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终于寻来
  • 第九百三十八章 终于寻来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浓烟滚滚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        等冯一周派的人来的时候,浓烟基本也已经散尽。

        下去的人除了找到一片灰烬,却是什么都没找到,而牛大壮去的另一头,竟然也是死胡同,被堵得死死的,更是没有任何发现。

        待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,刘浪心中虽然愤恨不已,可并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闷闷的说道:“没事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完,连招呼都没打,刘浪扭头就往回走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见此,也轻轻叹了一口气,深深看了牛大壮一眼,跟着刘浪一起就走了。

        牛大壮却跟没事儿人似的,不断的叹息道:“哎,可惜了,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了呢?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尚化眉脸上也闪过一丝失望,她本来还想着能弄个大新闻,结果最终啥也没弄到,颇有些闷闷不乐。

        都说贼不走空,尚化眉此时跟做贼也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最后,尚化眉竟然将那棵冬季要开花的桃树拿来做了一番说辞。

        就在那些干尸烧尽的时候,桃树也慢慢枯萎了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开着警车,刘浪坐在副驾驶室上抱着小黑。

        俩人一路上都没有吭声。

        开了好长一段√☆,..路,吴暖暖似乎终于忍不住,问道:“刘浪,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跟我说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明知故问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大壮?”

    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,并没有回答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长长叹了一口气,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像是在跟刘浪说话:“这段时间我一直感觉牛大壮不对劲,可如果那些干尸真是大壮烧的话,也太明显点了吧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白了吴暖暖一眼:“明显?呵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将眼一瞪,怒道:“刘浪,你少在这里给我吹胡子瞪眼,如果真是大壮的问题,我绝对会查清楚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吭声了,也懒得跟吴暖暖争辩这些问题。

        毕竟人家牛大壮是刑警大队的人,自己没有权利去管。

        “送我回花圈店,我得好好睡上一觉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冷冷的说着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也没有再说话,一脚油门下去,直接开了警笛,狂飚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不但是刘浪,就连吴暖暖心里都憋得慌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太明显了,牛大壮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可这种事没有十足的证据,谁也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牛大壮真有问题,那又能如何?

        没有犯本质性的错误,根本就没事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些都不重要,牛大壮的动机才是刘浪关注的重点。

        刘浪跟吴暖暖都心知肚明,这件事跟道巫之间的事完全是两码事,不能说杀就杀,说动就动,更没法快意恩仇,快刀斩乱麻。

        以后,只能多留个心眼。

        吴暖暖将刘浪送回花圈店后,也没停留,直接开车回了家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下了车后,先给朱涯打了一个电话,问道:“猪牙,泥鳅转到仁和中医馆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朱涯回答的干脆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我跟你说个事哈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被牛大壮的事弄得心里很堵,有心想撇掉这些不愉快,故作轻松的嬉笑道。

        朱涯闻言,却是冷哼一声:“有话说,有屁放!”

        刘浪顿时被噎得更郁闷了,破口骂道:“死猪牙,我艹你姥姥,老子帮你约了陈阿丙,你他娘的能不能态度给我好点儿,不讥讽我你会死吗?”

        一通臭骂,刘浪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,还没等朱涯回答,刘浪却是连珠炮道:“明天上午,花圈店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还不等朱涯反驳,刘浪啪的挂了电话,长长出了一口气,嘴角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,自言自语道:“哈哈,哈哈,太他娘的痛快了,这口浊气,总算是吐出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的朱涯却直愣愣的盯着手机,一脸的哭笑不得,嘀咕道:“这个刘浪,被狗咬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没有被狗咬,回到花圈店后,放下小黑,连澡都没洗,直接倒在床上睡到了天昏地暗。

        这一觉,刘浪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,直到第二天早晨被剧烈的敲门声吵醒,才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。

        “谁啊?大清早的还让不让睡觉了?”刘浪不满的喊了一嗓子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,是我,前辈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        刘浪仔细一听,咦,小道士?

        连忙翻身,刘浪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,飞速的穿好鞋,来到前屋的花圈店,边跑边喊着: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也没多想,刘浪直接将门闩拉开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门刚开,顿时两柄宝剑直插而进,带着逼人的寒光,朝着刘浪的面门直刺而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失色,将腰往后一弯,险险的躲了过去,还没等站稳脚跟,一声爆喝又响了起来:“快,将他抓起来!”

        刷刷刷!

        几声剑劈空气的声音之后,紧接着,又是一声哗啦哗啦的声音,刘浪直起腰一看,顿时面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周围足足围了五六个道士,而这些道士都目露凶光,个个手持宝剑,直逼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左右一看,根本不是正一派的那个小道士,而是麻衣派的那个小道士。

        周围的道士穿着跟麻衣小道士完全一样,显然都是同一个门派的。

        刘浪昨天见到的那个麻衣小道士畏畏缩缩的站在后面,目光有些躲闪。

        在小道士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麻脸道士。

        那个道士看起来四十多岁,脸上长得麻子跟蚂蚁爬一般,让人一看就是一副凶相。

        麻脸道士见刘浪被团团围住,却是哈哈大笑道:“刘浪,好你个黑巫教的教主啊?哈哈,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呢。”

        麻脸道士边说着,赞许的拍拍身边小道士的肩膀,“师弟,行啊,你这次可立了大功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被麻脸道士这么一说,小道士不禁羞愧的低下了头,低声争辩道:“师、师兄,我、我不知道他就是黑巫教的教主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师弟,他不但是黑巫教的教主,还跟我们的乌掌门有过节呢。哼,当初在茅山的时候,我可是亲眼看他使出邪术害人,差点杀死了武当的人呢。”

        麻脸道士瞟了刘浪一眼,一脸的得意,狞笑道:“小子,今天我们来,只有一件事,交出卜、命、道三书,或者,死!”

        W?W?W.9??9??9??W??X.C??O??M,sj.9??9??9??w??x.c??o??m,。9??9??9??w??x.c??o??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