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三十三章 黑棺之下
  • 第一千三十三章 黑棺之下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嘎吱嘎吱……”

        空荡荡的墓洞之中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木头断裂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一直跪在地上的马有才忽然抬起头来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黑棺,双眼瞪得滚圆。

        声音正是从黑棺中发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刚才之前,马有才的内心完全被悲伤占据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听到黑棺出发出的这种声音,马有才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同时身后脊背生凉。

        声音颤抖了起来:“大哥,是、是你吗?”

        回应马有才的依旧是嘎吱嘎吱的声响,而那具足有百余斤的厚重黑棺却也轻微的晃动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顿时头皮像是炸开了一般,嗖的一下站了起来,直勾勾的盯着黑棺:“大哥,你、你不是死了吗?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求、求你不要怪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当初马有才的确利欲熏心,想借助马有德之力发展壮大自己的奔腾建业。

        毕竟血肉相连,后来马有德死后,马有才也悲伤了一段时间,也曾想过回来祭拜一下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自从离开石窟村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      这次丧子之痛彻底将他击溃,虽然他也知道马小帅咎由自取。

        可毕竟身为父亲,总希望自己的儿子有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嘎吱嘎吱的声音越来越响,黑棺晃动的也愈加剧烈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墓洞也晃动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开始时马有才以为是马有德在作祟,可这时却仿佛地震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马有才颤巍巍的站起身来,大着胆子朝着黑棺走去。

        黑棺棺盖并没有被封死,可依旧厚重无比。

        这些日子马有才茶饭不思,虽然撑到了现在,却早已是强弩之末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一步步靠近黑棺,伸出枯瘦如柴的双手,刚一碰到黑棺的棺盖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那几十斤重的棺盖突然滑落,嘭的一声巨响撞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吓得一怔,抬头一看,却见黑棺竟然倾斜了。

        棺盖并没有钉死,此时黑棺一斜,直接将棺盖滑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的神经立刻绷紧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虽然希望马小帅再活过来,可是,真正在生死关头,人的求生本能还是让马有才心生退意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真、真的是你吗?”

        马有才双腿打起了哆嗦,刚想往后退,脚下却是一软,扑通一下坐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黑棺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,像是棺体直接断裂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本来倾斜的黑棺竟然在一点点下陷,下沉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哪里见过这种情景,早就吓得三魂去了两魂,虽然脚不能动,可双手却是费力的往后扒着,想要逃出这个墓洞。

        墓洞震动的越来越厉害,可是,除了黑棺之下,其它的地方竟然完全没有塌陷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黑棺越沉越低,很快就只有一半露在了外面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大气不敢喘一口,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锁住了一般,想爬却全然爬不动。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黑棺完全下陷,在马有才面前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黑棺像是撞到了什么硬物上一般,传来了咔嚓咔嚓的碎裂声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来得快也去得快。

        不到一分钟,整个墓洞再次恢复了安静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恍惚中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发软的手脚也慢慢恢复了知觉。

        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马有才慢慢爬到黑棺下沉的地方,往下一看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马有才尖叫一声,却似是用尽了毕生之力一般。

        手脚伸直,眼若铜铃,刹那间,马有才仰头翻身,张大了嘴巴,就连那表情还凝固在最后惊恐的一刹那。

        身体僵硬,竟然活活被吓死了。

        在黑棺陷下的百米位置,一块好似镜子般光滑的巨大冰块。

        冰块上散落着破碎的黑棺和一具白森森的人骨。除此之外,竟然再无他物。

        冰块绵延数里,晶莹剔透。

        人骨不是别人,正是马有德。

        只是此时马有德的骸骨已没了半丝血肉,就连衣服都消失的一干二净,白森森的骨头正在一点点冒着白烟,像是升腾的水气一般慢慢挥发。

        骸骨慢慢坐起,两只手举过头顶,下颚骨像是求助般一张一合。

        马有才正是看到骸骨坐起,加上身体虚弱,却是一命归西了。

        骸骨身上的白烟越冒越盛,而身下的冰块竟然像是一点点将它包裹一般慢慢吞噬着。

        “呜、呜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骸骨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,眼中突然闪过一丝萤火。

        刹那之后,冰块同时收缩,瞬间将骸骨拉入其中。

        那些散落的黑棺碎屑竟然也完全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如镜的冰面再次恢复了平静,上面一尘不染。

        石窟村村头新盖的茅屋之内,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颤巍巍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面朝墓洞的方向发着呆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口,喘着粗气急促道:“大娘,墓洞那边,似乎出事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老者缓缓站了起来,摸索着拿起床边的一根拐杖,颤巍巍的走到门口,打开门。

        光线顿时照在老者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这位老者竟然是马大娘,马有德的老婆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耳聋目瞎,在马有德死后便一直住在石窟村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似乎是有所感应一般,伸出干枯的手摸在王小虎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嘴巴一张一合,急急的又喊道:“大娘,墓洞那边好像出事了。”

        马大娘惨淡的一笑,像是看透了一切般,声音沙哑道:“该发生的终究还是要发生了,他也许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了吧?”

        缓缓闭上了眼睛,似是非常欣慰。

        马大娘像是累极了一般,身体慢慢依靠在门上,有气无力的往下滑落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见此大急,上前扶住马大娘,大声喊道:“大娘,大娘,你、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马大娘嘴角一直挂着微笑,抚摸着王小虎的脸颊,似是无比的满足:“小虎,将我跟他葬在一起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抚摸在王小虎脸上的手慢慢耷拉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王小虎大惊,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,慢慢将马大娘扶平躺在地上,试了试鼻息,脸皮急跳了两下,长长叹了一口气,满是悲伤的自语道:“难道,大娘说的都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...

    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