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五十二章 师兄弟情谊深
  • 第九百五十二章 师兄弟情谊深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燕京,医院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朱涯坐在陈阿丙的病床前,商量着对策。

        “猪牙,如果这一切真是安玉桥做的话,我们得想办法将他引出来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,他手段厉害,就算引出来,我们能是他的对手吗?”朱涯不无担忧道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禁有些嗤之以鼻:“猪牙,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了?”

        朱涯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胆,如今事情比想象中复杂,我茅山无心卷入其中,没想到……哎!”

        朱涯长长叹了一口气,颇有些有心无力,幽幽的道:“如果师叔在的话,也许,他会有主意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一愣:“你吴半仙?”

        朱涯轻轻了头,深深看了陈阿丙一眼,“没想到,如今道门已乱成这个样子了。堂堂安玉桥,竟然也能为了卜、命、道三书,残害同门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哼,谁跟你他是道门的人?”

        朱涯闻言一怔,吃惊的盯着刘浪:“什么,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白了朱涯一眼,讥讽道:“他不知怎么混到了武当掌门的位置上,哼,其实修习的是黑巫术,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似乎还听不明白,狐疑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他如此打压黑巫教,甚至抹黑跟黑巫教有关的任何门派,最大的可能是觊觎黑巫教教主的位置。”

        “教主?难道,他不是为了卜、命、道三书?”

        听到朱涯的疑惑,刘浪不禁也皱起了眉头:“我不知道,如今还不清楚为何道门会知道黑巫教里有这三本书。这个空穴来风来的太突然,让人有儿摸不着头脑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一愣:“什么,你们黑巫教难道没有卜、命、道三书?”

        这下轮到刘浪好奇了,哈哈大笑了两声,几乎要笑出眼泪了:“猪牙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,这三书后面隐藏的秘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朱涯见此↑↑↑↑,m.◇.c≮om

        ();,不禁试探着:“我只知道三书分别会有三个传人,三书凑在一起,可通阴阳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哎,或许,并不只是这么简单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你、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听过阴阳书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阴阳书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深深的看了朱涯一眼,解释道:“卜、命、道三书缺其一不可,但他们的真正用途是阴阳书,只是,这阴阳书才是根本所在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、那你的意思是,他们根本不知道阴阳书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摇了摇头,“这件事我不清楚,我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们,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视线中,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闻言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的确,自从回到燕京后,很多事情都像是被人盯住了一般,而如果不是刘浪出安玉桥,恐怕自己还真一冲动,将麻衣派的人全部杀了。

        “嘀、嘀……嘀嘀!”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心跳监控仪突然急促的叫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俩人连忙扭头看向病床上的陈阿丙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因为失血过多,脸上还有些苍白,此时忽然间剧烈的喘息了起来,像是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一般。

        朱涯立刻窜了起来,跑到陈阿丙面前,急叫道:“师弟、师弟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听到喊叫声,很快就有医生冲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医生一看到心跳仪,立刻对着护士喊道:“快,起搏器,病人心跳快没了。”

        很快,就有护士推着起搏器跑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朱涯神色紧张,本来放下的心立刻又揪了起来,“师弟,你、你千万别有事啊。”

        起搏器一下下撞击着陈阿丙的胸膛。

        陈阿丙一起一伏,足足过了三分多钟,忽然间嗖的睁开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师兄!”

        一口浊气从陈阿丙嘴里吐了出来,吓得周围的医护人员都是一愣神,一脸古怪的盯着陈阿丙。

        朱涯见此大喜,连忙冲上前,抓住陈阿丙的手,急急的问道:“师弟,你、你没事了啊?”

        心跳慢慢恢复了正常,而医护人员却是傻眼了。

        这、这是咋回事,刚刚明明要死了,怎么突然就醒了啊?

        陈阿丙嘴唇发白,非常干涩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:“师兄,我、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,我、我使出师父教的困魂之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朱涯一听,立刻大喜,连忙转过身,对医护人员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,谢谢你们,谢谢你们。”

        边着,朱涯往外推那些医护人员。

        医护人员都惊奇不已,指着陈阿丙道:“他还没脱离危险,你这是干嘛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了,真的没事了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根本不解释,把医护人员推出去之后,立刻又回到了陈阿丙的病床前,激动的抓起陈阿丙的手:“师弟,你之前将自己的魂魄锁在自己体内了?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虽然已恢复了知觉,但显然还有些疲惫,了头道:“师兄,我怕自己的魂魄被安玉桥利用,只好用了这种方法,没想到……”

        着,陈阿丙不觉双眼滚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得有些糊涂,忍不住问道:“啥困魂之术啊?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似乎这才发现刘浪,扭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中立刻闪过一丝惊异:“刘浪?”

        朱涯微微一笑,道:“就是在刘浪的帮助下才找到你们的。”

        轻轻拍了拍陈阿丙的肩膀,朱涯跟刘浪解释道:“我们茅山有一种特殊的困魂之术,为了防止自己的魂魄被恶人利用,会将魂魄困在自己的体内,如果身体完全失去生机,魂魄就会同时消散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不禁张大了嘴巴:“啥,这不是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吗?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闻言,呵呵一笑:“这样做虽然危险,但如果魂魄被恶人利用炼化的话,后面反而会更严重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顿时一脸的恍然:“那、那刚才心跳异常,是你正在慢慢将魂魄释放出来?”

        陈阿丙了头,再次欣喜的盯着朱涯:“师兄,你、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出话来,陈阿丙不觉声音哽咽,死死抓住朱涯的手,却是泪如雨下。

        朱涯也是眼圈一红:“师弟,师父他还好吧……”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