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八十六章 请你收留我
  • 第九百八十六章 请你收留我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萧萧中医馆三条街外的一处破旧的旅馆。

        旅馆没有名字,甚至连招牌都没有,只是一层待拆迁的二层小楼,就连窗户都破得不成样子。

        旅馆里并没有多少人来往,只是偶尔有一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进进出出,没有人招呼,而是自己直接去了相应的房间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的打扮都比较古怪,有的穿着道袍,有的披着袈裟,有的穿着中山装,却个个脸上杀气腾腾,目露凶光。

        偶尔有路人从门口经过,却像被什么东西窥视一般,心突突跳着不停,急跑两步或者快速绕开,却是决然不敢多做停留。

        二楼走廊最尽头的一间客房里,门被关得严严实实,甚至里面还加了一道锁,顶上了一张桌子。

        屋内的装修更是陈旧无比,除了顶门的那张桌子之外,只有一张铺着一层床单的单人床,和一个正冒着雪花的黑白电视,显然不能看了。

        黑白电视看起来也算是老古董了,两根天线已折断了一根。

        电视旁边垂首站着一个身高一米八有余的大汉。

        大汉浑身瑟瑟发抖,不敢抬头,一只手不停的摸索着腰间,那里隐约露出一把枪的轮廓。

        而在床边上,此时正坐着一个妖艳的女子。

        女子同样瑟瑟发抖,眼神有些恍惚,身上的衣服已破碎了好几个洞,头上还顶着一面纱巾,遮蔽了半边脸。

        过了许久之后,女子才颤巍巍的将面纱扯了下来,露出一张精致中带着惊恐的脸,赫然是萧书娘。

        缓缓抬起头来,看了大汉一眼,萧书娘强作震惊,压制住内心的惊恐,缓声道:“大壮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大汉身体一抖,连忙上前两步,眼神中带着忌惮:“不、不知您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哪里还是那个满面春风的牛大壮?

        牛大壮脸廓消瘦了几分,眼带也重了许多,嘴唇干瘪,好似吸了毒一般,似乎站都站不稳,风一吹就会轰然倒地。

        几日不见,身中泥鳅蛊的牛大壮着实有些不好过。

        只是,此时萧书娘少了之前那副傲慢的神色,眼神中满是渴望:“大壮,如果你收留我,我会帮你解开身上的蛊。”

        牛大壮一怔,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,看着这个精致到极致的女子,根本想不明白为何她会转变的如此之快。

        萧萧中医馆案发之后,消息还没有传到刑警大队的耳朵里。

        牛大壮嘴唇微微一动:“姐,您没事吧?”

        这一声姐叫出,却让萧书娘身体一晃,不由得想起了萧萧中医馆里发生的惨烈。

        靠山山倒,靠水水干。

        萧书娘突然发现,自己这辈子除了依靠别人,竟然身无长物。

        一身巫阴术只让自己年轻漂亮,但面对凶狠的对手,却依旧没有半分胜算。

        她现在还在庆幸,庆幸自己躲了起来,否则此时可能早已跟那些医护人员一样,死在中医馆里的了。

        萧书娘见识了刘浪的厉害,心中彻底丧失了报复的**。

        哆嗦着伸出手来,萧书娘轻轻拉住了牛大壮的手,“大壮,我已无家可归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霎时间,泪水决堤而下,宛如一个楚楚可怜的姑娘。

        花圈店。

        刘浪猛然间睁开眼睛,不觉浑身是汗,浸透了衣襟被褥,看着微光从外面透出来,不觉有些失神,喃喃道:“巫冥门,怎么又是这个巫冥门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止一次的听到过巫冥门,这次竟然会在梦中梦到。

        看了看时间,才凌晨四点多钟。

        睡了这一觉,一身的疲惫挥洒了大半,坐起身来,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:萧萧中医馆,对啊,当时只顾着安玉桥了,那萧书娘去哪里了?

        一直以来,只顾着杀安玉桥,救步知非,竟然将萧书娘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  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        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,打破了凌晨的宁静。

        刘浪拿起一看,不禁眉头一紧:“哥?”

        “刘浪,火车站,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里面传来了刘海急促的喘息声,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紧接着,一声惨叫,啪的一声响,电话里面嘟嘟响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“喂,哥,哥!”

        刘浪脸色一变,不禁一怔,这才想起昨天父亲给自己的打过电话,说刘海要来燕京给自己送阴阳鱼玉佩。

        连忙将电话再打过去,可刘海那边已无法接通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难道他出事了?”

        再也顾不得想其它,连忙穿好衣服,急速的往外奔出。

        心中隐隐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这个时侯应该正是刘海到火车站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让小黑留在家里看门,刘浪出了巷子口,正好拦了一辆出租车,急声道:“师傅,去火车站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刘浪满头大汗着急的样子,司机撇了撇嘴,似乎已经司空见惯:“怎么,去赶火车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回答,而是继续道:“快点!”

        坐在出租车上急得团团转,想了想,刘浪又拿出手机,看着吴暖暖的号码,一咬牙,拨了出去:“吴警官,我哥好像在火车站出事了,如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没等刘浪说完,吴暖暖干净利索的回答着,下一刻就响起了穿衣声。

        挂了电话,刘浪又是一呆,自言自语道:她本就是这种性格,就算情魄如此,恐怕也不会说的吧?

        兀自笑了笑,却又不禁暗嘲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点儿路上几乎没有车,在刘浪的催促下连闯数个红灯,半个小时之后倒也到了火车站外。

        还没下车,刘浪远远看到在火车出站口的地方围了一堆人。

        心里咯噔一下,付了钱,也没注意到司机诧异的眼神,刘浪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出站口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远远就听到有呵斥怒骂的声音:“乡巴佬,你他娘的找死是吧?快点赔钱,不赔钱我今天要了你的命!”

        “明、明明是你撞的我,你、你们讲不讲理了?”

        一道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,伴随着声声伤口撕裂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听正是刘海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箭步如飞的冲了过去,拨开人群,刘浪大声喝道:“哥!”

        刘海艰难的抬起头来,看了刘浪一眼,嘴角一咧,却又痛得面部肌肉有些狰狞:“你、你自己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