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四十八章 双生,双死
  • 第一千四十八章 双生,双死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霎时间,曹星中空洞的腹部竟然开始有鲜血渗出,而刘浪手中握的骨刀竟然似是发出了阵阵蜂鸣之声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张狂的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,骨刀与我相依为命数年有余,已如我的血肉联系在一起,你想这么容易就从我手中夺走,哪里有这么容易!”

        刘浪紧紧握着骨刀,可骨刀还是有一种脱手而出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哼,没想到,双生术竟然还有这种功效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哼一声,手上用力,却是将骨刀握得死死的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狞笑着,腹部的鲜血狂涌而去,可并没有流出半滴,而像是一道道红丝一般缓缓飘向骨刀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从未见过如此异景,同样心惊不已,左手手心一蜷,随即一扬,高声喝道:“巫道至医!”

        一道淡黄色薄雾迅疾飘出,形成一道道丝线缠绕向曹星中。

        既然你还活着,魂魄肯定寄居于体内,那我就将你魂魄抽出来,看你还有多少本事。

        此时刘浪反而有种调戏的心态在里面。

        虽然感觉到曹星中狰狞无比,可却对自己没有半分杀伤力。

        那把骨刀虽有脱手而出之感,但被自己大力镇压之下,竟然安静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取而代之的是,曹星中的身体竟然因了骨刀的吸引,在一朝着刘浪靠近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,他根本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异变,更是惊恐万分,大叫道:“骨刀,回来,快给我回来!”

        曹星中两只手死死的抓住腹部的皮肤,近乎要将自己的腹部完全扯开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曹星中的样子,反而也明白了。

        骨刀虽然跟曹星中相处了数年,而且彼此间也有了相互的感应。

        可曹星中仅仅是将骨刀当成了炼制双生术的辅助,却根本没有产生真正意义的感情,更不存在滴血认器之。

        刘浪自从收了无邪鞭之后,曾经滴血认器,自然也知晓其中一儿。

        $∝$∝$∝$∝,m.★.co≡m虽然不是很明确,但至少彼此间会有那么一丝感应。

        就像刚才无邪鞭发出的那声清脆的断裂声,虽然是断裂,可刘浪明显感觉出无邪鞭有种欣喜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将手一拢,阴声笑道:“哼,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!”

        口中念道:“收!”

        笼罩在曹星中身上的淡黄烟雾猛然间钻进了曹星中的体内,然后又飞速的钻了出来,朝着刘浪就飘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举起左手,那些淡黄色烟雾缓缓钻进了刘浪的手心。

        刘浪冷冷的一笑,低头看了左手手心一眼,再抬头时,曹星中脸上依旧还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,可是,却没了半分生气。

        扑通!

        一具没有魂魄的尸体重重摔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临死也没想过,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一笑:“这次,没抓到鬼魅之物,倒是收了一具魂魄。嘿嘿,这具魂魄经由骨刀淬炼,似乎比一般的厉鬼也还要厉害很多呢?”

        骨刀之强,岂非曹星中所能操纵的?

        恐怕真正知道骨刀妙用的人,会对曹星中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,骂他暴殄天物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看似在利用骨刀修习双生术,岂知骨刀也是在利用曹星中?

        惋惜的看了一眼死掉的曹星中,刘浪将骨刀往腰间一别,正想拿出手机让刑警大队的人来处理一下曹星中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骨刀当的一声碰到了无邪鞭。

        无邪鞭却又突兀的发出了一声脆响,跟刚才一般无二。

    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又将骨刀抽出,无邪鞭再次恢复安静。

        旅馆内,一直焦躁不安等着曹星中回来的王烟,突然心下一沉,面色瞬间苍白无比:“什么,星中,他、他死了?”

        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,王烟的表情旋即变成了惊恐。

        曹星中一死,那自己肯定也活不多久了。

        双生术,双生双死。

        眼神中闪过一丝绝望,可随即又变成了狠毒:“谁,谁杀了星中?”

        心中完全被愤怒占据的王烟,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连忙走到窗边一看,王烟顿时大惊失色,也顾不得那般多了,直接打开窗户,纵身一跃,直接翻跳而下,趁着刑警闯入之前,逃遁而去。

        王烟一路狂奔,凭着双生术之间残存的感应,很快就找到了西条路。

        王烟来到西条路时,正看到刘浪一手拿着骨刀,一脸疑惑的模样,登时气得七窍生烟,可又不敢上前,只好银牙狠咬,躲在暗处怒目而视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无邪鞭子跟骨刀只要一触碰就会有反应,心下大惊,却是再也不敢将骨刀插进腰际了。

        一只手拿着骨刀,另一只手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后,刘浪便离开了现场,准备去找施天极要抓鬼费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刚刚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刘浪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了吱吱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扭头一看,却见一个井盖被半掀,里面露出了半个脑袋,不是老鼠精花生,又是何人?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喜:“花生,你回来了?”

        花生连连头:“师父,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。”

        左右看了看,见周围的行人并没有注意到花生,刘浪连忙低声道:“回花圈店。”

        再也没心思去要那儿抓鬼费了,刘浪此时更担心赵二胆跟千叶。

        一路狂奔回到了花圈店,刘浪直接钻了进去,还没看见花生就扯着嗓子叫道:“花生,出来,快出来,你找到他们了吗?”

        花生刺溜一下从地下冒了出来,贼溜溜的眼嘀哩骨碌转了两圈,一眼就盯在了刘浪手里的骨刀之上。

        “啊?师父,这、这是传中的骨刀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偏头看了骨刀一眼,不禁也有些惊奇:“怎么,你认识?”

        “认识,当然认识了。打起我爷爷的爷爷就跟我过这骨刀呢,可绝对是个好东西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花生吧嗒了一下嘴,眼睛里露出眼慕之色。

        此时,西条路上,王烟见刘浪已走了,这才战战兢兢的从暗处走了出来,来到曹星中尸体旁边。

        悲从中来,王烟痛苦不已,抱起曹星中的尸体,大声哭泣了起来:“星中,你、你怎么就死了呢?你、你死了,可让我怎么活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起了一阵旋风。

        阴云陡然密布,黑压压一片,像是要下雨了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