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你没见过魔鬼
  • 第九百六十九章 你没见过魔鬼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一直以为鬼王诀中巫诀跟医诀是分开的,而修习巫诀跟医诀也是毫不相干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刚才生死一线的时候,刘浪突然间顿悟了。

        巫诀跟医诀相辅相成,彼此依附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

        而随着修炼的等级越高,两者的结合也愈加密切,甚至等修到最后,巫诀跟医诀之间的差别就会消失,不分医巫。

        刘浪在顿悟的瞬间,知晓了这其中的关键,心喜之余也惊奇的发现,原来自己已经突破了巫诀第二重,化入了巫诀第三重,巫道至医。

        从这一重的名字上也能看得出来,巫医之间的界限也变得不那么明显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所做的就是用医诀将自己的生命救回来,然后借机突破。

        原来,只有在真正的生死关头才是最好的修炼。

        刘浪像是突然领悟了天地间的大道一般,嘴角一直挂着一种高深莫测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不动声色的看着安玉桥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却是惊恐无比,没想到,自己远远低估了眼前这个俊朗的青年。

        “你、你究竟是何人?怎、怎么可能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大惊失色,声音也战栗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根本不相信打败自己的是刘浪,他甚至怀疑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幻化成了刘浪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安玉桥显然失望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怜悯的看了安玉桥一眼,手上一用力。

        咔!

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像是钢管断裂一般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的左胳膊直接被刘浪卸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鲜血飞溅三尺,疼得安玉桥惨叫一声: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为所动,脸上依旧挂着微笑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哼哼,我还当你真是铜筋铁骨呢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        随手像垃圾一般将那条胳膊扔在了地上,刘浪再次抓住安玉桥的右胳膊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顿时吓得面容失色,大叫道:“不不不,不要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在把朱涯的胳膊折断的时候,想过一个不字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刘浪再次将安玉桥的胳膊扯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此时像是一只死狗一般,竟然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。

        扔掉那只胳膊,刘浪漫不经心的笑道:“安掌门,这两条胳膊,算是我替我这两个朋友要的。你敢取他们的魄,那我只好取你的胳膊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身体猛烈的抖动了起来,狰狞道:“魔鬼,你、你才是真正的魔鬼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,不以为意道:“呵呵,我是魔鬼?不,你错了,真正的魔鬼你还没见识过呢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轻轻将手一指,嘴中念念有词道:“一魂为天,二魂为地,三魂为人,夺天地之二魂,取日月之精华,赦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团淡黄色的轻雾缓缓飘散了出来,直接钻进了安玉桥的眉心处。

        小黑一看到那黑淡黄色的轻雾,立刻又汪汪叫了起来,显得极为兴奋。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小黑一眼,目光闪烁了两下,呵呵笑道:“小黑,怎么,你是不是感到很熟悉啊?”

        的确如此,刘浪自从修成第三重巫诀之后,手中所发出的黑烟竟然变成了淡黄色。

        而不知为何,这种感觉跟小黑眼中透着的淡黄色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契合感。

        虽然说不出这究竟是何原因,但刘浪却隐隐的感受到,小黑发生异变,恐怕不仅仅只是吃了阴眼石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一颗阴眼石头,如果是普通的小狗吃了的话,恐怕魂魄都会被吞噬,而且极有可能会爆体而亡。

        可小黑没有,只是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。

        刘浪之前没有仔细想过,此时想来,却是猜出了一丝端倪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本来狰狞的表情愈加恐怖,此时已完全扭曲,犹如一只恶狼一般嘶吼狰狞着:“魔鬼,你就是魔鬼,你就是魔鬼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嘴角挂着微笑,将手一勾,摄道:“收!”

        两团黑气嗖的一下从安玉桥的眉心钻了出来,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,可还没跑出两步,却一把被刘浪抓在了手里。

        一手捏着一个,像是捏着两个婴儿一般。

        那两团身影,赫然就是安玉桥的天魂与地魂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的身体越颤越厉害,怔怔的盯着刘浪,显然已绝望了。

        “杀了我,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屑的瞟了安玉桥一眼,“放心,我不会杀死你的,我还需要你的**,治好步知非的疯病呢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闻言一怔,眼睛瞪得犹如两只铜铃,似乎没明白刘浪说这话的意思:“什、什么?什么步知非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你会知道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边说着,口中念咒,将两只手慢慢并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的二魂挣扎着想逃,可身体却像是受了无尽的束缚一般,根本挣脱不掉。

        随着刘浪将两手并拢,二魂竟然发出一声闷响,噗的一声融合在了一起,合二为一了。

        看着略微清晰了一些的魂魄,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哎,等三魂聚齐之后,我想我可以炼制出一个很厉害的傀儡呢。”

        边说着,刘浪轻轻将二魂往自己的左手手心一送。

        二魂化作一阵黑烟,直接钻进了刘浪的手心里消失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那里,正是巫牌与刘浪融合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只有一魂在身,听到刘浪的话,几近崩溃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终于知道想死死不了感觉了,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。

        只能眼睁睁忍受着折磨,却是没有半点办法,一股无力感慢慢爬进了安玉桥的脑海里。

        本来散掉七魄就已不再是人了,如今二魂被取,甚至比走兽都还要低级了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瞳孔涣散,所有复杂的情绪混杂在一起,眼中竟然滚出了两行清泪,喃喃道:“小西,我以为我会给你报仇,可是,我还是技不如人。小西,你不要害怕孤单,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声音哽咽,却是动情不已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不禁一怔,心中暗道:“什么情况?难道还想感化我不成?小西?什么小西,难道那条蟒蛇还跟他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?”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浪猛然间感觉一阵恶心,随即使劲摇了摇头,连连自我安慰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那可是条蟒蛇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