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操心也光荣
  •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操心也光荣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因为煞妖幻镜的出现,不但是对整个地面上生活的人类,更是对所以潜藏在暗处的妖类影响巨大

        所以,花生将消息带回去之后,花生爷爷的爷爷也在花生离开的同时,去四处那些妖族。

        那些妖族之中不乏出世的高手,甚至修为在六尾狐以上的也大有人在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些隐妖不再关心世间的纷争,或者根本不屑于跟普通的妖精纷争,所以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隐蔽修行。

        再者花生爷爷的爷爷还让花生再去打探一趟煞妖幻镜的存在,确认其真实性,并随时警惕着里面真有地下妖物窜出地面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本来也想亲自去一趟,可因为还有事情牵绊,听花生这么说,自然也省去了麻烦,叮嘱道:“花生,你这次去再打探一下赵二胆跟千叶的情况,无论他们在哪里,尽一切可能找出来。但是,切忌不要再以身犯险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点头答应,“那师父,你、你好好保重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,不禁也有些不舍。

        师徒俩刚见面便要分离,的确有点儿不舍。

        看着花生肥胖的身体,刘浪又忍不住说道:“花生,你跟普通的妖精修炼的方法不一样,如今实力丝毫不弱于四尾狐妖了,也差不多该幻化人形了。”

        略一沉默,刘浪又道:“毕竟人形行动起来要方便一些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点头:“徒弟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我将五鬼放出来了,他们非要认你当师父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立刻瞪大了小眼睛:“啊?那五只阴伏鬼?”

        “对,就是他们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认我当师父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呵呵一笑,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说,颇有点无奈的摊了摊手:“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反而比刘浪看得开,吱吱一笑,无所谓道:“嘿嘿,只是挂个名而已,等他们恢复了修为再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师徒俩就跟儿女情长一般,又是一番纠结。

        最后眼见天快黑了,刘浪只得催促道:“行了,你快走吧。”

        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刘浪连忙道:“对了,花生,你这次去查煞妖幻镜的事,记得顺便查查阴伏鬼的事,我老感觉这五个家伙来自地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他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花生显然被刘浪的话给震到了,这可比五鬼跟认了自己当师父更让花生吃惊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,他们如果来自地下?那会不会跟地下那些妖类有关系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所以要查一下,而且,他们当初被困在地下室,也非常奇怪。我老感觉没那么简单,谁困住别人还抹掉记忆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可能他们五个老鬼的身份还真有什么异常之处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!不过……”刘浪蹲下,轻轻拍了拍花生的小脑袋:“一切小心为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好了,师父,那我走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刺溜!

        花生身体原地一转,直接钻进了地下,眨眼间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花生离开,不觉又长长叹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哎,真是个操心的命啊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走了之后,刘浪并没有急于去前屋花圈店,而是坐在井边发着呆,想起了当初那个小矮子阿多布说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鬼帅?当初那个小矮子似乎叫童瑶为鬼帅?难道童瑶是阴司的鬼帅?”

        这么想着,刘浪又使劲摇了摇头:“可是,她的体质跟阴伏鬼非常相似,亦鬼亦尸,怎么会是鬼帅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对啊,童瑶似乎对九让的大明梵唱有天生的恐惧,这有什么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满脑子的问号。

        刘浪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索性直接将童瑶从手心里叫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童瑶出来之后,脸上依旧还带着一丝惊恐,怔怔的盯着刘浪,一声不吭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抚摸着童瑶的脑袋,慈爱道:“童瑶,在东北密林的时候,你认识那个小矮子阿多布吗?”

        童瑶连连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知道破荒族吗?”

        童瑶看着刘浪,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,使劲想了想,却又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锁起了眉头。

        真是奇怪了,童瑶失去了记忆,五鬼失去了记忆,虽然不知道童瑶究竟是不是阴伏鬼,但绝对比阴伏鬼还要厉害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偏偏什么都记不得了吗?

        什么也问不出来,刘浪又耐下心来,柔声问道:“童瑶,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你知道大明咒吗?”

        童瑶闻言,立刻面露惊恐,抱起脑袋啊啊叫着,却是痛苦无比。

        砰!

        童瑶直接窜了起来,身体撞到了院中的石桌之上,把石桌撞了个四分五裂。

        然后,童瑶又不断用脑袋撞地,不一会儿就撞出一个深深的大坑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上前抓住童瑶,高声叫道:“好好好,童瑶,别想了,我不问了,没事了、没事了啊!”

        轻声安抚了好大一会儿,童瑶这才停止了挣扎,抬起头来,眼中挂着两串泪珠,似乎对自己记不起来感到非常抱歉。

        刘浪替她擦了擦眼泪,安慰道:“没事了,不哭不哭,想不起来就算了。”

        童瑶张着嘴,啊啊想要说话,可却发不出半个完整的音符,不禁急得团团转。

        终于,童瑶举起右手,在左手手心写道:我、我真的记不起来了,我、我一定会努力记起来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童瑶写在手心的字,不觉有些惭愧,连忙说道:“童瑶,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,没关系的,不要逼自己好吗?”

        童瑶乖巧的点了点头,扭过头,一脸期待的盯着那两件卧室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间兰花曾经住过,而另一间刘浪自己住。

        虽然两间房子都不大,但却也算是一个舒适的小窝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童瑶的眼神,这才记起在碰到她之前,她可能吃了不少苦,恐怕都没好好睡过一个觉。

        嘿嘿一笑,刘浪指着兰花曾经住过的那间说道:“童瑶,只要你喜欢,以后那间屋就是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童瑶立刻睁大了眼睛,惊喜的盯着刘浪,像是在问:“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当然,去吧,去好好睡一觉吧!”

        童瑶嗖的一下飞过去,连门都没开,直接穿墙而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没多会儿,童瑶又从里面飞了出来,老老实实的站在地上,然后将门打开,认真体会着做一个普通人的一点一滴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童瑶这个样子,不觉轻轻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哎,果然还是个孩子啊,呵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笑得那般香甜。

        也许,操心也有操心的道理吧?

        这种可以让别人幸福的感觉真的很美妙……

        hp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