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现纸人术
  • 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现纸人术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();

        “小心!”

        眼看鬼鬼就要撞上那块凸出的石头时,忽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紧接着,一个身影跟离弦的箭一般嗖的射了过来,弯腰抱住了鬼鬼,骨碌骨碌滚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两脚一用力,踩着烟囱再次打了一个回旋,重重落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朱涯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朱涯正抱着鬼鬼,一听到刘浪的声音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,脸腾的一下就红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怕你出意外,就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从来没跟女人,尤其像鬼鬼这样身材如此棒的女人,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。

        刚才一冲进来,正好看到鬼鬼身体直直的坠了下来,根本没有半刻反应的时间,朱涯直接冲上前,将鬼鬼救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鬼鬼身上穿着病号服,里面根本没有穿衣服,被朱涯抱住之后,胸前直接抵住了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开始时只顾着救人,可很快就感觉到了胸前传来的酥软,吓得连忙松开手,神色紧张的离得鬼鬼远了些。

        鬼鬼此时也是惊恐万分,瞪着眼睛环顾了一下周围,一看到朱涯,立刻惊喜的扑上前去,大叫道:“教、教主,你回来了?你终于回来了啊?”

        2,.. 还没等朱涯站稳脚跟,鬼鬼再次抱住他,将脑袋直接埋在了朱涯的胸膛里,小声抽泣了起来:“教主,你、你可回来了,他们都想害我们黑巫教的人,我、我们东躲西藏,我、我们天天盼着你回来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朱涯身体跟石头一般僵在了原处,张着手,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了。

        而在不远处,顾婉凝轻轻拍着胸脯,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刘浪却皱着眉头,看着鬼鬼不但认错了自己,竟然还把朱涯当成了自己,心里也怪不是滋味。

        看来,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,鬼鬼承受了莫大的压力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也许鬼鬼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吧?

        刘浪心有愧疚,冲着朱涯点了点头,默不作声的来到地上躺着的那三个道士身边。

        三个道士太不禁打,竟然一招之下就毙命了。

        这让刘浪生出了怀疑,而且,最后一个道士只是断了两只手而已,根本不足以致命。

        也许对第一个道士,刘浪使出鬼王诀,动了杀心,可后面两个却死得太过蹊跷。

        来到被砍断手的道士身边,刘浪蹲了下来,抓起被无邪鞭斩断的手腕处。

        手腕上渗出了黑血,比正常的血液要粘稠很多,甚至还带着丝丝纸草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奇怪:“怎么回事?刚死之人的血怎么可能这么黑?”

        连忙又站起身来,来到第二个道士面前,刘浪低头一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,纸人术?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刘家沟后山。

        两棵紧挨着的松树。

        一棵稍微粗点儿的松树上,捆着一个五花大绑的黄须老头。

        另一棵只有胳膊粗细的小松树上,却拴着一只硕大的老鼠。

        老鼠的尾巴被打了一个结,用一根指头粗的绳子倒挂在树枝上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两棵松树前,站着三个身穿道袍的道士。

        这三人不是别人,正是饶九妹三人。

        只是此时的饶万春看起来有些狼狈,嘴角还挂着血丝,就连衣服都被扯开了一道口子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跟屠龙虎看起来要好很多,却也是瞪眼盯着树上的黄须老头跟大老鼠。

        “赶紧睁开眼,别给姑奶奶装死!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看着黄十三跟花生都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,不禁大怒,抽出宝剑架在了黄须老头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屠龙虎见此,略一迟疑,也刷的一下抽出宝剑,真接架在了花生的脖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小姑奶奶,我、我刚醒来,刚醒来!”

        黄十三立刻睁开眼睛,下巴上的胡须跟着摆动了两下,那模样显得极为滑稽。

        可花生依旧没动,只是将眼睛露出了一道很小的缝隙,偷眼往外看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跟花生这次被大大的杀了威风。

        两只妖精虽然刚开始把饶万春打得半死不活,可没想到,后来的饶九妹竟然直接把他们打趴下了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暗暗摇头,心底里不停的责怪花生:就怪你,不是你我早就跑了。

        花生此时更是横下了心,坚决不能吱声,自己还是老鼠的模样,他们肯定不会放在心上的,必须得借机逃走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三人哪里知道这俩妖精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饶万春呲着眼,怒气冲冲的盯着黄十三,恨不得直接抽出宝剑将黄十三给活剥了。

        可饶九妹却要相对理智一些。

        在之前的打斗之中,饶九妹隐隐感觉这俩妖精跟刘浪有关系,而且那个老鼠精竟然还叫刘浪师父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一剑杀了,自己倒是干脆了,可真错杀了,就追悔莫及了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用身体将饶万春挡在了后面,将剑架在了黄十三的脖子上,脸上挂着诡异的冷笑,动人的大眼睛看得黄十三心里直发毛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是只修炼了几百年的妖精,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如今自己跟花生落在了人家的手里,不能再逞强了啊,先得保命要紧啊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一脸谄媚的盯着饶九妹,嘴里跟抹蜜似的笑道:“小姑奶奶,我虽然是妖精,可却是只好妖精,从来没有害过人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……”饶九妹冷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猛得打了一个激灵,又连忙说道:“对对对,我、我老糊涂了,虽然修成了人形,但脑袋却越修越糊涂了,竟然敢惹龙虎山的人,真是胆大包天!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看着黄十三自说自话,微微摇了摇头,将宝剑往后一抽,刺啦割下了黄十三的一撮胡须。

        黄十三吓得立刻闭上了嘴,面带惊恐的盯着饶九妹,不知道眼前这个美女道士到底要干啥?

        饶九妹随手一伸,一把抓住了那撮胡须,在黄十三面前晃了晃:“说吧,你这个妖精不好好在山里修炼,跑到村子里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黄十三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饶九妹的手,老脸皱得跟波浪一般,颤声答道:“我、我们没有害人,只、只是受人所托,保、保护人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受谁所托?”

        咕咚!

        黄十三使劲咽了一口唾沫,瞟了花生一眼,扯着嗓子骂道:“死花生,装什么死啊!你来说,你是你师父的徒弟,跟我这个外人有啥关系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w?w?w.9??9??9??w??x.c??o??m,sj.9??9??9??w??x.c??o??m,。9??9??9??w??x.c??o??m

        ();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