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九十九章 阴气很重
  • 第九百九十九章 阴气很重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看到小洋楼的第一眼并没有感觉出什么,可是,刚刚往前靠近一点儿,忽然又止住了脚步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        “奇怪?怎么会这么奇怪呢?”

        扭头看着吴暖暖一眼,刘浪神色有些凝重:“吴警官,要不,你先在外面帮我看着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,难道我会成你的累赘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冷冷的瞟了刘浪一眼,提步朝着小洋楼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喂,吴警官,危险!”

        刘浪抬了抬手,看着吴暖暖的背影,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嘀咕道:“怎么这么任性啊!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猛得回过头,“你走不走?”

        “走、走走走,当然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天空中月光皎洁,将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急跑两步赶上吴暖暖,低声提醒道:“吴警官,我感觉不太动劲,我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忽然收声,面色古怪的盯着地面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也看了刘浪一眼,顺着刘浪的目光也低下了头,可什么也没看到,不由得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指着空荡荡的地面,低声道:“你看,发现什么了没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不明白刘浪的意思,正想摇头,忽然瞳孔收缩,连忙回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月亮。

        前一分钟还明亮的月亮竟然眨眼间消失不见,出现在天空中的除了一片灰蒙蒙外,竟然别无他物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疑惑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神色异常的凝重,轻声道:“你再后退两步试试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依言后退了两步,月亮竟然好似变戏法般再次出现了,依旧明亮皎洁。

        再回往前走了两步,月亮再次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似乎也觉察到了问题所在,不自觉的将手按在腰间的配枪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低声道:“刚才我就感觉这栋楼不对劲,既然出现这种情况,应该跟阴气过重有关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什么阴气过重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吴警官,其实月亮并没有消失,而是这栋楼附近阴气太重,遮蔽了我们的视线。”

        此时刘浪跟吴暖暖二人,离小洋楼的门口正好七步远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慢慢拿出手枪,低问道:“我先进去,你策应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,笑话,既然他能在你手中逃脱一次,还会轻易的逃脱第二次,你策应,我进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没等吴暖暖反应过来,当先往前跨去,语气中透着不容质疑:“这次必须听我的!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一怔,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,只是微微低下了头。

        刘浪走到门口,见房门紧闭,轻轻推了一下,似乎锁死了。

        “吴警官,为防被他从其它地方逃走,你必须站在七步之外,明白吗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想争辩,可还没说话,却见刘浪一转身沿着屋檐下,朝着旁边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两手好似壁虎一般攀住墙壁,借助露在外面的管道,刘浪轻轻跃上了二楼的小阳台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心中莫名升起了一丝暖流,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:“小心点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立刻回身再次走到月光下,四处一扫量,找了一个垃圾桶后面隐蔽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上了二楼之后,捏手捏脚的从阳台的窗户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刚进去,迎头看到一个人影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:怎么完全没感觉到有任何气息?

        连忙伸手想要将对方制服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等伸出手后,刘浪这才发现,那个人影根本不是活人,而是一个泥塑。

        泥塑看起来是个女人,跟正常人一般大,眉眼都比较粗糙,可胸_部却被捏得非常大,浑身上下一丝不挂,表面被打磨的倒极为平整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不自觉的想起黎升龙的蜡像馆,心中暗道:“这鲁镇一直想要的就是黎升龙的蜡像傀儡术,难道他真得学会了?”

        围着泥塑转了一圈,刘浪不自觉的摇了摇头,轻叹道:“差远了,比黎升龙的蜡像差得太多了,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。”

        伸出手试了试泥塑的皮肤。

        极其生硬,完全是干泥,没有半点儿柔软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刘浪也明白了,毕竟黎升龙做蜡像用的大部分是活人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“这家伙去了龙虎山时间也不短了,怎么一直没信儿呢?难道出事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想起黎升龙,刘浪轻轻蹙着眉头,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。

        虽然光线比较暗,但屋内情形倒也能看得清。

        屋里乱七八糟,四处扔着一些衣物,靠墙的位置一台闭路电视,中央一张大沙发。

        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两个泥人。

        那两个泥人都跟常人一般大小,可相对于刘浪面前这个似乎要精致一些。

        刘浪分别走近看了看,发现其中一具竟然还披着长发,涂着腮红,那模样倒也有些俊俏。

        “这鲁镇难道是个变态,老是琢磨着怎么捏女人玩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暗自思躇,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泥女人的脸。

        竟然稍微带着一丝弹性,那感觉跟泥有点儿差别,倒跟橡皮一般。

        冷笑一声,刘浪又将整间屋检查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鲁镇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奇怪,难道他还没有回来?”

        反正来都来了,刘浪自然不会空手而归,寻得下楼的楼梯,警惕的往楼下走。

        楼两边同样站着几个泥人。

        这些泥人依旧跟正常人大小,可大都是小青年的装束。

        刘浪对鲁镇的癖好完全没有兴趣,见周围全是死物,便快步走到了一楼。

        一楼的情形相对要复杂的多,看起来倒更像是一个画室,而里面凌乱的站着不下十个泥人,摆着各种动作,跟模特似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泥人除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之外,无一例外全是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。

        泥塑小青年大部分都比较粗糙,甚至有好几个都没有五官,偶尔有一两个相对逼真的,但打眼一看也能看出来,根本不是活人。

        环顾了一圈,依旧没有见到鲁镇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他真没逃回来?”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刘浪又感觉不太对劲:这栋楼都有能遮蔽月光的阴气,怎么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呢?

        “铛……”

        正当刘浪怀疑自己的判断时,忽然传来一声微弱的铁器撞击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声音微弱,根本无法辨别方向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,连忙闭住呼吸,仔细聆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