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十七章 咎由自取
  • 第一千三十七章 咎由自取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自从换了新台长,尚化眉可谓是平步青云,从一个的职员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坐到了副台长的位置上。

        这其中的缘由自然不用多言,甚至在其它员工的眼里,尚化眉都成了恐怖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摇身一变的尚化眉不但政策高压,而且一言不和就会将人开除,癖性之怪异完全跟换了一个人般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在台长面前,尚化眉却是一个温柔可爱又乖巧的猫咪。

        坐在办公桌前的果然是尚化眉。

        尚化眉听到闫肃的声音,这才缓缓转过头来,一看到吴暖暖,连忙站起来,满脸堆笑道:“哟,这不是吴警官吗?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此时衣带不解,可身上的衣服却极为宽松,胸前的饱满一起一伏,恨不得夺衣而出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不禁轻轻皱了皱眉头,心中却暗暗琢磨了起来:“刘浪这俩人有关系?这完全是个荡妇啊?”

        毫无表情的冲着尚化眉了头,吴暖暖问道:“我有事要问你,请问你现在方便吗?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伸手轻轻拍了拍闫肃的肩膀,毫不掩饰的娇声道:“台长,还有事要商量吗?”

        闫肃脸皮一跳,跟被踩了尾巴似的连忙后退了两步,连连摆手道:“没、没事了,尚副台长,既然警官找你有事,那你就先去忙吧。”

        着,脸上却尽是不自然的笑,抬起手来,轻轻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。

        尚化眉哦了一声,屁股一扭,对吴暖暖道:“吴警官,那我们去办公室吧。”

        两个女人来到副台长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在进入副台长办公室后,条件反应般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。

        这哪里是办公室的模样啊?简直就是一处灯红酒绿的红灯屋。不但光线昏红,而且墙上还挂着很多大尺度的照片,靠墙的位置还有一张铺着暖色床单的大床。

        饶是吴暖暖见过识广,此时也不禁眉头紧蹙,声音愈发冰冷,不等尚化眉发问,开门27272727,m.¤.c≡om

        ();见山道:“尚化眉,我今天来一是想告诉你一件事,二是有问题要问你。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道:“哦?不知吴警官有何指教?”

        “牛大壮出事了。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闻言一怔,脸皮急跳了两下,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,轻声笑道:“嘻嘻,吴警官,牛大壮出事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您、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着,尚化眉却是转过身,拿起一个杯子走到饮水机前,作接水状又道:“吴警官,您如果没有别的事,台里还很忙呢。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却是下了逐客令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反而明白了刘浪让自己来的意思,看来,尚化眉跟牛大壮的关系的确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没有理会尚化眉的异样,吴暖暖继续道:“据我观察,牛大壮可能活不了多久了,如果你知道些什么,最好告诉我们,我们好早做准备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水杯落地,甩成数半。

        尚化眉难以置信的转过头来,盯着吴暖暖,再也难以掩饰心中的惊恐,颤声问道:“吴、吴警官,你、你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依旧不动声色道:“你知道什么,最好告诉我们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、我只知道他让我带着笛尽快离开这里,而、而且他、他的身上有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猛然间双眼一眯,见尚化眉神色慌张,却是往前一步,急问道:“有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面色惨然,自嘲般笑了笑:“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利用自己想利用的所有男人,可是,等我闻到他身上散发着那淡淡的女人香气时,我的心突然沉到了谷地,他、他的身边肯定有别的女人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双手掩面痛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任凭这个女人再心计之重,却没想到跟牛大壮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,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牛大壮,那最初想利用牛大壮的心思却也慢慢变淡了。

        甚至在牛大壮消失的这几天,尚化眉整个人失魂落魄、四处打听,却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        而那天凌晨,牛大壮突然给自己打电话,约自己见面,本来悬着的心竟然莫名激动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见到牛大壮之后,却听到牛大壮让自己离开燕京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任你千娇百媚,任你巧笑俨然,任你足音暗响,这一切的一切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        从那条巷子离开之后,尚化眉便跟疯了一样纠缠着闫肃,不知是真的**,还仅仅只是为了发泄。

        “他、他怎么了?为什么会活不久了?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终于抬起头来,脸上的浓妆已被冲散,显然恐怖瘆人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看了尚化眉一眼,却是生起莫名的怜悯来,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自己爱而不敢言,与其得到之后还要失去,干嘛非要得到呢?

        吴暖暖轻轻叹了一口气,又问了一句:“他还有别的女人?”

        女人的直觉往往非常的恐怖。

        看到尚化眉重重了头之后,吴暖暖知道再也问不出其它了,却是转身,快步离开了广电大厦。

        谁也没有权力去决定别人的选择,就算你生活作风再有问题,只要不犯事,一切的结果终会咎由自取。

        尚化眉泪流满面,坐在地上怔怔的发着呆,看着不像办公室的办公室,不禁扪心自问:自己不惜所有,借助男人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,到底得到了什么?值,还是不值?

        出了广电大厦之后,吴暖暖立刻拿出手机,给刘浪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      许久之后,刘浪才接起手机。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阵阵嘈杂的喧嚣之声,只听刘浪急声叫道:“吴警官,牛大壮出事了,你快回来吧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闻言,心里咯噔一下,忙问道:“大壮他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沉默了片刻,声音却是沉重无比:“你还是回来看看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刑警大队。

        整个办公室此时已乱成了一团,而牛大壮像是疯了一样,见人就咬,见人就扑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们,将你们全杀了!”

        牛大壮双眼赤红,好似一只疯狂的野兽一般,凶神恶煞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