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引蛊香
  •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引蛊香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狐墓的山体彻底塌陷,不但将狐墓彻底埋葬,也将那两座雕像的秘密埋葬。

        或许有一天,两座雕像的来历会被揭开。

        可此时,没有人在乎这两座雕像,而在乎的却依旧是这个纷争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时间在一步步紧逼,太多的事情要做。

        千叶跟赵二胆依旧下落不明,让刘浪忧心忡忡。

        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,欧阳清织才幽幽的转醒过来,看着被埋掉的狐墓,本来激动的双眸闪过一丝落寞。

        再次转头看着那些狐妖一族,欧阳清织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这一劫,算是渡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只要狐妖一族没有被灭,就算再挖,就算重建,也会再次将狐墓建立起来。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怔怔的盯着刘浪,好半天才露出一丝微笑,一头扎进了刘浪的怀中,哽咽道:“刘浪,谢谢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抚摸着欧阳清织的头发,柔声问道:“一切都过去了,跟我一起回燕京吧?”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猛然间一愣,犹豫了好大一会儿,才低声道:“狐妖一族这次损失惨重,而且狐墓还要重建,族里根本离不开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。可是,现在不行,等我、等我将这里的一切收拾好后,我一定去燕京找你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知道欧阳清织的脾气,此时再多说也没有用,只得轻轻点了点头:“无论有什么事,一定让兰花去告诉我,我在燕京等你!”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北密林的边缘。一个浑和尚手里拿着一根黑黝黝的铁棍,恨恨的回望了一眼狐墓的方向,眼中杀气腾腾:“哼。刘浪,你等着。终有一天我会杀了你!”

        和尚快速跑出了密林,钻入直升机中,朝着燕京的方向飞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个和尚自然是九让无疑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茅山后山,一处隐秘的石室之中。

        两个人正盘膝再坐。

        一人书生打扮,须发全白,但脸上竟然颇为清秀,看起来不过三十岁上下,赫然是躲藏在这里的左言。曾经的黑巫教左使。

        另一个人也差不多三十岁上下,身上的西装已经破败不堪,完全没了本来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此人长相帅气,竟然是当初逃到此处的冷羽。

        当初冷羽凭借保命之法‘千里遁地术’逃到这里,没想到却碰到了左言,还被左言传授了黑巫之法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这千里遁地术就是在拿性命赌博,一旦不成,就会连渣渣都剩不下。

    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都面无表情的盯着彼此。

        左言开口问道:“师侄。你准备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冷羽点了点头,眼神中划过一丝杀气,然后又迅速消失。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师叔,准备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左言微微一笑,不无感慨道:“嗯,我没想到师兄竟然收了你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徒弟,用了这短短数月时间,竟然真的修成了黑巫教中的三大禁术之一,化纸为人,着实让我惊讶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左师叔。主要是您教导有方。”

        冷羽话音刚落,左言却是忽然将笑容一收。冷冷的说道:“好,今天我就试试。看你这化纸为人术究竟有多厉害!”

        忽然,左言将手一挥,从怀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纸人,然后又掏出一张黑色符纸,往空中一抛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,符纸凭空燃烧,纸灰散落,一点不剩的全部落在了纸人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纸人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膨胀,不到一分钟完全幻化,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的粗壮大汉。

        大汉咚咚跺了两下脚,震得地面晃了两晃。

        冷羽嘴角轻轻往上一勾,如法炮制,嗖的一声扔出了两个纸人。

        “师叔,请赎师侄不敬啊!”

        左言摆了摆手,不耐烦道:“快点快点,哪里那么多废话!”

        冷羽不答,随手抛出一张黑色符纸,用手一指,那张符纸同样烧成纸灰,散落在两个纸人身上。

        眨眼之间,两个纸人竟然直接涨大,变成了两个身形妖娆的女子。

        两个女子身材丰满,长相绝美,都穿着比基尼,一个赛一个的诱人。

        左言一怔,咕咚咽了一口唾沫,指着俩女子叫道:“我靠,师侄,师叔跟你比纸人术,你、你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冷羽冷冷的一笑,忽然间将手一翻,手里捏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巨型蚂蚁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那个蚂蚁,左言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,可还是有些不确认的摇了摇头,颤声问道:“师侄,你、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、你什么时候拿走了我的本命蛊?”

        冷羽盯着左言,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中的大蚂蚁,“师叔,我们南洋巫术中有一种可以神不知归不觉引出本命蛊的巫术,你可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左言双眉头一锁,“你是说引蛊香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还是知道的嘛。”

        冷羽说着,从身后拿出了三只白色的线香。

        线香每一根都有小拇指粗细,此时正在飘着白烟。

        “师叔,一般身负本命蛊的人,顶多一根引蛊香就足够了。可我怕把你的本命蛊引不出来,只好用了三根,果然不负所望啊。”

        黑巫教的人基本都有本命蛊,而自己的性命也与本命蛊连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蛊生人生,蛊死人亡。

        左言似乎终于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,看着冷羽手中的本命蛊竟然一动不动,跟昏迷了一般,显然是被引蛊香给迷惑住了。

        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左言颤声问道:“冷羽,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师叔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?我们黑巫教跟南洋巫教自来不和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冷羽甚至有些怜悯的看着左言,似乎感觉左言活得很可悲。

        左言闻言,猛然间站起来,指着冷羽喝道:“什么?你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就算黑巫教和南洋巫教自来不和,可我跟师兄的关系还是真的,跟、跟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冷羽也霍的一下站了起来,指着左言叫道:“行了,你还真是愚钝的紧!哼,不瞒你说,师父在派我来华夏之前就告诉过我,如果碰到你,一定要想办法杀了你,免得后患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!”

        左言瞬间瞪大了眼睛,似乎依旧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那两个比基尼美女慢慢凑上前来,一边一个靠在左言的身上,尽显妩媚妖娆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师叔,如今纸人术我也修得差不多了,你的存在,已没有任何价值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冷羽慢慢举起手来,两根指头捏住那个大蚂蚁,用力一搓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