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六十七章 缺个真传弟子
  • 第一千六十七章 缺个真传弟子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吴暖暖将爱深深藏在心底,可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异变。

        进入阴冥之后,吴暖暖整个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心中只有一个念想:再次碰到刘浪的时候,一直要出来,一定!

        结果,吴暖暖没想到,刘浪竟然会冲入阴冥之中,将自己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心中兴奋异常。

        原来,他还是在乎我的。

        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普照着大地,那只本来被旗贯穿全身的公鸡突然间发出一声长鸣:喔……

        像是瞬间将所有的梦都惊醒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喜悦,悲伤,劫后余生,胆战心惊……

        所有复杂的心情混杂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天暮怔怔的看着刘浪跟吴暖暖拥抱在一起,不自觉的摸出一根烟来,手却微微颤抖了起来,了好几次才将打火机的火苗对准了烟头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将背上的布袋紧了紧,环顾了一下左右,放在地上,缓步走到刘浪跟吴暖暖面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吴暖暖终于意识到不妥,连忙放开彼此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,好险!”刘浪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这神经通路,可真是够长的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却是低下了头,双颊泛起红晕,娇羞无比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看了看刘浪,再次将目光盯向吴暖暖,老嘴张了又张,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齿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        三人同共进入阴冥之地,共同经历了生死,彼此间的关系在不经意间加深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刘浪因为麻衣派那几个弟子的事,心中对提耳道人一直存着警惕,可经历过这件事,却也放下心来。

        “道长,您有什么话就吧。”刘浪咧嘴一笑,像是拨开了云雾一般,放晴了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又看了看刘浪,似乎还有些局促,低声问吴暖暖:“咳咳,你叫吴暖暖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一怔,狐疑的抬起头来,轻轻了头。

        +∽+∽+∽+∽,m.∧.co∞m

        ();“额,是这样的,我是提耳道人,人称麻衣神相,精通卜算风水。在阴冥之地时,你、你是不是通过一定的卜算之术找到地下可以躲避那些阴火的袭击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结结巴巴,那模样倒是极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好奇,被提耳道人提起来,也立刻问道:“对啊,吴警官,你是怎么知道那些沙土可以躲避阴火的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闻言,目光直直的扫了刘浪一眼,忽然幽幽的道:“吴警官?我、我有名字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刘浪顿时愕然。

        之前叫人家名字,吴暖暖冰冷无比,不让自己叫,难道此时……

        一想起在阴冥之地的话,刘浪一咬牙,暗暗骂了自己一句:哼,男子汉大丈夫,怎么又扭扭捏捏的!

        “咳咳,暖暖,我也很奇怪,你怎么知道那些沙土可以躲避阴火的啊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听刘**自己的名字,嘴角露出一丝喜色,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,这才转过头去,对提耳道人道:“道长,我也不知道,可是,在火车出事前一秒钟,我仿佛看到了漫天的大火,而当那种情景真的出现之后,我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我,火生土,亦能灭于土。”

        “火生土,亦能灭于土?”提耳道人闻言,跟着嘀咕了一句,面露古怪之色。

        忽然之间,提耳道人似是明白了什么般,顿时一脸的恍然,惊喜的叫道:“五行之法,相生相克,可根本不存在必生必克之物。火能生土,但如果土势大于火,那自然也能将火扑灭。所以,你就根据这句话,试探着钻进了沙土之下,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看着提耳道人突然如此兴奋,刘浪不禁也有些莫名其妙,忍不住问道:“可是,那些沙土很奇怪啊,为什么在我们周围的时候是流动的,而其他地方不是啊?”

        一直在一旁不吭声的天暮突然出言问道:“什么?难道你们进去的阴冥之地,是一片荒漠?叫做阴火流沙境的地方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跟吴暖暖同时疑惑不已,异口同时的问道:”什么阴火流沙境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一拍脑门:“怪不得啊,因为我们是**凡胎,反而能穿越那些沙土,而阴魂却无法穿越那些沙土,原来这就是阴火流沙境啊。”

        着,提耳道人不自觉的看了天暮一眼,暗暗感叹道:看来,这诡案组的力量倒还是真是厉害,竟然连这种东西都知道。

        言毕之后,提耳道人反而愈加兴奋,看向吴暖暖目光都带着热火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也愈加奇怪,轻轻皱了皱眉头问道:“道长,您、您认识暖暖?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被刘浪一问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,老脸竟然有些羞红,嘿嘿一笑道:“友,不瞒你,虽然我被人称为麻衣神相,也自恃卜算之能天下无双。可是,我却从来没有一个得意弟子,今天看到暖暖,心里、心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提耳道人完,刘浪立刻瞪大了眼睛,惊奇的叫道:“什么,难道你想叫暖暖为弟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已活了这大把年纪了,修为在这俗世中虽然也还算可以,可对麻衣派卜算之术始终后继无人,就算、就算有一天我真能参悟仙道,可却也会遗憾不已……”

    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在看到吴暖暖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,吴暖暖是天生学习卜算之术的料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已接近仙道的提耳道人才会如此热切的盯着吴暖暖,那举动反而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一般,生怕吴暖暖会拒绝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闻言,不禁抿了抿嘴,目光闪烁不已,双手抱拳:“道长,我、我只是一个刑警……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连忙摆手制止,连声道:“不急不急,你什么时候答应都可以。只要我还活一天,我麻衣神相真传弟子的位置永远给你留着。”

        提耳道人生怕吴暖暖会拒绝,却是老脸一横,索性来个缓兵之计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也不觉皱了皱眉头,张了张嘴,想要替吴暖暖拒绝,可始终还是没有出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在刘浪心中却有些别扭,人家一个警花,跟着你上昆仑学道?嘿嘿,你这个老家伙都这么大年纪了,还收个女弟子,还真是花花心思不呢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却不明白,像提耳道人这种已隐约触摸到仙道之人,对传世之法的看重远远高过其它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