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小黑大变样
  • 第九百二十八章 小黑大变样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刘浪见两个道士知之甚少,也不在乎麻衣派如今的掌门是谁。

        看着正一派的道士,刘浪不禁计上心头。

        当初在茅山的时候,刘浪曾经见过陈阿丙,对陈陈丙的印象也不错。

        在刘浪的感觉中,陈阿丙为人忠厚,而且一直非常敬重朱涯。

        朱涯因为刘浪是黑巫教的人而受牵连,被茅山掌门万义良赶下山后,陈阿丙曾也试图给朱涯求过情。

        有这层关系在,刘浪似乎也找到了一线希望。

        如果道门真是因为找东西而残杀黑巫教的人的话,这就证明其中根本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        亦或者,杀戮只是一个源头。

        看着两个道士不谙世事的样子,刘浪知道,他们手上还没有沾上鲜血,也没有必要为难他们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浪微微一笑,问正一道士道:“可以带我去见一下陈阿丙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你要见我们二师兄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二师兄?那你们的大师兄这次没来吗?”

        刘浪不答反问。

        正一≌≌≌≌,m.≡.co♂m道士见刘浪一脸的笑意,心中的警惕也慢慢放了下来,不由得轻轻叹了一口气道:“前辈,不瞒您,自从我上了茅山之后,从来就没有见过大师兄,甚至每次在师父面前问起大师兄,都会被师父训斥一顿。后来,陈师兄偷偷在私底下跟我们过,大师兄修为高超,可却与黑巫教的人交往甚密,而被师父驱逐下山了。”

        正一道士边着,眉头也皱了起来,眼神中带着一丝神往,对刘浪道:“前辈,听陈师兄,我们的大师兄极有可能就在燕京,这次我们来找东西的同时,还要寻找一下大师兄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这里,心里又踏实了几分,看来,这个陈阿丙的确还念及旧情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好办多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不动声色道:“呵呵,原来是这样,那还真是太巧了。”

        轻轻咽了一口唾沫,刘浪拍了拍道士的肩膀,缓声确认道:“你们的陈师兄有没有过你们大师兄的名字?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、好像过,似乎姓朱,叫、叫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朱涯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脱出而出。

        道士一怔,却是连连头道:“对对对,前辈,您也认识我们的大师兄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认识,而且很熟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那、那能不能带我去见一下大师兄?陈师兄见了肯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笑道:“现在不太方便,这样吧,我给你留个地址,明天让陈阿丙来。”

        着,刘浪将花圈店的地址告诉了道士。

        道士兴奋的默念了几遍,一脸的喜色,连连头道:“好,前辈,谢谢前辈,我回去就告诉陈师兄!”

        着,道士回身拽着麻衣道士,低声道:“走,快回去,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陈师兄。”

        麻衣道士看了刘浪一眼,也是一抱拳,恭敬道:“前辈,那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头,却是并未为难这俩道士。

        待两个道士走后,刘浪也不再迟疑,朝着吴暖暖家里跑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刘浪轻车熟路,到了吴暖暖家里后,直接大力敲击着房门:“吴警官,吴警官。”

        “汪汪!”

        里面传来了清晰有力的狗吠声。

        刘浪听到这声狗叫,霎时间又惊又喜。

        这声狗叫铿锵有力,让人一听,就感觉这条狗有着莫名的杀气,肯定会威风不已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吴暖暖就将门打开。

        刘浪还没来得及冲进去,迎面就扑来了一道黑影。

        黑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,几乎是刹那间就扑到了刘浪的怀里。

        那冲击的力气也非常大,将刘浪扑了一个踉跄,差没把刘浪给扑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刘浪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低头一看,却见一个皮毛油亮,个头比黑要大上一圈的黑狗正眼巴巴的盯着自己,舌头往上一伸,正朝着刘浪舔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浪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这只黑狗,并不确定道:“你就是黑?”

        “汪汪!”

        黑一咧嘴,显得激动不已,伸出鲜红的舌头直接舔在了刘浪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顿时一股湿滑的感觉挠着刘浪脸皮一痒。

        “黑,真、真的是你?”

        刘浪显然也激动不已,两只手立刻拖起黑,仔仔细细打量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黑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,不但身上的黑毛变得锃光油亮,甚至连四脚都粗壮了很多,两只眼睛不停的闪动着,甚至连眼珠都透着丝丝淡黄色,像是带着灵动一般。

        更让刘浪感到惊奇的是,黑个头虽然不大,但刚才那一扑的力气,却跟一只牛犊差不多。

        刘浪心中的震撼此时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仔细端详了一番黑,这才想起吴暖暖。

        连忙抬起头来,朝着吴暖暖看去。

        只见此时吴暖暖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,头发有些散乱,像是刚睡醒的样子,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刘浪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怔,使劲咽了一口唾沫,连忙笑道:“吴警官,这、这黑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看了看刘浪,话还是不带半丝语气:“你是想站着听,还是想坐着听?”

        “坐,当然坐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本以为黑会出意外,没想到吞了阴眼石之后竟然发生了如此异变。

        将两只手往怀里一收,刘浪抱着黑走到客厅的沙发上,一屁股坐了下来,冲着吴暖暖傻乐:“吴警官,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快告诉我啊。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白了刘浪一眼,转身给刘浪倒了一杯水,送到刘浪面前之后,也坐到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怎么才来?”

        “额,中间碰到了儿意外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根本没心情跟吴暖暖解释,又急急的催促道:“快快,黑到底咋回事啊?”

        吴暖暖看着刘浪着急的样子,嘴角轻轻一勾,竟然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笑容,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:“刘浪,你给黑吃的东西,是不是有古怪啊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这、这怎么来着?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是真不知道,不明白吴暖暖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