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八十三章 忍字头上一把刀
  • 第九百八十三章 忍字头上一把刀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犹豫着该不该出去的时候,发现吴暖暖突然站起身来。请大家搜索(#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        轻轻抿了抿嘴,朝着卧室看了一眼,吴暖暖抬脚往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吴暖暖要走,想要开口,却只化成了一声,诶……

        吴暖暖飘然离去,只留下一道倩影,在刘浪的心头足足回荡好几分钟。

        摇头叹了一口气,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鬼鬼,刘浪也回到花圈店,将门打开,自言自语道:“这个花圈店已好久没有经营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突然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看着小黑摇尾眼巴巴盯着自己,刘浪微微一笑,坐在懒人椅上,拿起一根竹片,用小刀削了起来……

        空气已变得冷了几分,不知不觉竟然带起了阵阵寒意,冬天来了。

        在开往龙虎山的列车上,两男一女一行三个道士坐在包厢里面。

        “九妹,你究竟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问话的是饶万春,他实在搞不明白自己这个妹妹究竟是何心思,好不容易到了刘浪的家,竟然放下玉佩转身又走了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看了饶万春一眼,嘴角微微一勾,露出一丝迷人的笑意:“哥,这种事情不都应该男方主动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你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饶万春说完,饶九妹又道:“哥,无论王师叔做过什么,他都是我们的师叔,所以这次回龙虎山,我们还要跟以前一样,不能有半分不恭敬,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不但是饶万春,就连正在盯着外面看风景的屠龙虎都是一怔,扭过头看着饶九妹:“师姐,王师叔怎么了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师弟,没什么。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笑了笑,显然有些疲惫,往前探了探身体,轻轻拍了拍屠龙虎的肩膀,轻声问道:“师弟,你是第一个发现父亲遇难的,当时是什么情况,你仔细说来听听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一听饶九妹提起饶无贪,不自觉的直了直腰,收起了嬉笑,正色道:“师姐,当时是师父出关的日子,我跟往常一样去师父修行的地方迎接,可叫了很多遍却没人答应。当时我就很好奇,便从侧洞口爬了出去,可刚一进去就看到师父一动不动的盘坐在里面。我连忙跑上前,发现师父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,以为师父只是修炼的走火入魔,想将师父扶起来。可是、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屠龙虎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的情景,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饶万春虽然不知道饶九妹问这话的意思,但也凝起了眉头,仔细聆听。

        屠龙虎嘴角轻轻哆嗦着:“当时我一碰到师父的身体,早已经冰凉了,真的是冰那种凉呢。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一怔,忙问道:“还有什么异常的吗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摇了摇头,“我一试师父的鼻息,当时就吓傻了,连忙回去叫人,却看见孙师弟浑身是血的正在敲钟,后、后来王师叔就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孙师弟,正是当时第一个报警死掉的小道士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里,饶九妹又是一愣,忙又问道:“孙师弟也知道父亲修炼的地方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想了想,却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那他为何会敲钟?”

        这一问,倒是把所有人都问糊涂了。

        对啊,他既然不知道饶无贪修炼的地方,怎么会知道饶无贪死了呢?

        除非有一种可能,他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人,被那人杀死,临死之前才敲响了警钟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不吭声了,脑海中不觉又思索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第一个发现饶无贪死的是屠龙虎,而第二个出现的就是泥人王。

        饶无贪死时,泥人王刚刚回到龙虎山,这其中会不会真的有某种联系?

        只是如今想再多也没用,就算真的怀疑王无念,也不可能当面质问。

        王无念别看平时大大咧咧,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修炼到了什么地步。

        蹙着眉头,饶九妹暗下决心:忍!

        忍字头上一把刀。

        在有十全的把握找到凶手并杀死对方之前,必须要忍耐,而且要一个人去忍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知道饶万春不会撒谎,而屠龙虎虽然也一心想报仇,但毕竟还太年轻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说漏嘴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饶九妹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缓声道:“哥,师弟,我们去了这一趟燕京跟刘浪家并非一无所获。如今刘浪既然是黑巫教的教主,可他在时间上与父亲死时有矛盾,所以,基本已排除了他杀父亲的可能。”

        饶万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可屠龙虎却突然问道:“师姐,王师叔说师父中了黑巫术,就算不是刘浪,难道不会是刘浪手下的人杀的吗?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他为什么要杀父亲呢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登时语塞,憋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他们就是想扰乱我们龙虎山。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师弟,你仔细想想,杀人之后还留下黑巫术的痕迹,这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一怔,似乎觉得有理,点了点头,可又疑惑道:“可、可师叔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师弟,师叔应该也是被蒙蔽了,肯定是有人想假以我们龙虎山的手陷害黑巫教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那、那凶手到底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饶万春跟屠龙虎听到饶九妹这话,都是大吃一惊,双双张开了大嘴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饶九妹接下来这句话,更是让饶万春二人震惊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,我如此坚决的想嫁给刘浪,一方面是想试他一试,看他究竟跟父亲的死有没有关系。”

        稍微一顿,饶九妹继续说道:“二来,如果真跟他没有关系,我想借助他的力量,找出谁还懂得如此高深的黑巫术,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杀死父亲!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眼圈泛红,此时好似一头伺机反扑的野狼一般,静待时机,一击毙命。

        饶万春虽然听得一知半解,此时不禁有些动容。

        毕竟血脉相连,饶万春依旧一脸的担忧:“九妹,你喜欢他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哥,什么叫喜欢,什么叫不喜欢?难道当初父亲跟母亲都喜欢彼此吗?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突然轻笑了起来,那目光,竟然带着几丝嘲讽。

        PS:微信公众号,卜非(28):个人微信号zh_。快过年了,希望谁当刘浪媳妇的投票,终于可以先告一段落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