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十九章 毁灭缝隙 下
  • 第一千六十九章 毁灭缝隙 下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阴冥之地。

        一个头披红发,眼若铜铃,赤着上身的精壮大汉,正抓住残留在沙土之上的那面写着麻衣神相的旗。

        而在大汉的身边,跟刘浪有过照面的鬼将正一脸恭敬的看着大汉,眼神中满是期待。

        突然,大汉猛然间发出一声嘶吼,手一抖,迅即的收回了手,而手上,赫然被扎了一个眼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道眼很快就恢复如常,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般。

        大汉暴怒,一把拉过身边一个鬼差,连同鬼差的黑马一起,朝着旗就砸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诡异的是,那个鬼差连同黑马竟然嗖的一下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浪见一只鬼差竟然冲了出来,不禁大惊失色,立刻挥舞起手中的无邪鞭,啪的一下抽到了那个鬼差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惨叫,鬼差似乎也反应了过来,立刻甩起手中的铁链,朝着刘浪砸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身随心动,见鬼差似乎比在阴冥之地时碰到的要虚弱很多,猜想他可能还没适应阴气如此稀薄的阳间。

        哪里还敢迟疑,刘浪一挥手,脱口而出:“一重山是一重天,一重天处仙道缠!”

        空气瞬间像是凝固了一般,随着刘浪手腕一摆,猛然间击到了鬼差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鬼差连同黑马同时消散,甚至连最后一声惨叫都没有发生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瞟了刘浪一眼,嘴角微微一勾,赞许的了头,又接连飞出六根竹签,低声喝道:“镇魂旗,起!”

        旗顿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,不一会儿工夫,嗡的一声从盘龙柱上拔起,飘回了提耳道人的手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再次轮圆了胳膊,这次有了经验,三下五除二将偌大的一根盘龙柱击得粉碎。

        阴风消散,天空放晴。

        仅仅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身冷汗。

        阴冥之地。

        2▼2▼2▼2▼,m.□.c@om

        ();红发大汉看着面前的旗消失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本来狰狞的面孔显得愈发恐怖:“哼,边些凡人,倒也有些本事,竟然躲开了我的试探。”

        转身对身后的鬼将道:“去禀告门主,好戏,要开始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个鬼将一拱手,恭恭敬敬道:“是!”

        看着鬼将的身影慢慢消失,红发大汉不禁陷入了沉思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,竟然有凡人能使出我们巫冥门的鬼王诀?而且,他竟然还懂得十重山,奇怪,还真是奇怪。”

        边着,红发大汉的身影也在原地慢慢消失不见,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        火车道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几人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气。

        只有提耳道人盘膝坐在一边,闭目吐纳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提耳道人缓缓睁开眼睛,站起身来,拿着那个布袋,走到刘浪面前,从里面取出一块阴火石,放到刘浪手里,语重心长道:“友,我此番千辛万苦进入阴冥之中,就是去取这阴火石。本来我想用这阴火石助自己渡过天劫,甚至卜算阴冥之事,可如今看来,事情已然明了了很多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茫然的抬起头来,看着手中的阴火石,丝丝阴凉的气息再次传来,调动着体内那丝气息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继续道:“友,虽然天机不可泄露,可这所谓的天机已不复存在,阴阳之间终究难免有一场混乱,而你,也许就是阻止这场混乱的关键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木讷:“道长,您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微微摇头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        我艹,又开始玩深沉了。刚刚还天机不复存在,现在又不可泄露了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似乎已看透了刘浪的想法,指着刘浪手心的那颗阴火石,低声道:“这东西在凡间虽然没有,可阴冥之地并不缺少,你回去研究一下,也许能助你修炼鬼气。”

        “鬼气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鬼气。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不再言语,回身走到吴暖暖身边,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:“你可想好了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,此时被提耳道人打断了思路,看了刘浪一眼,这才回过神来,再次看向提耳道人,重重了道:“师父,如果刘浪真是那可以阻止这场混乱之人,那我甘愿助他一臂之力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好个一臂之力!”提耳道人朗声大笑:“好,很好!”着,一把抓住吴暖暖,脚尖虚地面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还没来得及开口,却见提耳道人跟吴暖暖已经消失在眼前,顿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,不禁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:“一臂之力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句话,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

        百米之外,火车道旁边的一处土坡后面,提耳道人抓着吴暖暖,脸色苍白,大口大口喘着气,跟凤箱一般呼哧呼哧的嘀咕着:“他娘的,装腔作势可真不容易,这瞬间窜出去百余米,可差儿要了我的老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刚才只听到耳边一阵风声,正惊叹于提耳道人的修为如此厉害,突然又听到提耳道人这么,不禁惊奇的瞪大了眼睛:“师父,你、你干嘛要装腔作势啊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老脸一红,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,白了吴暖暖一眼:“从今天开始,你是我麻衣神相的嫡传弟子,以后可不能再向着那个臭子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吴暖暖话,提耳道人突然一脸神秘的道:“嘿嘿,徒弟啊,不是师父跟你吹,如今我已初窥仙道,在这凡俗之中也罕有敌手,不过嘛……咳咳。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嘿嘿一笑,“不过,那个刘浪竟然能使出十重山?真是怪哉,难道他跟当初那个人认识?啧啧,这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,如果没有他关键时刻使出十重山,恐怕我们都得把命丢在阴冥之地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这个提耳道人人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可此时哪里有出世高人的影子?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不觉皱了皱眉头:“师父,什么是十重山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背起手,又咳嗽了两声,掩饰道:“走吧走吧,先坐火车,回昆仑!”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