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回魂报仇
  •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回魂报仇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突然出现的人影不是饶无贪,又是何人?

        只见饶无贪面色青白,须发散乱,虎目圆睁,真好似君王一般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。

        饶无贪的魂魄不怒自威,甚至每扫过一个人的脸上,那个人的内心都会跟着颤抖一下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见此,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,疑惑的盯了刘浪一眼,像是在问:鬼鬼的画皮之术也能幻化出魂魄吗?

        刘浪瞪着眼睛,显然也没搞明白这究竟是什么状况。

        画皮之术,自来就是画人画皮难画骨,身形音貌虽然可以是另一个人,怎么可能连魂魄都会是另外一个人?

        刘浪回头看了看已经昏迷的鬼鬼,暗暗将鬼气运转到自己的双眼,清晰的看到鬼鬼的魂魄依旧在体内,只是比较虚弱而已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这、这真的就是饶无贪自己的魂魄?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顿时想到了这种可能,立刻朝着饶无贪拱了拱手:“饶掌门?你、你真的是饶掌门?”

        饶无贪瞟了刘浪一眼,忽然间一伸手,指着泥人王喝道:“王无念,你胆大包天,竟然混在我龙虎山,不但勾结外人将我杀害,还试图将整个龙虎山纳于自己手下,简直罪该万死!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顿时犹如重锤一般敲击了每个人内心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惊惧不已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是王师叔杀害了师父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这、这王师叔平时跟师父关系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害师父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可、可这师父的魂魄……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见刘浪不像是在演戏,似乎也隐隐明白了些什么,猛然间大声喊道:“一轮明月东方起,龙腾虎跃舞天下!”

        饶无贪一怔,双眼一眯,也跟着低声念了一句:“无贪无念醉生死,不离不弃九幽地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父亲,真、真的你?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,急慌慌扑上前,想要抱住饶无贪。可是,却一把扑了个空,直接穿过饶无贪的魂魄而过。

        这几句词是饶九妹小的时候听父亲念叨过,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
        就算鬼鬼真能幻化魂魄,也绝对不会知道这几句词。

        虽然饶九妹不知道这几句话的意思,甚至此时也不关心究竟是什么意思,而唯一关心的就是,眼前这具魂魄真的是自己的父亲、龙虎山掌门、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寝食难安却死于非命的饶无贪。

        一把扑了空,饶九妹这才幡然醒悟,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毕竟是饶九妹,并没有被感性冲昏了头脑,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将手中的宝剑回身一扫,指着泥人王喝道:“父、父亲的死真跟你有关系?”

        泥人王眼角急跳了两下,显然对饶无贪的出现也有些出乎意料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狞声笑道:“哈哈,哈哈,饶无贪,你果然还是老j巨猾。我以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没想到还能从y曹地府借魂回来,哈哈,我真是太低估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泥人王此时也明白了,之前虽然鬼鬼幻化成了饶无贪的样子,但也所言非虚,肯定是饶无贪跟鬼鬼达成了某种协议,自己暂时寄居于鬼鬼的身体里。

        这样鬼鬼再用画皮之术,绝对就是第二个饶无贪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饶无贪似乎根本没想到,泥人王竟然一眼就看出鬼鬼是幻化而成,并非本体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俩人的对话,也大体猜出了一丝端倪,心中对饶无贪的好感却去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饶无贪不但利用鬼鬼,甚至还差点害死鬼鬼。

        哼,就算为了揭穿泥人王,恐怕也用不着这样吧?

        想及此处,刘浪弯腰抱起鬼鬼,走到屋角处,检查了一番鬼鬼的身体,发现她虽然重伤很重,倒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。

        放下心来,刘浪反而抱起了膀子,将自己置身事外,当起了一个看客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瞟了刘浪一眼,显然也明白了刘浪的想法,动了动嘴,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,而是站在饶无贪的身边,怒视着泥人王。

        在场的所有弟子不禁有些举棋不定。

        一个是师父,一个是师叔,似乎有点儿难办啊。

        饶无贪瞪着眼睛,忽然声如哄钟般喝道:“龙虎山弟子听令,拿下王无念这个叛徒!”

        龙虎山弟子均是一怔,相互对视了一眼,不禁纷纷迟疑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见此,将宝剑往前一挥,直刺向王无念,大声喝道:“这王无念再也不是我们的师叔,还愣着干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龙呤从饶无妹的剑中发出。

        一出手就是杀招。

        在场的龙虎山弟子终于缓过劲来,纷纷举剑,个个跟嗷嗷叫的老虎一般,持剑扑向泥人王。

        泥人王狞笑一声,根本不以为意,将自己手中的宝剑往外一拨,轻松的躲开了饶九妹的这一刺,冷声道:“好你个饶无贪,我本无伤害龙虎山弟子的心,既然你如此执念,那也休怪我今日大开杀戒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泥人王手往前一勾,身体鬼魅般一闪,竟然直接窜到了饶九妹的身后,五指成爪,瞬息之间掐在了饶九妹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快,太快了!

        这根本不是龙虎山的招数,反正更像是鬼魅之术!

        众人纷纷投鼠忌器,立刻止住脚步不敢上前。

        饶无贪却是不为所动,哈哈大笑一声,指着泥人王喝道:“果然,我饶无贪自认命不该绝!哼,那杀我之影亦是你这鬼魅之法,虽然不是你,肯定也与你有莫大关系。”

        将双眼一眯,怒气不散而发,呵斥道:“王无念,你究竟是何人?为何杀我欺我!”

        泥人王用手抓住饶九妹的脖子,急急的退后了两步,倒退到未央阁的上位太师椅子边,环顾着周围,不屑的笑道:“哼,我本来想用这具泥身伪装自己,今天竟然被你识破,那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。哈哈,不错,饶无贪,你说的不错,虽然你非我所杀,可却是我将你的修炼之所告诉的另一个人,在你防备最虚弱的时候一击而杀!”

        泥人王边说着,手中竟然不断流动着黑气,而黑气慢慢也将泥人王的手笼罩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到这些黑气,立刻瞪大了眼睛,心中急跳了两下,失声叫道:“影无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