕除了咦咦呀呀的声音之外,竟然发不出更加完整的语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眉头一紧,仔细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贺夕竟然只有一缕天魂。

        人有天、地、人三魂,死后会相互分离,三魂分散,一魂归于地府变成鬼魅。

        按理来说,天、人二魂根本不能长久待在世上,除非身负极大冤孽,三魂不愿分离,由此便会强行凝聚在一起,变成人们所看到的厉鬼恶鬼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看着贺夕口不能言,明显只是一魂在体。

        刘浪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。

        贺夕死后,三魂可能被人强行冲散,而那个去买花圈的,可能是其中一魂,而被自己抓住的,也只不过是一魂而已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浪也顾不得贺夕看着冯一周复杂的眼神,连忙急走两步,冲到贺夕面前,急声问道:“贺夕,如果你有什么事情,可以跟我说!如果你不想永生永世遭受折磨,最好听我吩咐。”

        贺夕茫然的看了冯一周一眼,眼中挂着晶莹的泪水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怔怔的盯着贺夕,没想到,父女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相见。

        沉默了半响儿,冯一周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浪面前,哽咽道:“刘浪,我求你帮助贺夕解脱,不要逗留在阳间受尽百般折磨!”

        贺夕看了冯一周一眼,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轻轻弯下腰,也跪在了刘浪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一人一鬼,如此跪在自己面前,刘浪一时又有些不知所措,连忙上前扶起,劝慰道:“人虽然死了,可不能白死,这件事我一定会管的。”

        略一停顿,刘浪深深看了贺夕一眼,又扶着冯一周道:“生死两茫茫,也许当初冯新的母亲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不想让你太过悲痛,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惨淡的笑了笑:“刘浪,我知道自己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,甚至根本不配做一个班长,我愧对了我的战友,也愧对了贺夕跟小贺,可是,如今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有尽量弥补自己的过失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冯一周紧紧盯着刘浪,郑重其是道:“刘浪,只要能用得上我的地方,我冯一周绝不后退半步,只求下辈子能让小夕过得快乐一点儿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毕竟是有过太多经历的人,这么快的时间就恢复了平静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禁暗暗敬佩,点了点头道:“行,冯队,那你现在就去调查一下,胡来在死之前跟谁有过密切接触,他是什么时候住进那处拆迁房的。还有,贺夕死之前见过什么人,经历过什么,这些都要搞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刘浪又静静的看着贺夕:“我想办法看能否将她的其余两魂也招回来。如果她的其余的魂魄没有散掉,而被人利用的话,恐怕很难超生。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张了张嘴,却是没再说半句废话,重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:“好,我现在就去调查。我亲自去调查!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又强调了一遍,深深看了贺夕的魂魄一眼,声音又有些哽咽道:“小夕,虽然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些什么,但是,你是我的女儿,冯新总算没有出事,我、我没有辜负小贺,九泉之下,我再向你赎罪吧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强忍住即将洒下的泪水,扭头朝病房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倒也是条汉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动容,看着贺夕的魂魄,又回望了一眼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青雨,却是心思百转。

        且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,当务之急是让死的人安息,不能让更多活着的人再受到伤害。

        至于那些不知道的疑团,见鬼去吧,等老子有时间再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