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六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受伤
  • 第九百六十三章 意想不到的受伤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        刘浪根本没有反应,也从未料到吴暖暖会袭击自己,胸口正中一刀,身体一个踉跄,重重扑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吴警官,你、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剧痛从胸口传了过来,刘浪飞速的来了一个驴打滚,朝着一侧翻滚而去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被摔在了地上,双眼依旧有些木讷,嘴角挂着阴笑,慢慢爬了起来,拿着匕首一步步朝着刘浪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鲜血一从刘浪的胸口流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只手捂着伤口,眼睛瞪着跟牛眼一般巨大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没想到吧?臭子,你不是有情吗?哈哈,我还真以为你不会在乎这个女人的死活呢,哈哈,看来,你根本不配做黑巫教的教主!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大喜过望,看着刘浪的胸前慢慢被鲜血浸染,完全忘记了,或者是根本不再在乎那条蟒蛇的死活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刹那间,还没等那些医护人员冲到蟒蛇面前,黑突然间一张嘴,一口咬在了蟒蛇三寸之处,然后狗鼻好似嗅到了某种味道一般,猛然间呜呜叫了两声,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尖叫,巨大的蟒蛇像是突然间抽筋了一般,剧烈的抖动了两下,扑通通重重跌倒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黑将嘴一张,脑袋往上一仰,咕咚一声将蛇胆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啊?西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看着蟒蛇被一只不起眼的黑给杀了,顿时有些目瞪口呆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冷哼一声,怒骂道:“一只黑狗,就算你成了妖又能如何?哼,今天,你们所有人都要死!”

        面色狰狞,须发飞扬,安玉桥双眼赤红,本来盯着刘浪,忽然间一扭头,两个箭步之下冲到蟒蛇尸体的身边,一弯腰,徒手撕扯起蟒蛇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两手就跟兽爪一般尖利无比,不一会儿竟然将蟒蛇撕成了数块。

        黑吃下蛇胆之后,根本10∑10∑10∑10∑,m.v.c⊙om

        ();没有停留,而是快步跑到刘浪面前,汪汪冲着吴暖暖大叫,尾巴高高的竖起,一脸怒意的盯着吴暖暖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依旧双眼痴呆,跟丧尸一般一步步朝着刘浪逼近。

        一直藏在外面的朱涯,刚刚爬上了二楼的窗口,想伺机行事,可没想到朝着大厅里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此时大厅里一片狼籍,刘浪正倒在血泊中,而一条大蟒蛇也被撕成了数块。

        短短不过十几分钟的时候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      朱涯一眼就看到吴暖暖正拿着匕首朝着刘浪走,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,直接跳下来,脚下生风,朝着吴暖暖就跑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吴警官,你为何要伤害刘浪?”

        声音一出,剑锋迅疾而至。

        朱涯朝着吴暖暖的脖子上劈砍而下。

        眼看朱涯的宝剑就要斩到吴暖暖的脖子时,吴暖暖却依旧没有半分反应。

        刘浪见此,顿时大惊失色,忍住剧痛,大声喊道:“猪牙,不要杀她!”

        连忙挣扎着站起来,刘浪跌跌撞撞往前急跑了两步,上前一把夺下吴暖暖手中的匕首,往外一抛,徒手成掌朝着吴暖暖的脖子上砍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朱涯听到刘浪的话,虽然心中惊异,可还是将剑锋一偏,眼见刘浪扑了过来,不禁恼怒道:“刘浪,她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看着吴暖暖的架式,的确像是要杀了刘浪,似乎根本不是之前认识的那个吴警官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并未回答,砰的一声砍在了吴暖暖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虽然刘浪受了伤,但这一下力度很大,就算吴暖暖如今体质非常,肯定也会砍晕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让刘浪没想到的是,吴暖暖只是身体一晃,忽然间一张嘴,朝着刘浪的脖子上就咬了下来,那模样,跟黑没有两样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,刘浪惨叫一声,两手立刻抱住吴暖暖的脑袋,想将吴暖暖拽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手一抬起来,无邪鞭像是嗅到了什么一般,嗖的一下飞了起来,刺啦一下扎到了刘浪胸口受伤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“滋滋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声音,好似吸水一般。

        异变陡升,朱涯愣在一旁不知所措,想要上前帮忙,可却无从下手。

        墙边的安玉桥将蟒蛇撕碎之后,竟然将蛇肉一块块拿起来,不停的往嘴里塞,边塞边呜咽道:“西,西,吃了你,你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。呵呵,我知道,可希根本不是我们的女儿。西,我没有你的那么坏,没有。我不是坏人,我要夺得黑巫教主的位置,我要让你看看,我、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忽然,安玉桥猛然间撕下了一块蛇肉,瞪着眼睛,慢慢的站起身来,回过身,看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此时安玉桥双眼赤红,好似兔子的眼睛一般,嘴里还不断咀嚼着蛇肉,两只手中沾满了鲜血,赤手空拳的朝着刘浪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西,只要杀了这个人,我就会坐上黑巫教主的位置,到时候,我就杀掉那些自恃名门正派的道士,为你报仇!西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白死的,哈哈,哈哈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像是疯癫了一般,眼前每有一个医护人员挡路,两手一举,抓起那人直接撕成了两半。

        尽管如此,那些人却没有半丝畏惧,依旧不断的朝着安玉桥靠近,似乎在接受安玉桥的裁决。

        朱涯此时心急如焚,猛然间听到了安玉桥张狂的笑声,扭过头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一边看着刘浪,另一边又看看安玉桥,朱涯恨不得自己长出三头六臂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的牙齿死死咬住了刘浪的脖子,往侧面一看,跟亲吻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条无邪鞭却像是在喝水一般,疯狂的吸食着刘浪胸前涌出的鲜血。

        黑此时更是有些举足无措,汪汪不停狂叫着,围着刘浪转来转去,却是使不出半力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吴警官,对不住了!”

        朱涯眼见再不做决定,刘浪可能要撑不住了,却是两手往前一探,抓住吴暖暖的肩膀,就要将吴暖暖拉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正在此时,黑忽然双眼一闪,好似疯了一般,猛然间往上一跳,张开獠牙朝着刘浪胸前的无邪鞭咬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黑的眼睛竟然泛着黄光,透着一丝震慑魂魄的锐利……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