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四十一章 非凡人所及
  • 第一千四十一章 非凡人所及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nt_up();

        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!

        却说刘浪在西条路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,依旧没有见到再回头客栈出现。知道它再也不会出现了,只得回到花圈店,闷头倒在床上,脑海中不断的琢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牛大壮死前说的话太重要,而巫阴术的厉害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xiàng。

        再联想到颜白奴那轻轻的一掌,刘浪越发肯定,颜白奴极有可能根本不是阳间存在的角色。

        这种东西其实很容易理解,刘浪结合自己一想就能想通了。

        乱神术是黑巫教的无上宝典,可在碰到鬼王诀之后,却变得平淡无奇。

        鬼王诀显然不是阳间应该存在的法术,而如今萧书娘所用的巫阴术,显然也不是黑巫教中的巫阴术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,真有什么人掺和到阳间来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又试了几次鬼王诀。

        除了愈加清晰的感受到体内那股微弱的气息之外,却是再也无法进展。

        索性拿出爷爷留下的笔记,直接翻看到最后。

        “十重山……”

        想起之前差点死在这种功法之下,刘浪还心有余悸,可如果真要面对颜白奴那种角色,恐怕如今的鬼王诀根本不够使的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富guì险中求,看来我是安稳太久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一咬牙,刘浪再次凝视着那十四个字,闭上眼睛,脑海中盘桓着道道箴言:一重山是一重关,一重关处道仙缠……

        眼前的景象陡然变幻。

        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,刘浪早就有了心里准备,并没有多少慌乱。

        只见自己仿佛站在一座高山之上,凌厉的风刀呼啸而至,一片片切割在脸上,刺痛着刘浪的血肉。

        眨眼之间,脸上身上已出现了片片伤痕,鲜血渗出,很快浸染了全身。

        刘浪强忍着悲痛,大声喝道:“鬼王诀第三重,巫道至医!”

        旋风无根而起,从刘浪的左手手心飞速的钻出。

        道道淡黄色烟雾一层一层缠绕,将刘浪包裹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那片片刀风刺啦刺啦划破淡黄烟雾,疯狂的往刘浪身上钻。

        刘浪咬紧牙关,额头很快渗出汗来,眼见刀风就欲割破鬼王诀所形成的屏障之时,猛然间往上一窜,大声喝道:“一重山,鬼神缠,万千锋芒靠边站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掌挥出,一道淡黄光芒陡然在左手手心膨胀,形成一面无形之墙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刀风之势撞击着无形之墙,发出剧烈的震动,却是一丝不透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喜,连忙再次运起鬼王诀。

        身体内那丝芝麻粒般大小的东西忽然间也跟着游走于全身,像是一只急速爬动的蚂蚁一般,从刘浪的脚心窜到手心,而每穿过一道风刀,那粒小东西都会及时出现,将风刀之力吞噬。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完全陷入这种感觉之中,不一会儿身上的伤痕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恢复。

        而在卧室里,刘浪此时盘膝而坐,口目紧闭,好似入定的老僧一般,偶尔皱皱眉头,两手不时呈现出一种古怪的形状,然hòu又飞速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风刀陡停,无形之墙忽然被一股大力击得粉碎。

        刘浪身体好似断了线的纸鸢一般,嗖的一下飞了起来,重重的摔在山顶之上。

        浑身上下仿佛散了架子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一道洪亮的声音破空钻进了刘浪的耳朵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猛然间低头,山势陡峭,其余的小山虽然绵延不断,却似是蚂蚁般渺小,自己所处的位置赫然在绝顶之处。

        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疑惑,嘴中念念有词。

        可话音刚落,忽然感觉自己脚下剧烈的震荡了起来,轰隆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脚下突然一空,整座大山瞬间坍陷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尖叫,刘浪猛得睁开眼睛,早已是大汗淋淋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低下头,看向自己的手掌,一道清晰的伤口。

        就在最后的一刹那,刘浪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了控制身体下坠,一把抓住了一块尖石,而手心也同时被划破了一道口子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难道根本不是幻境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着手心依旧还在冒着鲜血,连忙下床找了一块布包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十重山到底是什么古怪的东西?爷爷为什么会留下这种东西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怔怔的看着笔记,心中却似是翻江倒海一般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刘浪根本不知道,自己已是天fù异禀,在当初爷爷记下这十重山的一重山时,连这种幻境都进不去。

        十重山之玄妙,恐怕真非凡人所能理解的。

        手心的伤口传来阵阵剧痛,刘浪索性扯掉包扎的布,想用清水清洗一番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正在此时,体内那股明显的气息再次涌动了起来,飞速的钻到手心。

        更让刘浪感到吃惊的是,伤口竟然自行愈合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手心中冷热相互撞击,带来无尽的惬意。

        不到十分钟,伤口完全愈合,犹如新生般看不出半点痕迹,而那丝芝麻粒大的气息却也像是变大了一般,隐隐有黄豆粒般大小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、这究jìng是什么鬼东西?为何这么神奇?”

        伤口愈合之后,那丝气息再次消失,刘浪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,竟然再也找不到那丝气息的痕迹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哎,这自己摸索真是费劲,我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像文盲啊?”

        看了看时间,不知不觉已是凌晨四点多钟了。

        轻轻皱起了眉头,刘浪不禁犹豫了起来:“难道真的要去龙虎山吗?”

        夜色笼罩之下,燕京市的大街上人少车稀。

        一位身穿淡紫道袍、年约十七八岁的女孩正茫然四顾,满脸忧伤的看着这繁华的都市。

        路灯将人影拉得很长,偶尔有几辆车呼啸而过,传来了阵阵调笑声。

        “喂,小妞,大晚上打扮个道士的模yàng,在玩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小妞,看你长得这么漂亮,要不要陪哥哥们玩玩啊?”

        调戏之声不绝于耳。

        女孩浑然不觉,依旧直直的往前行走。

        偶尔有停下车来动手动脚的,却一脚被女孩踹倒在地,却是再也不敢了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、你在哪里?步师兄不要我了,我要找到你问个明白,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        女孩喃喃自语,突然发现,在这个城市里竟然比在山上还要不知所措。

        迎面一道靓丽的身影越靠越近:“小姑娘,大晚上你在这里干嘛啊?”

        女孩抬起头来,心头一动:“这位姐姐,我想找人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        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