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宝藏 7
  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宝藏 7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咔嚓咔嚓封印破碎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强撑着想困住九让,可无奈体力透支愈发厉害,眼见封印已困不住九让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办?再这么下去,整个狐妖家族就彻底完了。”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心下微颤。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九让将手一抬,猛然间伸手往前一抓。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凌空飞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直接被九让抓在了手里,掐住了脖子。

  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六尾红狐?呵呵,如果你是全盛时期或许可以将我封印个一时半刻,可如今自己都重伤不已,还想将封印我?哼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        九让面色狰狞,一只手举着欧阳清织,大踏步朝着狐墓深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给我找!”

        九让一声暴喝,那几只铜甲尸立刻停止了打斗,纷纷朝着狐墓之中飞窜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众狐妖只是垂死挣扎,根本没有战斗力了。

        兰花也奄奄一息,眼见就要死在铜甲尸的手里,突然见铜甲尸收了手,朝着狐墓深处窜出,却是束手无策,没有半丝阻挡之力了。

        九让已将这些狐妖看成了死尸,似乎在找到真正狐墓之前,并不想全部将他们杀死。

        或者说,九让想让这些仅存的狐妖从心底里彻底绝望。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想要挣扎,可被九让凌空掐住了脖子,浑身像是散了架子一般,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放开,不、不得好死!”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面色铁青,虚弱的喊着。

        九让不为所动,哈哈大笑一声:“小红狐。不用着急,我不会这么容易杀死你的,哈哈。哈哈,我还要用你帮我破开封印呢。”

        九让此时哪里还有半点慈悲的模样?

        只见九让身披袈裟。面色狰狞,眼中尽是杀意,一手成佛,一手抓着欧阳清织,好似那地狱中窜出的恶魔,荼毒世间清静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那分散出去的三只铜甲尸全部跑了回来,朝着九让呜呜怪叫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九让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将手一挥,指着天暮跟那些狐妖喝道:“将他们全给我抓起来,等我找到宝藏之后,让他们一并陪葬!”

        铜甲尸呜呜怪叫着,一只手抓住一只狐妖,跟在九让身后朝着狐墓深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天墓想要挣扎,可在铜甲尸的手里,却像是一只小鸡一般,哪里能有反抗之力?

        九让沿着之前欧阳清织走的路线,一路急走。竟然很快就来到了真正狐墓的所在。

        九让如此轻易的找到狐墓,欧阳清织不禁更加绝望。

        长长吸了一口气,欧阳清织此时不再奢望九让放了自己。却只希望他暂时找不到刘浪,让刘浪能够活下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,九让一进真正狐墓的所在,先是环顾了一圈周围,一眼就看到了在狐墓中央的那两座雕像。

        九让顿时瞪大了眼睛,就连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,将欧阳清织往地上一扔,竟然扑通一下跪倒在雕像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哈哈。哈哈,果然我佛慈悲。这狐墓里竟然真有这等宝藏?”

        九让边说着,展胸舒背。扑通一下伏倒在地,向着雕像行了一个深深的大礼。

        所有被抓住的狐妖,包括欧阳清织都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这两座雕像难道还有什么玄机不成?”

        此时狐妖们没有反抗之力,更没有办法上前阻止九让的任何动作。

        只见九让叩拜之后,忽然间盘膝坐地,口中再次诵起了佛咒,像是在超度一般念叨了起来:“如来三世尊,一切自由观,无法身报身应身之佛世身,无释家燃灯过去之佛,只谓求取十方之法身,斩尽天下之妖邪鬼魅,荡平三界……”

        九让边念着,那两尊雕像竟然都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本来安安静静的雕像,双眼竟然开始慢慢透起光来。

        只见那个半跪的女子雕像,眼中透着蓝光,好似萤火一般越闪越亮。

        那个手持铁棒的男子雕像,不但手中的铁棒在沙沙作响,就连眼睛也开始透着一点点金光,好似洞穿万物一般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狐妖都被这种景象给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突然,九让一把抓过欧阳清织,一只手紧紧扣住了欧阳清织的喉咙,像是一把钢钎一般越掐越紧,口中更是越说越急:“今日我用妖邪红狐之血,祭奠你在天之灵,枉三世之冤孽,赎前生之业果,望你慈悲予弟子开悟,幸得垂怜之慈怀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悟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手持铁棒的男子体内猛然间发出一声震颤。

        声音好似天外洪钟,顿时响彻整片东北密林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飞禽走兽在一瞬间全部折服,好似叩拜一般跪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狐墓之中的狐妖个个惊骇不已,双脚一软,竟然也有一种膜拜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欧阳清织更是心神一颤,再无半点儿挣扎的念想。

        九让大喜,心道果然,激动不已,就连掐住欧阳清织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密室之中的刘浪蓦然睁开眼睛,听得这一个‘悟’字,立刻心神通明。

        “悟?”

        眼神中闪过一丝迷惑,可这丝迷惑一闪即没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扭头看向那个桃子。

        桃子已不复存在,只剩下一个宛如心形的桃核。

        刘浪脑海中还回荡着二重山的法诀:“二重山极云雾端,缥缈远山似水寒……”

        直勾勾的盯着那个桃核,刘浪连忙起身,朝着桃核叩拜了三拜,心中念道:“弟子愚钝,心缘已开,此番造化,倍感于恩。”

        叩拜完后,刘浪猛然间站了起来,周身竟然莫名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势,再也没了半点鬼魅的味道,似乎鬼王诀全部销声匿迹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在此之前,只有刘浪自己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桃子不过是一种象征,而一切不过源于本心。

        桃子中被一位无上大能藏匿了二重山的功法,可剩余的部分却依然没有。

        不是没有,或者说是只有修炼到了二重山巅峰之后,才会领悟下一重的真谛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体内的鬼气之前与一重山相互平衡,相互制约,并不会发生冲突。

        二重山比一重山强了何止三五倍?

        二重山一在刘浪体内运转,便强行霸道的压制住了鬼气,导致鬼气跟受惊了一般四处乱撞。

        直到最后,鬼王诀终于自发将鬼气保护了起来,暂时封存在了丹田之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