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鬼魅水府 12
  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鬼魅水府 12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那条怪鱼急急的挣扎了两下,可根本逃脱不掉,整个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割切成了数块。△↗,

        陆惊风双目圆睁,看着刘浪的手段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暗暗庆幸关键时刻没有直接跟刘浪动手。

        “刘、刘兄弟,你、你究竟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,将手再次一招,一把拉回了那道淡黄色丝线,一张手,接住了里面缠绕的怪鱼。

        怪鱼早已消失不见,剩下的全是鱼骨,没有了半丝皮肉。

        颇有深意的看了陆惊风一眼,刘浪缓缓将手松开,然后将鱼骨送到陆惊风的手里,沉声笑道:“呵呵,鬼无害我心,我自然无害你意。既然你跟我说了这么多,我自然要答谢于你。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目瞪口呆,略一迟疑,还是颤巍巍的接过了那块鱼骨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清楚的知道,恐怕真的要论起修为来,自己连那个鬼道士都不如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只是因为鬼道士溺死在此,而且陆惊风巧舌如簧,一直将鬼道士压制着,可真要打起来,自己绝对讨不到半点好处。

        之前之所以能杀掉鬼道士,完全是因为偷袭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别看陆惊风阴险狡诈,但毕竟是只鬼魅,又没有鬼道士那般生前就修炼过的本事,除了祭炼一些鱼骨做为自己的武器之外,最大的依仗就是这个水府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然也看出了这其中的玄机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所用的那些鱼骨,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鱼骨,而且大都是死鱼骨。

        这也证明,陆惊明自己根本无法祭炼厉害的鱼骨,否则的话,他早就将小桥下面这些怪鱼杀死,做了自己的兵器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些怪鱼不但没死,反而还活得好好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蓝色怪鱼可不是普通的鱼类,鱼骨的威力也绝非那些死鱼所能相提并论的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刘浪才将一只怪鱼的鱼骨送给了陆惊风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眼中闪过一丝炽热,故作镇定道:“刘兄弟,这、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微微一笑:“呵呵,明人不说暗话,你我都心知肚明,这根鱼骨是我们合作的开始,这段时间你好好祭炼一番,相信会让自己的修为提高一个档次吧?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闻言,再也镇定不下来了,冲着刘浪抱了抱拳:“那恭敬不如从命,陆某就谢过刘兄弟了。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心中暗喜:刘浪说的没错,有了这怪鱼骨,自己只要能炼化,何止提高一个档次啊,恐怕两个三个档次都没问题。再加上盗取的鬼道士的八卦盘,实力绝对可以上一个大大的台阶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火候差不多了,微微一笑,也没再废话,转身就往回走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一怔,连忙喊道:“刘兄弟,何去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要回去了,难道还要在你这水府里面住下来不成?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尴尬的笑了笑,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想问,咱们的合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块鱼骨就是合作的信物,等你炼化好了鱼骨跟八卦盘之后,我再来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似乎已经吃定了陆惊风,此话一出,更是让陆惊风没了半丝反抗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连连点头道:“是是是,刘兄弟,那我就在水府等你大驾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摆了摆,也不再迟疑,朗声笑道:“好说!”

        大踏步跨了出去,正看到房间里垂手而立的慕娇娥。

        陆惊风紧随而出,看了看刘浪,略一犹豫,又道:“刘兄弟,娇娥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她不属于这里,我会超度她的。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点了点头,艰难的说道:“保重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不知这话是对刘浪说的,还是对慕娇娥所说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在意,临出水府之前,又回头看着陆惊风,面无表情道:“陆秀才,我有言在先,虽然这里的封印已破,可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害人的话,我定然会让你魂飞魄散!”

        陆惊风连连摆手道:“不敢不敢,我就在这里等刘兄弟,绝不出去!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两步走出水府。

        外面守候的五鬼一看刘浪出来,立刻围上前来,正想聒噪一番,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刘浪身后的慕娇娥,顿时个个瞪大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师尊,这、这就是要找的那只魂魄?”

        “好漂亮啊,哎,死了好可惜呢。”

        五鬼边说着,嘴角又开始流出口水来。

        慕娇娥吓得花容失色,躲在刘浪身后微微发抖。

        刘浪冲着五鬼一瞪眼,喝斥道:“行了,别吓唬她了,回头有的是让你们吃的。”

        五鬼唯唯诺诺,果然不敢再废话,见没了危险,老老实实钻进了无邪鞭中呆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五鬼如此识趣,倒也满意的点了点头,顺着原路返回,出了水面,再次来到岸边。

        刚刚跃出水面,两脚还没着地,刘浪顿时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等在岸边的顾一凡跟胡来,此时俩人抱在一起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相互哭诉着,甚至衣衫不整,打眼一看还以为两个男人在打野战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使劲咳嗽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两人扭头一看,立刻站起身来,迎向刘浪,神色却是迥异无比。

        顾一凡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,显然在询问刘浪是否带回了慕娇娥。

        胡来却是贼溜溜的四处乱转,似乎想寻找刘浪的破绽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刘浪下水之后,俩人开始时都不说话,可实在闲极无事,便讨论起水鬼之事。

        这一说不要紧,一个坚信,一个怀疑,一番争论之后,竟然甩开膀子扭打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两人完全没了形象,一番厮打之后都是精疲力竭,抱在一起大口喘着气,正好被刘浪撞见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两人眼巴巴的盯着自己,又抬头看了看天色。

        太阳已经落山,没想到这一去还费了不少时间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,将手往身后一招,缓声道:“娇娥,你现出来吧,跟顾一凡告个别,回头我渡你去阴司。”

        慕娇娥闻言乖巧的点了点头,身形慢慢显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胡来跟顾一凡一看到慕娇娥,立刻瞪大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胡来吓得一哆嗦,尖叫一声:“鬼啊!”一个踉跄,直接跌坐在地。

        顾一凡却是浑身打颤,伸出两只手来,想要上前,却又不敢,一时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:“娇娥,我、我错了,我、我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悔之晚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