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七十章 祁连山一线牵
  • 第一千七十章 祁连山一线牵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祁连山,绵延千里,表面全被岩石覆盖,光秃秃一片。偶尔会有一只羚羊跳跃在悬崖峭壁之上,寻觅着一缕青草。

        在羚羊不远处,一只豺狼通红着双眼,不停的舔拭着舌头,口水流了一地,坠落在岩石之上,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。

        羚羊终于发现了一根生长在岩缝间的青草,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,见并没有同伴注意,急跳了两步,冲到青草面前,一口咬掉,连咀嚼都来不得,直接咽了下去,却浑然不觉危机在一逼近。

        豺狼见机会终于来了,捏手捏脚的靠近,在只有四五米远的地方,猛然间一声咆哮,发足奔跑,一个急跳张开血盆大口,咬住了羚羊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羚羊转身想要逃窜,可脖子处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,就连那根草还卡在喉咙里,没有进入胃肠之中转化为滋润身体的能量。

        羚羊满眼的不甘心,想要动,可浑身却尽是虚弱感。

        一滴泪水从羚羊的眼中滑落,它已不记得上次吃到青草是什么时候了。

        豺狼早就饿极了,张着獠牙的利嘴哪里还会迟疑,近乎用下了自己毕生的精力,终于将羚羊的脖子咬断。

        羚羊放弃了挣扎,变成了豺狼面前丰盛的美味。

        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,豺狼努力回味着鲜血的味道,刚想张口去撕扯面前的食物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正在此时,一个肥胖的身影忽然突兀的出现在豺狼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抢食?

        这是豺狼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,可是,等它看清那个身影的模样时,沾满血污的大嘴竟然裂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如果豺狼是人的话,此时恐怕早就狂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一只硕大的老鼠竟然敢跟我抢食?哈哈,可真是可笑至极。

        就算你长得跟猫一样大,你依旧还是老鼠,没有尖牙利爪,怎么跟我争?

        豺狼决定要惩戒一下面前这只肥胖的老鼠,抬起头来呜呜叫了两声,似乎在:你最好现在就滚,不然让你的下场10∑10∑10∑10∑,m.♂.co□m

        ();跟羚羊一样。

        老鼠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那微笑,竟然比人都要诡异。

        豺狼脑海中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,随即又使劲摇了摇头,告诫自己:错觉,肯定是错觉,只是一只肥胖的大老鼠而已,能把我怎么样?

        可是,刚刚闪过这个念头,大老鼠忽然往上一跳。豺狼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道寒光闪过,永远也不会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老鼠背上背着一个包,看起来怪异无比。

        肥老鼠看了一眼躺在岩石上的豺狼尸体,吧嗒了两下嘴,自言自语道:“豺狼肉太苦了,不好吃,还是试试师父给的这把骨刀吧。”

        边着,肥老鼠从背包里拿出一把跟体形完全不相称的弯刀,将刀尖对准了豺狼的眉心处。

        刀尖轻轻往前一抵,一道细微的鲜血慢慢渗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转眼之间,豺狼的身体竟然剧烈抖动了起来,枯瘦的身体极速的萎缩,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般,不到三分钟,全部被吸进了骨刀之中。

        肥老鼠目瞪口呆,看着眼前的景象,老半天没反应过来,不禁连连叹道:“原来,传竟然是真的,这把骨刀真能吸食血肉之躯啊?”

        连忙将骨刀收好,肥老鼠回身抗起羚羊,飞速的在岩石上奔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羚羊的身形足有肥老鼠四五倍大,可肥老鼠抗起来却丝毫不费力,在崎岖不平的岩石上竟然跟平路漫步一般轻松自在:“回家真好,爷爷的爷爷,我回来啦……”

        肥老鼠当然是花生。

        花生背着羚羊,轻轻松松的在岩石上跳跃,很快就钻进了一处缝隙之后,然后又在百米远的地方钻了出来,似乎非常的兴奋:“嘎嘎,嘎嘎,老鼠就得钻洞,钻洞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啊。”

        一直跑到了祁连山腹心之处,花生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又窄又长的峡谷。

        峡谷只能容纳一人通过,可容纳花生却是绰绰有余。

        花生眯起了眼睛,不停眨巴着眼睛,望向山谷的深处:“嘿嘿,一线天,终于回来,终于回来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一线天,又名一线牵,虽然不算是世外桃源,但也从来没有人踏足过,就连这里土生土长的羚羊跟豺狼都不敢踏进去半步。

        花生人立着往前跑,两只爪子来回倒腾着,直接钻进了峡谷之中。

        峡谷非常长,近乎两三公里。

        花生一直跑到峡谷的尽头,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,竟然是一片空旷之地。

        这片区域足有十几亩,里面丝毫没有外面的冰冷,反而郁郁葱葱,竟然是一片与世隔绝的山谷。

        山谷靠北的山腹边上,一座庙。

        庙宇并不大,自然也没有什么香火。可怪异的是,庙宇前面此时竟然升腾着袅袅的炊烟,似乎有人在作饭。

        花生使劲抽了抽鼻子,嘴都快流出口水来了,嘿嘿一乐,朝着庙宇狂奔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还没靠近庙宇,花生远远就看到一个身穿袈裟的光头蹲在庙宇的门口,架起了一堆柴火,正在烘烤着一只野兔。

        花生眼珠一转,悄悄放下羚羊跟背包,脑袋往下,提溜钻进了土里。

        十几秒后,和尚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脑袋。

        那个脑袋又转了转眼珠,轻轻一笑,猛然间窜进,张开嘴就咬向火架上那只野兔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花生刚刚窜到半空,突然身体一滞,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。

        “七,都肥成这样了,怎么还只想偷吃啊!”

        大手的主人哈哈一笑,用力往回一带,直接将花生肥胖的身躯搂在了怀里。

        “吱吱,吱吱,爷爷的爷爷,您老越来越厉害,竟然还是被您发现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花生将脑袋使劲往大和尚的怀里撞,那模样倒是亲昵无比。

        和尚一把抓过烤的半熟的野兔,自己撕了一口,又送到花生的嘴边:“来来来,七,快尝尝爷爷的爷爷的手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刚完,和尚又皱了皱眉头,晃着脑袋叫道:“不对不对,七,你怎么又叫爷爷的爷爷了,太别扭了,我不是让你叫我九贤吗?”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