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看病 1
  •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看病 1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。

        刘浪边感慨着眼镜的痴情,边打开门。

        “汪汪!”

        身后坐在游尸肩膀上的小黑,突然狂吠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不觉心下一紧:小黑可不是会轻易乱叫的啊,难道里面进贼了?

        连忙提高了警惕,慢慢将门打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门刚开了一个缝隙,只见一道身影嗖的一闪,吱吱叫了起来:“师父,师父,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啊!”

        一只肥胖的老鼠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晃着脑袋朝着刘浪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头一喜,正想叫一声花生,猛然间又想起自己身边还跟着一个美女,连忙咳咳了两声:“美女,来来来,请进!”

        美女忽然听到门里面竟然传来了声音,正狐疑间,见刘浪邀请自己,不自觉的也将脑袋往里探了探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什么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花生一听到刘浪提示,早就找地方躲藏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美女反而有些迷惑:“咦,刚才我听到有人叫你师父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美女,你听错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掩饰的推开门,当先走了进去,打量了一番,确认花生已经藏好了,这才闪开一条缝隙,对美女说道:“对了,美女,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?”

        美女揉了揉耳朵,木然的点了点头:“听错了,还真是奇怪呢?”

        旋即又连忙扬起头,恨不得直接钻进刘浪的怀里,满脸堆笑道:“哦,真是的,怪我怪我。你叫我阿美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阿美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不觉皱了皱眉头,心下暗道:还真够俗的。

        这么想着。又上下打量了阿美两眼。

        阿美穿着一件低胸连体皮衣,不过就是有点儿短。下身的皮衣只能勉强包住了大腿,至于里面有没有穿东西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      如今随着修行的日行精进,对于这种美色皮囊,刘浪的免疫力是超级强了。

        甚至看着如此诱惑的打扮,刘浪竟然没有半点儿反应。

        有时候刘浪都有点儿奇怪,会不会自己不近女色了啊?

        可是,一见到韩晓琪,或者欧阳清织。心里却又莫名会有些激动。

        难道她们不算女色?

        切,想太多了。

        阿美见刘浪一直打量着自己,嘴角一勾,不禁有些窃喜,连忙又往前凑了凑,直接贴着刘浪的身子走进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一进店内,阿美也打量起了里面的布置,不禁啧啧叹道:“哎哟,大师,您竟然还经营着这么一间花圈店啊?您做死人生意。是不是会经常碰到鬼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嘿嘿一笑,不以为意道:“也不算经常吧,反正是会碰到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本来只是开个玩笑。没想到刘浪真说自己会碰到鬼,不禁一愣,连忙回过头:“大师,真、真有鬼啊?”

        对于路口发生的事情,刘浪只是以鬼附身来搪塞,可真正信的却也没几个人。

        阿美自然也不相信鬼神之说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懒得跟她解释,微微一笑,回身对游尸说道:“阿良,你先跟小黑待在这里看着店。我带阿美去后院看一看病啊。”

        游尸木讷的点了点头,满脸的疑惑。看着阿美不停的流着口水,一脸的垂涎。

        阿美还以为游尸也是看重了自己的美色。可是刘浪却知道,游尸又饿了,看到阿美细皮嫩肉的,是想吃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使劲瞪了游尸一眼。

        游尸连忙点了点头,呵呵一笑:“知道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一屁股坐到了刘浪平时坐的那把懒人椅上。

        噗嗤一声。

        懒人椅子整整陷下去一大块儿,差点儿被游尸给坐塌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张了张嘴,本想将游尸赶起来,可终究还是忍住了,没好气的说道:“看好店,别乱走,一会儿我就出来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转身就往后院走。

        阿美咯咯一笑,使劲挖了游尸一眼,冲着游尸来了一个飞吻,又抛了一个媚眼,娇滴滴说道:“这位大哥,没那么快的,先等着哈。”

        一扭小腰,兴冲冲的跟着刘浪往后院走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才不会将这种人带到自己的卧室呢,见阿美走了进来,直接引到了院中,指着井口旁边的一块石头说道:“阿美啊,你先坐在那里,我给你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一愣,蹙了蹙眉头:“大师,就在这里啊?这、这是不是太硬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够了。”说着,刘浪回身往卧室走,边走边跟阿美说道:“对了,你先准备一下,我进屋里拿点儿东西。”

        阿美愣了愣神,旋即不满的嘟囔一声:“哼,真不知道怜香惜玉,这里这么硬,这个人不会有虐待倾向吧?”

        嘴里虽然有些不太乐意,可阿美还是将皮短裙往上拉了拉,两只手扶住石头,把屁股翘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回到卧室拿了朱砂跟符纸之后,刚出来,一看阿美翘着光溜溜的屁股,立刻愣住了,两只眼睛顿时发直,直勾勾盯着,咕咚咽了一口唾沫,大脑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。

        我艹,这、这是几个意思?

        我修为好也不至于这么诱惑我吧?

        足足盯了有三分钟,刘浪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        阿美见刘浪一直没吭声,这才扭看了刘浪一眼,催促道:“大师,我大姨妈已经两个月没来了,急死了。快点啊,我都准备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使劲晃了晃脑袋,猛然间清醒了过来,连忙对着阿美喊道:“哦,你、你先把裤子穿好,我看病不看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不这样你怎么看啊?”

        阿美似乎有些搞不明白。

        平时自己拿出这个动作,哪个男人看了不跟哈巴狗一般扑上来的啊,怎么今天不太一样啊?

        哦,对了,医者父母心,有可能人家真只是想看病呢!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阿美连忙直起腰来,将短裤又往下拉了拉,遮住了那勾火的玩意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阿美侧过身的时候,刘浪突然发现在阿美左侧屁股上有一个奇怪的烙印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个烙印怎么这么熟悉呢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也没多想,一个箭步冲上前,一把抓住阿美的短裤,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个烙印。

        阿美被刘浪这个举动搞得一懵,旋即心中竟然还有点儿小小的失望:哎,原来不仅仅只是看病啊,这个人看来也是假正经呢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的目光中根本没有那又白又嫩的诱惑,有的只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图案。

        牡丹烙印,跟自己的鬼牌一模一样的牡丹烙印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就是你们*楼的标记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不安,颤声问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