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七十九章 峰回路转
  • 第九百七十九章 峰回路转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cpa300_4();    刘浪一直没有仔细想过自身的问题,可等真正知道这其中的答案,还是有些难以接受。△頂點小說,

        突出其来的信息让刘浪有些不知所措,但短暂的调节之后,刘浪很快就收拾起自己的心情,咧开大嘴,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,冲着吴暖暖笑道:“吴警官,还得请你帮个忙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面色依旧冰寒,可眼眸中却多了一丝微波。

        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内心,只要看他的眼神就可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很真诚的看着吴暖暖,可吴暖暖根本没有正眼去看刘浪。

        “有话就说!”

        一如既往的冰冷。

        刘浪毫不在意,忙笑道:“吴警官,有些事我也不知该怎么跟你解释,但我需要借你的血用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        同样回答的很干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抱着小黑,跟吴暖暖一起进了医院,来到朱涯的病床前。

        朱涯就在陈阿丙的旁边,两人待在一个病房里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是悲催,俩师兄弟竟然在这里凑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到病房的时候,刘浪并没有看到陈阿丙,却见朱涯正躺在床上熟睡,而床边趴着鬼鬼。

        鬼鬼的手正抓住朱涯的手,连顾婉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        看到这副情景,刘浪莫名会心一笑,刚刚迈进去的脚又退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顾婉凝提着一个暖瓶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,一看到刘浪,立刻急跑两步:“刘大哥,你来了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做了一个噤声手势,低声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一歪脑袋,古灵精怪道:“你是问朱大哥还是问鬼鬼姐啊?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都问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顾婉凝眨巴两下眼睛,笑道:“朱大哥胳膊做了手术,现在还在麻醉期,而鬼鬼姐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顾婉凝眉头微微一皱,忽然话锋一转:“刘大哥,我感觉鬼鬼姐真的好依赖你哦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顾婉凝忽然扭头看了吴暖暖一眼,调皮的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虽然跟顾婉凝接触的次数不多,但这个女孩天生就招人喜欢,甚至在几次接触中,刘浪慢慢也把顾婉凝当成了小妹妹。

        看着顾婉凝可爱的样子,刘浪轻轻一笑:“算了,我还是不问你了,一会儿等猪牙醒来我自己问就是了。”

        略微一皱眉头,刘浪又问道:“对了,在猪牙旁边那个人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他?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也是微微一怔:“你是说那个呆子?”

        “呆、呆子?”

        顾婉凝使劲点了点头:“那个人傻头傻脑的,朱大哥来的时候还叫他师弟。哼,竟然敢叫我丫头骗子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么说着,顾婉凝小嘴一嘟,那模样倒甚是乖巧可爱的紧。

        似乎一提起陈阿丙,顾婉凝就没来由的生气。

        这下刘浪算是明白了,指望着眼前这个丫头问出点儿东西是不可能了。

        又探头朝着病房里看了看,见朱涯依旧没有转醒的意思,刘浪不自觉的摸了摸口袋。

        顾婉凝见此,嬉笑道:“你找烟啊?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刘浪答应,顾婉凝已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来,送到刘浪面前。

        刘浪略一迟疑,刚想接过来,却听吴暖暖训斥道:“公众场所!”

    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刘大哥辛苦的,只是抽根烟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的手停在了半空,可顾婉凝却是将烟往刘浪手里一塞,瞪了吴暖暖一眼,那模样,倒跟一只好斗的公鸡一般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手里拿着烟,是点也不是,不点也不是。

        小黑趴在刘浪的怀里,伸了伸懒腰,朝着走廊的另一头呜呜低叫了两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连忙将烟揣进了口袋,朝着走廊处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陈阿丙?”

        终于来救星了,怎么感觉只要跟超过两个女人在一起,自己就对付不了呢?

        此时陈阿丙虽然能下床走路,但还是拄着拐杖,走起来路来一瘸一拐。

        看到刘浪之后,陈阿丙脸上的兴奋更浓了,整张脸红通通的,手里拿着一张纸,远远的就摆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顾婉凝一看到陈阿丙,冷哼一声,将头一扭到一边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陈阿丙如此兴奋,也打起招呼来:“陈师兄,你不好好休息,怎么下床了啊?”

        “飞鸽传书,是师父的亲笔信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陈阿丙已走到了刘浪的面前,将手中的纸又摆动了两下,“刘师兄,师父的信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万义良?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根本不理睬刘浪,推门就要进病房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把拽住陈阿丙:“陈师兄,猪牙还没醒呢。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回过头来,看了刘浪一眼,激动的说道:“刘师兄,师父说了,朱师兄终于回归茅山,之前的事一笔勾销,让我们一起回茅山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也不管陈阿丙同不同意,一把将信纸抢过来。

        快速的扫了两眼,信中果然如陈阿丙所说。

        不但承认了朱涯依旧是茅山弟子,还严令所有的茅山弟子全部撤回茅山,不能再找黑巫教的麻烦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着信,还有点儿转不过弯来,连忙问道:“陈师兄,你们要回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重重点了点头,忽然又意识到刘浪的特殊身份,陈阿丙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尴尬,连忙解释道:“刘师兄,你的所作所为,我昨天晚上通电话时跟师父说了,他连夜飞鸽传书告诉了我,而且还转达给了其余的道家门派,说谁要是敢跟黑巫教作对,就是与茅山为敌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万义良如此深明大义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似乎有点儿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看着陈阿丙肯定的眼神,还是心头一动:“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,而且师父好像还想通告道家的其它门派,宣布**派是跟我们一样的,根本不是邪门歪道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闻言,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不明白万义良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,可还是异常兴奋。

        连忙回过头,看了顾婉凝一眼,刘浪兴奋道:“好,婉凝,你去通知黑巫教教众,让他们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刚想说让顾婉凝召集黑巫教众,可突然又想起她根本不是黑巫教的人,随即摇了摇头,轻声叹息道:“还是等鬼鬼好了再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可是,顾婉凝却也显得非常兴奋,“刘大哥,我知道,鬼鬼姐曾给我了一张名单,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顾婉凝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衣领,往下一拽:“刘大哥,你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