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一千零九章 什么是众生
  • 第一千零九章 什么是众生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武当山十余里外的一个小镇。

        一个帅气的男子在前面匆匆而行,其后面一个泪汪汪的可爱女孩,亦步亦趋的追着。

        男子每走一步,女孩就会追上一步。

        男子停一步,女孩就会低下头停住。

        小镇似乎正在赶集,人来人往倒也繁华。

        因为小镇离武当山并不远,也受道教熏陶,偶尔也会有身着道袍的道士出现。

        俩人一看到道士,立刻就会低下头,悄悄的躲到一边,像是生怕被人看见般。

        终于,男子似乎再也没了耐性,直接拐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里。

        “师妹,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?”

        女孩泪眼朦胧,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,怔怔的盯着男子,哽咽道:“师兄,你真忍心扔下我不管吗?”

        男子闻言,轻轻叹了一口气,脸上无尽的落寞无奈:“师妹,我步知非如今已是废人一个,身上的道术全部没有了,根本保护不了你啊。”

        男子赫然是刚刚将安可希救下山的步知非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自从散尽身上的六魄,变成了八魄之人后,竟然没了半分修为,连五鬼教他的引雷术也丢得一干二净。

        如今的步知非,除了炼丹术之外,竟然再也没有可以倚仗的东西了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之前仗着安玉桥的威势,在武当自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惯了一身的骄慢大小姐脾气。

        可如今,安可希仿佛从天堂落入了地狱,一时难以接受,更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是安可希唯一可以信任依靠的人了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使劲摇着头,抿嘴盯着步知非,“师兄,你不能保护我,我可以保护你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师妹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不能带着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你真的狠心这么让我一个人走吗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追着步知非,死也不肯独自离去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虽然没了修为,可心中却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死时留下了太多的疑团,他必须要找到答案。

        而且要证明自己是否真的是安玉桥的儿子,就必须要弄清楚安可希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,究竟是哪里来的?

        这些话,步知非自然不能跟安可希说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步知非的脑海中有着数十道丹方,自己更是迫切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炼炼这些丹药试试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咬了咬牙,狠心道:“可希,如果我说,安玉桥想要杀我,你会怎么想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一怔,没想到步知非突然会冒出这句话来,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继续说道:“你还记得在茅山时我变成那副疯魔的模样吗?”

        安可希木讷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道:“那全是拜安玉桥所赐,所以,如今他死了我心里非常高兴。而你是他的女儿,你让我怎么面对你?说,你告诉我啊!”

        步知非说着,声音变得激动了起来,嗓门也越来越高,身体微微颤抖,近乎癫狂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看着步知非的样子,眼泪奔涌而出,再也止不住大声叫道:“不!师兄,你、你骗人!你骗人!爹爹是好人,他怎么会害你?你骗人!”

        步知非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可希,他原本就是黑巫教的人,根本不是道门中人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步知非恶狠狠瞪了安可希一眼,嘴角不停的抽搐着:“可希,安玉桥死有余辜,那刘浪杀他是替天行道!哼,你不要再跟着我了!”

        说完,拂袖一甩,大步朝着远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安可希泪如雨下,看着步知非的背影,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。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爹爹怎么可能是坏人?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柔弱的小拳头紧紧握了起来,银牙也轻轻咬紧,“刘浪?不,师兄,你肯定骗我,我要去找刘浪问清楚!”

        转过身,背对着步知非,安可希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走去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走出去百余步后,见安可希依旧没有追来,再也止不住流下泪来,喃喃道:“可希,我也不想接受这个现实,可是,如果你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女儿,你是不是会更痛苦?”

        使劲擦了一把眼泪,步知非看着人来人往的闹市,不觉有种恍惚之感。

        武当山是肯定不能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既然要查出真相,自然不能单凭一身蛮力。

        况且如今已跟柔弱的书生差不多,恐怕连蛮力都没有了。

        炼丹,必须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炼丹。

        步知非略一纠结,心中已有了打算。

        既然武当回不去,那就去其它灵气浓郁的道家门派。

        仔细斟酌了一番,步知非抬脚朝着茅山而去。

        天下道法出茅山,而茅山绵延千里,洞穴山林数不胜数,自然也是最适合隐蔽修炼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心意已定,步知非再也不迟疑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燕荡山。

        诡案组基地。

        走廊的尽头是一件宽敞的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办公室墙壁上一副龙飞凤舞的画卷。

        画上字迹刚劲有力,一气呵成,让人一看不禁肃然起敬。

        上书二十八个大字:无边众生誓愿杀,无尽烦恼誓愿伐,无量佛门誓愿灭,无上佛道誓愿绝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跟九让站在字画之前,凝视不语。

        九让面带微笑,指着字画说道:“刘浪,这是我师父留下来的,也是我们诡案组上任组长留下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字画,嘴角微微一动,忽然转身,朝着九让双手合十道:“组长,请助我送风越四鬼去阴间。”

        九让见刘浪如此执着,却是口诵佛号,“这无边众生是除了人类之外的妖孽鬼魅,那老杨头说有人魂魄之力非常强,我本以为是何种鬼魅之物。可没想到,竟然是你?呵呵,好、真好!”

        九让转身出了办公室,声音远远的传来:“你带四鬼跟我来,我渡他们去阴司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怔怔的发呆,脑海中正咀嚼着九让突然说这话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众生,难道不仅仅是众生,也分个三六九等吗?

    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对鬼魅妖邪使尽各种手段都不为过。

        就算对老杨头使出诡计又算得了什么?

        在九让的面前,出家人不打诳语恐怕也仅仅只是对他口中的众生而言吧?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间明白了,这个诡案组有着一种执念。

        只要自己是人类,就算魂魄再厉害,也不会成为诡案组猎杀的对象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兰花跟风越四鬼……

        哎……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,收起自己复杂的心情,带上风越四鬼,快步跟着九让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