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驱邪 3
  •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驱邪 3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冯一周说是奔腾建业,不禁微微一怔,“又是奔腾建业?”

        冯队不知道刘浪为何突然说出又是二字,但还是点了点头:“我们去问过奔腾建业的人,如今他们的老板马有才不在公司,全是下面的副总管着。在事发前一天,好像一个叫胡来的总监还特意视察过工地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胡来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不禁眼皮一跳,想起去东北之前那个改造河道的家伙。

        怎么会又跟这个家伙有关系啊?

        刘浪在河边碰到胡来时并没有多想,只当他是个想争权的家伙,可这次还有他的事,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。

        皱着眉头想了想,刘浪对冯一周道:“冯队,回头我们去找冯新女朋友的舍友再问问,然后去现场勘察一下,还有,这个胡来最好也一并叫到刑警大队问问。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点头应下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再多说,便将目光落在了冯新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冯新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般,可头发将半张脸遮住,看起来有些诡异。

        刘浪清楚的记得,在此之前,冯新是短发,这不过十来天时间,就算长也不可能长这么快。

        略一沉思,刘浪还是有些不放心,对冯一周道:“冯队,我需要做点法,要不你先出去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转身出了房间,然后将房门关上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冯一周关上房门的刹那,本来闭着眼睛的冯新猛然间睁开眼睛,一看到刘浪,嘴中急急的张了两下,声音嘶哑细微:“救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说完。冯新身上立刻冒出了虚汗,整个人跟波浪一般在床上翻滚,不停的挣扎。

        那些麻绳都勒进冯新肉里。可他却浑然不觉,嘴里还不停的嗷嗷叫着:“放开我。快点放快我,你们阻挡不住的,哈哈,阻挡不住的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眼皮一跳,立刻双目圆睁,抽出一张定身符,直接贴在了冯新的身上,“急急如律令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。冯新立刻安静了下来,可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凑上前去,仔细观察着冯新的双眼。

        双眼无神,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挣扎。

        鼻子微微一抽,刘浪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“咦?这是什么味道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又将鼻子往前凑了凑。

        整个房间里有屎尿的臭味,可这种味道根本不是那种味道,虽然极其细微,但根本逃不过刘浪的鼻子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刚想用安魂符试图让冯新安静下来,可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。又连忙拿出朱砂,仔细辨别着那些气味,不停的用朱砂点在冯新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等点完之后。刘浪看到冯新身上的朱砂标记,立刻目瞪口呆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那朱砂点的位置,竟然跟之前阿美身上的位置如出一辙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抽了抽鼻子,立刻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这种味道,跟阿美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一模一样,是一种腐尸的气味。

        一个男人体内怎么会有腐尸?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震惊,仔细又看了看冯新的双眼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双眼有些空洞,但明显还有自己的意识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冯新自己的意识似乎被某种东西压制着。爆发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刚才冯新清醒的时候喊出的‘救命’那两个字,应该就是他自己的意识喊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相对于阿美来说。冯新体内那个东西已经深种良久、开始控制着冯新的思维了。

        女人怀孕,然后孕育出东西还有情可愿。可男人都这样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不敢大意,连忙拿出狼毫笔,沾上朱砂,在那几个点朱砂点周围绘上禁字符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绘的过程中,冯新的皮肤竟然开始寸寸撕裂,整个人显得痛苦无比。

        如果没有定身符,冯新恐怕直接会把麻绳挣断,一头撞死在墙上。

        接连画了三个禁字符,冯新的皮肤上都渗出血来,而本来干瘪的腹部竟然微微有种隆起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驱赶?

        对了!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情景,一拍脑门,突然明白了事情的缘由。

        这里的屎尿臭味肯定是为了掩盖住冯新体内的那股味道,而刚才的禁字符隔绝了里面那个东西与冯新的联系,所以才被逼到了冯新的腹部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一旦将朱砂点附近全部绘上禁字符,那个东西有可能会直接从冯新的肚子里爬出来,到时候冯新必死无疑。

        刘浪想到了这种可能,连忙停下狼毫笔,拿出一张镇符,直接贴在了冯新的腹部,以防里面那个东西一冲动,直接窜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冯新身上豆大的汗珠滚落,可因为定身符的作用,喊不出来动不了,但面部的表情已经极度扭曲,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,得尽快想个办法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不仅仅只是斩杀阴邪之物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一不小心,极有可能就会连同冯新一起杀死了。

        引流?

        对啊,那个东西既然对冯新的*与魂魄有着一定的粘性,如果制作出另一个冯新来,将那个东西从冯新的身体里引出来,不就行了?

        刘浪一拍脑袋,连忙回身走出了房间。

        冯一周正站在门口急得团团转,一见刘浪出来,立刻上前急问道:“刘浪,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:“情况不容乐观,你需要帮我准备一样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“冯新的脐带。”

        “脐带?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一愣,“你要这东西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冯新体内有东西,只有他天生带来的脐带才能救他的命,除此之外,冯新早晚会死于非命。”

        冯一周闻言,不觉微微颤抖了两下,一咬牙,“好,我马上去找!”

        对于新生儿的脐带,大部分家长都会留下来,可因为年岁太长,往往很多人不经意间就弄丢了。

        从一进这间屋子,刘浪就感觉冯一周有点儿问题。

        一来他太有钱了,能住这么好的房子。

        二来一提到他老婆,他似乎隐晦不想去谈。

        而且,里面那屎尿的臭味明显是为了掩盖冯新体内的东西,而刻意放进去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冯一周真有问题,肯定不会轻易将脐带拿出来。

        否则的话,冯一周就值得相信,将一切都告诉他也无所谓。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