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十八章 毁灭缝隙 上
  • 第一千六十八章 毁灭缝隙 上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晨曦依旧,刘浪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吴暖暖,在等着吴暖暖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怀不舍,但真正要跟吴暖暖在一起,隐隐又感觉缺少儿什么。如果真在一起,那晓琪呢?清织呢?九妹呢?该以何面目去面对她们啊?

        可是,心中不知不觉中却也对吴暖暖生出了情愫,如果她真的远离燕京,去到昆仑之地修习卜算之术,那还不知多长时间才能见一面,隐隐又有些不舍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心中热切,亲眼见到了吴暖暖对卜算之术的慧根,简直是可遇不可求,如果错过了吴暖暖,恐怕这辈子再也难以见到如此灵动的弟子了。

        天暮心中却是另一番计较。他跟吴暖暖不熟悉,自然也不太在乎吴暖暖是否会去修道,但是,看着三人安然无恙的从阴冥之地出来,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听到三人起那个地方,更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三人,不觉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观察着吴暖暖,心中暗暗琢磨着:你究竟有什么魅力让刘浪不惧生死的冲进那种地方?

        吴暖暖目光也在三人身上打量着,心思百转。

        阴冥之地二人直抒心胸,犹如喉中一根刺一般,吐出来却是舒畅无比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真正要走下去,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知道刘浪的本事,更知道他绝对不会仅仅只局限于这一方天地之间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经历了阴冥一游,吴暖暖的眼界莫名放宽了很多,如果想要真正在一起,以**凡胎恐怕是不行的,唯有不断的修行才能追上刘浪的步伐。

        心中渐渐了然,吴暖暖眉眼间泛起了一丝笑意,上前跪拜在提耳道人面前,诚恳道:“师父在上,请受弟子一拜!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短暂的迟疑之后,立刻大喜,老脸都快拧成一根绳子了,连忙上前扶起吴暖暖,满脸的和颜悦色:“快快请起,快快请起!”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∧≧∧≧∧≧∧≧,m.★.c↘om

        ();

        突然之间,天空中一声惊雷,本来晴朗的早晨变得阴气沉沉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正搀扶着吴暖暖,听到惊雷之后,猛然间抬起头来,本来舒展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,一只手掐算成古怪的手诀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震为雷,出于东方,卯时……”

        脸色大变,提耳道人一把拉起吴暖暖,转头看向刘浪,颤声道:“不好,阴冥之地似乎发现了这处缝隙,我们必须尽快破坏掉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本想再劝一下吴暖暖,可还没来得及张口,却听到提耳道人这话,立刻问道:“道长,怎么破坏掉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不敢怠慢,连忙吩咐道:“天暮,你拿起那只公鸡,将其脑袋砍下来,烧掉鸡头,将鲜血洒在十七根桃木枝上。”

        转头又对刘浪道:“刘浪,你用无邪鞭去抽那两根盘龙柱,用最快的速度把它们击碎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顿时张大了嘴巴:“抽碎?那、那可是水泥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不理会刘浪,又对吴暖暖道:“徒儿,你就守住那面镇魂旗,千万不能被夺了去。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倒是毫不把自己当外人,立刻就改了称呼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眉头轻轻一挑,略一沉吟,似乎也明白了提耳道人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镇魂旗为阵眼所在,一旦被鬼差掌控,阵法不攻自破,而那道缝隙极为可能会变得更不稳定,由此便成为了鬼差自由出于阳间的通道。

        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,那阳间必定生灵涂炭。

    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        阴风大作,情形突然变得异常严峻。

        就连天空中也越来越暗,黑云越压越低,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      天暮抓起那只公鸡,手起刀落,直接将公鸡的脑袋割了下来,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液体,倒在公鸡头上,一把火燃烧了起来,接着又按照提耳道人的吩咐,快速的将鸡脖子里渗出的鲜血洒在桃木枝上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虽然不懂得如此去控制那面旗,但提耳道人让她来做,自然有他的深意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也没多问,快步走到镇魂旗面前,刚看了一眼镇魂旗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诡异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只见一只手正抓住镇魂旗,似乎在费力的往外拔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        两根倒塌的盘龙柱突然发出一声轰鸣,竟然在一往上直了起来,似乎想要再次复原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也顾不得太多,连忙冲上前,举起手中的无邪鞭啪的一下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声音好似抽在纸板上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面露古怪,仔细一看,却见刚才抽的地方竟然真的碎开了,出现了一大道缺口。

        无邪鞭本就是阴司之物,对鬼魅阴邪的东西都有克制之法。

        而这盘龙柱是阴阳缝隙摩擦形成的,聚合了阴阳之气,更是贯通阴阳的法门。

        如果将盘龙柱破坏掉,那阴阳间的缝隙自然会关闭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多管齐下,却是安排的极为周详。

        一鞭子下去,刘浪隐隐也猜出了盘龙柱的来历,不禁来了精神,轮圆了胳膊一鞭鞭的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阴风呼啸,盘龙柱复原的速度越来越快,眼见就要再次恢复完好无损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可刘浪刚刚将一根盘龙柱抽碎,再回头时,另一根已然复原。

        “道长,不好,我快挡不住镇魂旗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只肉眼可见的手诡异的出现在了镇魂旗上,正一将旗拔出来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微微蹙了蹙眉头,猛然间一挥手,一根竹签从提耳道人的手心飞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麻衣七签!”

        噗!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,那根竹签竟然直直的扎进那只凭空出现的手上。

        呜呜!

        一声怪叫,那只手猛然间抖动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正在此时,已经复原的那根盘龙柱忽然发出了呜呜的声音,甚至一声马嘶炸空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只听一道杀罚之声爆喝而起:“冲!”

        一个胯下高头大马的鬼差从盘龙柱里当先冲了出来,直冲向挥舞着无邪鞭的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抬眼一瞧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那鬼差,竟然正是之前在阴冥之地看到的鬼差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们怎么能跑出来呢?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