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胡来的尸体
  •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胡来的尸体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这里看起来像是老民房,整个楼不过四层,倒跟工厂的宿舍有点儿相似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抱着小黑走到楼道门口,通报了自己的姓名之后,被一个年轻的刑警领到了楼上。

        在上楼的过程中,那个刑警告诉刘浪,里面总共二十几间房子,可大都已经废弃了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这里的拆迁任务同样交给了奔腾建业。

        而且据了解,这栋楼应该在一个月之内就要拆除。

        可非常奇怪的是,胡来却死在了最顶层四楼靠东面的一套房间,而且据里面的布置来看,似乎胡来是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。

        两人边说着,已来到了四楼。

        刘浪在上楼的过程中,已感觉到整栋楼有种冷飕飕的感觉,而且里面还有一股发潮发酶的气味,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。

        胡来竟然住在这种地方?

        着实奇怪的紧啊。

        刑警引着刘浪上了四楼之后,指了指事发的房间,便回身下了楼,去维持秩序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来到四楼之后,先四下打量了一番。

        四楼的走廊呈l型排列,两边都是单独的房间,每个房间大小相当,差不多二十多平米,看样子也就能放一张床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沿着房间走了一段距离,发现大部分房间里面都已经搬空了,而只有少数还有几张破床,可大都也结了蜘蛛网,根本没有住过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一直走到胡来住的房间,刘浪明显感觉到气温又降低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房间的门口站着两个刑警,有认识刘浪的朝着刘浪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走到门口朝着里面一看,不禁有些呆住了。

        整个房间虽然还有些破旧,但墙上都重新粘了墙纸,而且家具都是新的。单从外面来看,里面就跟重新装修过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因为这里准备拆迁,已经断电了。在大床的床头柜上放着两根未燃尽的蜡烛,显然夜间胡来是通过蜡烛来照明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进屋之前。先打量了一下房间。

        房梁的中央有一个挂着吊扇的钢筋钩子,而绳子就拴在上面。

        胡来的尸体还悬挂在绳子上,法医周张正围着尸体在检查,似乎想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

        周张一见刘浪过来,连忙朝着刘浪招了招手道:“刘浪,来来来,你看,这个人死的有点儿奇怪。我怎么感觉不像是被吊死的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抽了抽鼻子,不觉皱了皱眉头。

        屋里同样有股腥臭的气味,可并没有看到任何鬼影。

        一进屋子,刘浪便将小黑放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小黑此时变得极其乖巧,既没汪汪乱叫,也没四处乱跑,而是瞪着两只小眼睛看着胡来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快步走到尸体面前,冲着周张点了点头问道:“周张,什么奇怪?”

        周张指着尸体问道:“刘浪,你说这具尸体差不多有多重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明白周张为何突然这么问。但还是打量了一下胡来,估计道:“顶多一百二十斤。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可是你看。那根绳子几乎勒进去了半寸呢,这种感觉,就跟勒了一头牛那么重的东西似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抬起头朝着胡来的脖子处一看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勒痕非常明显,而且麻绳几乎已没入了脖子里了

        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由得摇了摇头道:“周张,还是先将他放下来,试试他的体重。”

        周张闻言反而有些好奇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指着周张的脸跟露出外面的皮肤说道:“你看。他的皮肤呈暗红色,而且皮肤有点儿爆裂的迹象。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,这具尸体现在少说一千斤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不仅是周张。就连旁边在取证的刑警都被刘浪这话给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这些刑警里面很多人都认识刘浪,都知道刘浪的本事,听到刘浪的话后却都是面面相觑。

        这句话要是从其它人嘴里说出来,肯定会被刑警赶出来,说妨碍调查。

        可从刘浪嘴里说出来,刑警们却非常重视。

        两个长得比较高大的刑警立刻上前,戴上专用医用手套,一人托住胡来尸体的一条腿,使劲往上一举。

        “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两个刑警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底,可一用力才知道,这一千斤还完全低估了。

        两个刑警加起来也得三四百斤,用力之下竟然没有把胡来的尸体抬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下,在场的所有刑警都惊呆了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。

        刘浪搓了搓手走上前道:“我来帮你们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拿出一枚桃木钉,对准吊住胡来脖子的麻绳,轻轻一挥。

        桃木钉嗖的发出一声破空声,噗嗤一声响,直接将拇指粗细的麻绳斩断了。

        刑警们一愣神,连忙接住尸体,摇摇晃晃将尸体平放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神了,这麻绳用刀砍恐怕也得砍一会儿,刘浪竟然直接用一颗桃木钉斩断了。

        众人看向刘浪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敬佩,就这一招之后,所有人都俨然把刘浪当成了主心骨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脸色凝重,见胡来被放下之后,也蹲了下来,扒开胡来的眼睛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果然跟自己猜的差不多,胡来的双眼发黑,根本没有眼白,嘴巴微张,那嘴形像是在喊什么。

    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胡来两只手成爪状,像是临死之前在抓着什么东西。

        胡来穿着一件过膝大褂,大褂跟斗篷一般几乎将他整个身子笼罩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把将胡来的大褂扯开,朝着他的腹部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所有围观的刑警一看到胡来的腹部,都忍不住纷纷作呕。

        有个年轻的刑警队员直接吓得冲了出去,在走廊里疯狂的吐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就连周张见多了死人,可一看到胡来的腹部,还是面色大变,连声音都跟着颤抖了起来,指着那里叫道:“刘浪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怎、怎么会烂成这个模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胡来的腹部,脸色也极其难看,对周张说道:“周张,你跟冯队汇报一下,这件事根本不是你们能管得了的。还有,尽快找到冯新女朋友的舍友,我有话要问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