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初恋的生辰
  •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初恋的生辰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却说顾一凡带着刘浪出了学校,绕过学校前的那条街,一直转到了之前刘浪碰到老杨头的城中村。

        城中村依旧是破烂的平房,虽然天气已有些寒冷,但随处可见袒胸露腿的各色女人站在屋檐下,要么招手,要么搔首弄姿。

        顾一凡脸皮白净,看到这些女人立刻低下了头,整张脸跟猴子屁股一般通红。

        一直穿过城中村,到了村后面,果然出现了一条小河。

        小河外面随处堆积着垃圾,河水中散发着黑臭的气味,几乎成了一滩死水。

        顾一凡来到河边,没有停下,而是沿着小河又往上走了一段距离,来到了一棵枯树旁边,指着河里几乎不流动的河水说道:“刘浪,当时我女朋友就死这里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顺着顾一凡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        这片河面比其它地方要稍微宽敞一点儿,表面虽然浑浊,但凭感觉应该能没过一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鬼气运到双目上,朝着河面上看去,竟然看到河面上散发着浓重的阴气。

        “奇怪?这里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呢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嘀咕了一句,扭头问顾一凡:“你女朋友的魂魄是不是只是晚上出现,白天不会骚扰你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开始时我们宿舍的舍友骂我神经病,可前两天晚上,不但是我,他们都看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?这么厉害?”

        敢显出身形让别人看到,着实需要要些胆量。

        像是这些死亡时间过长的魂魄,如果没有变成厉鬼,可长时间逗留在阳间,就算没有变成游魂,但魂魄整日受阳气的冲刷。早已虚弱无比,哪里还能凝聚身影让不相干的人看到?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似乎感觉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抬头看了看天色,正值艳阳高照的晌午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。顾一凡,你知道你女朋友的生辰八字吗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略微一怔,但还是点了点头,眼圈有些泛红:“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对于顾一凡的这个反应,刘浪不禁有些好奇。

        按说顾一凡在这个故事中充当的是负心汉的角色,此时求助于刘浪不过是想着让初恋的魂魄不缠着自己,可怎么一提起生辰八字还要哭了呢?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显然没有打听这些*的兴趣,忙问道:“你告诉我。我试试看能不能将她的魂魄招来。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不禁有些迟疑,颤声问道:“刘、刘浪,你把她的魂魄招来,她、她会不会有事啊?”

        “有事?有什么事?”刘浪不禁一愣。

        顾一凡吞吞吐吐道:“就、就是会不会魂飞魄散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你不是希望她尽快离开你吗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眉头紧蹙,身体竟然也有些微微发抖,哆嗦道:“我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对她还有感情,可、可她每天晚上来我身边时,似乎不是想害我,而是想向我求助。”

        “求助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奇怪的打量了两眼顾一凡,不禁有些愠色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显得有些紧张。连连摆了摆手道:“不不不,我也不确定,只是猜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别废话。有什么话直说!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道:“是这样的,我开始时只是做噩梦,而在梦中,她只是张嘴并不说话,而且眼中还挂着泪珠。后、后来我半夜惊醒,看到她站在我的床前,不停的用右手在自己的左手手心写下两个字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字?”

        “救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来自己猜的没错。这还真不是普通的冤孽债呢。

        刘浪沉吟了片刻,回身看了看岸边的那棵枯树。

        枯树不知死了多长时间。树干已经干枯,一人多高的地方分出了两条树杈。

        树杈显得非常萧条。感觉一阵风就能全部折断。

        枯树树皮也已经脱落,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刘浪问道:“你知道这棵树什么树吗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一愣,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这么问,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:“当时她出事的时候这棵树还活得好好的,就这两年才枯萎的,以前好像是棵梧桐树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梧桐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又仔仔细细的看看面前这棵枯树,经顾一凡这么一提醒,似乎真是棵梧桐树。

        梧桐跟槐树不一样,不但不会招鬼,而且还能克鬼。

        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,而凤凰是神鸟,所栖息的树肯定也是灵树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在一定意义上来说,梧桐对鬼魅震慑力比桃树枣树还要强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想,刘浪似乎也理出一点儿思绪。

        如果顾一凡的初恋真是在求救的话,恐怕水下面还有更厉害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,只是因为有这棵梧桐的原因。而如今梧桐已死,里面的鬼魅之物便活泛了起来,想要出来为非作歹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哼哼,管你是什么妖孽,既然被老子碰上了,那就有你好看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扭头对顾一凡道:“行了,如果真想让我帮你,赶紧把她的生辰八字给我,晚了出什么问题我可概不负责。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显然还有些犹豫,可看到刘浪自信的样子,终于一咬牙说道:“她是阴历七月十四,凌晨十二点半出生的。”

        在顾一凡说的时候,刘浪已拿出了一张招魂符,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将生辰八字写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刚写完,刘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不禁一愣:“什么?她是在鬼节前夜生的?”

        顾一凡咬了咬嘴唇,点头道:“嗯,高中时,那天晚上是我们的第一次,所以,我记得很清楚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靠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眼皮一翻,看着顾一凡低下了头,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在人家生日的晚上,用这种方式来庆祝,你也是牛逼的人,妈的,好女孩咋都让这种人给拱了呢?

        刘浪心里莫名有种酸溜溜的愤愤不平。

        凌晨是阴气最重的时候,而鬼节前夕,阴气更是会变得异常浓密。

        这种时候破除阳身,极容易让阴邪入体。

        “有古怪,肯定有古怪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晃着脑袋,虽然还暂时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节,可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生辰八字,将对方的魂魄招出来问问不就得了。

        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