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两气并存
  •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两气并存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五鬼开始还又惊又奇,然后不断的讨论。

        童瑶没有半点办法,一直围着刘浪不断的转来转去。

        到了最后,五鬼似乎也感觉到了刘浪身上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,也个个闭上了嘴,瞪大了眼睛,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      如果刘浪真的能激发出五行珠的威力,那五鬼的力量也可以上一个档次,与鬼差抗衡自然也不足为惧,恐怕真跟五尾狐妖对上,也能有的一拼。

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五鬼就算动用五鬼阵,顶多也只能对付得了四尾狐妖罢了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刘浪的身体不断的呈现着各种姿势。

        一会儿站着,一会儿爬着,一会儿又躺着。

        一会儿单膝跪地,一会儿又双手托天,外人一看,却像是疯癫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五鬼却清楚的感受得到,刘浪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动作,体内的五行珠都在发生了着一次蜕变。

        任脉在五行珠与鬼气的双重冲击下早已破开,而五行珠跟鬼气此时像是两个玩耍的孩童一般,不断的在原来任脉的关卡所在跑来跑去,显得极其热闹。

        天越来越黑,刘浪的体内却像是产生了一丝丝光亮一般。

        那点儿光亮跟鬼气截然不同,甚至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仔细去看,根本看不到。

        这点儿光亮也就跟芝麻粒般大小,甚至不知何时出现的,紧紧跟在花生米大小的鬼气后面,像是大哥哥带着小弟弟,竟然没有半点儿冲突。

        如果此时真有人看到这种情景,肯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丝芝麻粒大小的光点儿,不是别的东西,竟然真是真气。

        人有七经八脉方能修成真气,而真气与鬼气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存在,就跟猫和老鼠这两种天敌一般,更不可能以平和方式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体内此时两种气息不但同时存在,似乎还没有半点儿想要吞掉对方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那五行珠似乎也感觉到了这种异景,更是乐得好奇,跟真气和鬼气戏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整整一天一夜。

        待第二天天边终于放出了一丝阳光的时候,刘浪终于感觉自己又是自己了。

        睁开眼睛,活动了一下筋骨,比做了一场桑拿浴还要舒服上百倍。

        地上湿漉漉一片,全是汗水。

        五鬼都跟定住了一般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直勾勾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站起来之后,眉头轻轻一挑,自言自语的嘀咕道:“奇怪,我怎么感觉,现在让我使出一重山来,力量比之前大了得有三四倍啊?”

        如果以前的一重山能一拳头打倒一头牛的话,如今的一重山,恐怕随手可以掀翻一台挖掘机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晃了晃脑袋,环顾了一下四周,方才惊觉自己还在地下室里。

        看了看五鬼,刘浪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搔了搔头发,微微笑道:“我是睡着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五鬼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连连点着头,又使劲摇着头,个个心说:你这个小子,得了这么大的福缘竟然还不自知,还当自己睡着了呢?真是气煞我们。

        五鬼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五行珠的变化,而此时对于五行珠的操控,如果刘浪心念一转,恐怕那五行珠就会掉头攻击自己了。

        这五行珠竟然叛变了?

        五鬼很郁闷,可又无可奈何,对刘浪这种天赋已到了无语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之后,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,嘿嘿一笑,转身来到鬼万的桃木柱后,两只手将柱木柱合抱于怀,用力往上一拉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        桃木柱与土地的摩擦声竟然发出一阵阵巨大的雷鸣之音。

        五鬼倒吸了一口中凉气,亲眼看到那根锁住了他们不知道多少年的桃木柱,竟然在刘浪徒手之下一点点往上拔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封印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五鬼一脸的无语。

        刘浪额头上微微冒出了细汗,两膀同时较力,嘴里低喝一声:“一重山!”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刘浪猛然间往外一坠,竟然直接把桃木柱拽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鬼万已完全被刘浪的举动给惊呆了,张大着嘴巴,甚至忘了自己能摆脱这该死的封印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桃木柱扔在了地上,擦了把额头,又拍了拍手,深深吸了一口气,指着鬼万道:“你发什么呆啊?”

        鬼万一愣,扭头一看,见桃木柱竟然倒在地上,立刻摇身一动,化成一阵轻烟,嗖的一下摆脱了铁链的束缚。

        那些铁链哗啦哗啦的散开。

        鬼万又是一怔,在不远处现出身形,往前一探,一把抓住那些铁链,哗啦往回一抽,竟然盘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竟然真的没事了?这、这封印就这么破掉了?”

        铁链缠身,身影半实半虚。

        鬼万此时的模样倒跟鬼差有着几分相似,阴森的气息不怒而发。

        其余四鬼见此情景,终于也反应了过来,哇哇大叫:“刘浪,刘小子,快、快帮我们解开封印!”

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你小子变得这么厉害了,快快快!”

        其余四鬼如果不是被封印牵住,恐怕此时早已激动的蹦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,摸了摸鼻子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嘿嘿一笑道:“刚才只是试试,现在没力气了,等我休息休息吧。”

        四鬼一听,顿时傻眼了,短暂的迟疑之后再次聒噪吵嚷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小子,快、快将我们放了,这、这一刻来得太突然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要庆祝,放开我们,跟老五一起庆祝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太他娘的爽了,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。”

        鬼万身上披着铁链,早已兴奋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,一会儿飞到了屋顶,一会儿又窜到了鬼大身后,手里不时晃晃铁链,又使劲将铁链往上一甩,将铁链挂到了房顶上,自己像是一只猴子一般窜上窜下,那模样,却是顽劣至极。

        其余四鬼看着鬼万,羡慕嫉妒恨,恨不得溜须拍马,让刘浪赶紧解开他们身上的封印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反而不着急了,眼中却闪过一丝炽热,看着五鬼乱哄哄的样子,心里却踟蹰了起来:“如果估计的没错,自己的一重山应该是达到了巅峰状态,可以后的修习功法却不得而知。如果这样下去,难道自己这辈子就停留在一重山上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见识了一重山的威力,对后面的那些修习功法,刘浪却是愈发渴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