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三十一章 小黑有发现
  • 第九百三十一章 小黑有发现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下车之后,紧跟在黑的身后,见黑举动异样,并没有阻拦,而是也急速追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等吴暖暖反应过来下车之后,抬眼去看,却已不见一人一狗的踪影。

        却刘浪跟着黑窜进巷子之后,见黑一直往巷子后面跑。

        整条巷子又窄又深,只能容纳一人通过,而且四处还弥散着尿骚的气味。

        黑边嗅边跑,不时抬起头来朝着周围看两眼。

        刘浪越看越好奇,不禁有些心惊不已:这家伙难道发现什么了吗?

        巷子足有五六百米长,一人一狗断断续续跑了好几分钟才跑出巷子。

        让刘浪没想到的是,在巷子的另一头,竟然是一些破败的老房子,像是民宅一般,而墙上都写着大大的拆字,看起来应该是已经列入拆迁范围了。

        老房子大都是平房,有的还已经塌陷了一大半,差不多两三百套,占地足有十来亩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从刘浪的角度去看,这些房子就是楼中房,周围完全被高楼大厦围绕着,连阳光都射不进来。

        老房子之间的排列极不规≯≯≯≯,m.♀.c□om则,如果不看周围的高楼,就跟一个型的村庄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些房子的门口,偶尔也只能看到一两个染着黄发的社会青年撒尿,或者一男一女直接靠墙野战。

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竟然再也没有别人。

        黑脚步没停,转了老房子的周围一圈,正想再转第一圈的时候,刘浪不禁有些着急:“黑,你到底要干嘛?”

        黑止住脚步,回头看了刘浪一眼,呜呜低叫了两声,却是又扭过头,朝着路左边一间破屋里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刘浪皱了皱眉头,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进去之后,刘浪这才发现,这间房子后面还套着一个院子。

        房子屋的瓦砾已碎了一大半,抬头就能看到天空。

        屋里更是空荡荡的,除了一些破得快散架的家具之外,却是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黑穿过前房,直接进了后院。

    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因为房子没人住,都没有锁,刘浪跟着黑毫无阻挡的走进去之后,正看到黑对着一个大花盆呜呜低叫着。

        只见黑呲牙咧嘴,喉咙里呜呜低叫两声,又会高声汪汪狂叫两声。

        那个花盆比农村用的水缸要稍微上一儿,里面种着一棵桃树。

        花盆里面装满了土,下面座落在一块青板石上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明所以,走到黑近前,也朝着花盆跟里面的桃树看了看。

        虽然已是初冬,可这棵桃树却依旧枝叶不败,看样子,似乎还要开花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啧啧,桃树难道快要成精了不成?这么冷的天还能学腊梅,准备冬天绽放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暗叹,围着花盆转了一圈。

        可除了桃树枝叶茂盛之外,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其它的异常。

        “黑,你叫啥?这玩意有啥好叫的?”

        刘浪看了黑一眼,似乎有些不满。

        折腾了一半天,你不会就是要带我来看冬天开花的桃树吧?

        刘浪不是植物学家,对研究植物换季开花自然也没多少兴趣。

        黑似乎听懂了刘浪的话,冲着刘浪一呲牙,又呜呜低叫了两声,似乎在诉自己的不满。

        “啥?还有意见?难道你吃了阴眼石之后,还对研究植被感兴趣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刘浪见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,弯腰要将黑抱起来。

        正在此时,黑似乎为了表达自己不仅仅是要研究桃树的心情,猛然间往前一跳,直接窜到了花盆下面,伸出爪子使劲勾着青石板,似乎像是要将青石板给拉出来。

        青石板加上花盆,足足三四百斤,你一个黑狗还能拉得动?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看,顿时乐了,指着黑笑道:“哦,黑啊,你来这里不会是想跟我显摆你的力气吧?好啊,既然如此,你如果能把下面的青石板抽出来,我回去就给你弄只烧鸡吃去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完,反而掐着腰当起了看客。

        黑力气的确变大了不少,可真要将一米见方的青石板从花盆下面拉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黑试了一下,似乎知道自己不可能拉出来,回头朝着刘浪呜呜低叫了两声,见刘浪不为所动,转过头又伸出了两只前爪,竟然朝着青石板下面扒拉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两只前爪来回动,很快就扬起了一大片黄土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不禁又嬉笑道:“怎么?你还想挖个洞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刚完,忽然惊奇的瞪大了眼睛,直直的盯着黑前爪挖出来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黑的前爪速度飞快,两只前爪就跟两把铲子一般,不一会儿工夫竟然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洞口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洞口里面并不是实土,竟然黑洞洞一片,而且还散发出阵阵腐臭的气味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连忙冲上前,两只手按住花盆,用力一推。

        “隆隆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声沉闷的响动,刘浪直接将花盆推离了青石板。

        再次弯腰,刘浪两只手扳住青石板的一头,往上一掀,顿时,一个黝黑的洞口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咝……好像是口枯井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扭头看了看黑,刚才嬉笑的表情一扫而空:“黑,这里面有东西?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一辆由北向南的列车上,三个身着道袍的男女相对而坐。

        列车上众人纷纷向三人投来了怪异的目光,似乎不理解为何道士也出来坐火车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那个女道士,脸蛋长得极为漂亮,长发披于肩上,一对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着,任何人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。

        这仨人不是别人,正是饶九妹、饶万春和屠龙虎。

        屠龙虎很少出门,此时显得极其兴奋,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车窗外的风景。

        饶九妹跟饶万春却是沉默不语,各自想着心想。

        三人周围的空气也显得有些压抑。

        饶万春似乎终于忍不住了,看了屠龙虎一眼,问饶九妹:“九妹,你真的想好了啊?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微微一笑,并未回答,而是拿手敲了屠龙虎的脑袋一下,嬉笑道:“屠师弟,看啥呢?”

        屠龙虎连忙扭过头,捂着脑袋,撇了撇嘴:“师姐,你还跟以前似的,动不动就打我的脑袋,现在龙虎都长大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哟,谁长大了就不应该打脑袋了啊?哼,你再大也得管我叫师姐!”

        饶九妹将眼一瞪,嘴一嘟,却是俏皮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