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二十一章 被废掉了
  • 第九百二十一章 被废掉了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说起来,泥鳅跟安玉桥倒也有些渊源。

        曾经泥鳅也跟着武当的一位不知名的弃徒学过一点儿微末的道法,仗着这点微末的道法竟然还真拉起一杆子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泥鳅还真没见过安玉桥,只是因为李邱的关系才认识安玉桥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自然也认出了泥鳅,但他手段狠辣,知道李邱也是难逃一死,根本毫不在意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几招之下废了泥鳅的两条腿加一条胳膊,轻轻将泥鳅往地上一扔,冷笑道:“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泥鳅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狠辣的角色,连两句话都没说上,竟然直接废了自己。

        短暂的疼痛之后,泥鳅很快就进入了麻木的状态,连脑袋都木了,怔怔的盯着安玉桥,却是一言不发。

        泥鳅怕死,可此时显然就算说了也是废人一个了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冷哼一声,讥讽道:“怎么,李邱派你来盯着我的?”

        泥鳅依旧不吭声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却是不屑的瞟了泥鳅一眼,“李邱马上就死了,你一条狗还有何用处?哼,今天本掌门心情好,就饶了你的狗命!”

        根本不在乎泥鳅那怨毒加愤恨的眼神,安玉桥却是直接转过身,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巷子里跑了起来,几个腾跃之下,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      泥鳅怔怔的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儿呆,似乎还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除了自己的右胳膊外,腿跟左胳膊已没有了知觉,除了钻心的疼痛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快,快到泥鳅还不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、我真的就这么废掉了?”

        泥鳅艰难的拿出手机,费了好大劲儿才拨通了刘浪的号码,气息虚弱道:“刘、刘大哥,我、我废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正在仁和中医馆,突然听到泥鳅来了这么一句话,不禁一愣: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哥,我、我的手脚被安玉桥给废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安玉桥怎么会找上你了?”

        刘浪大惊,大叫道:“你在哪儿?我去找你!”

        “河西巷……”

        泥鳅终于再也支持不住,将手机扔在了地上,跟一只死狗一般,趴着一动不动了。

        刘浪挂了电话之后,急着跟杜山告辞:“杜老爷子,我有朋友出事了,我要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已将针法的几个重要细节告诉了杜山。

        杜山正在细细品味,突然听到刘浪要走,不禁一把抓住刘浪,满眼热切道:“刘道长,我、我有个不请之情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又不请之情?”

        杜山老脸一红,连忙摇头道:“刘道长,三个月后我要跟鬼婆婆比试医术,想请您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浪此时哪里有时间计较这些,根本没往心里去,摆了摆手,急道:“杜老爷子,回头我再来拜访您吧,我得赶紧去看看我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不等杜山挽留,刘浪提步就往外走。

        朱涯看着刘浪急匆匆的样子,似乎也意识到可能真的出事了,朝着杜山一拱手,也跟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杜山张了张嘴,还是将话又咽了回去,看着杜仲手中依旧捧着女鬼泪,不禁喃喃道:“我杜家学得人家正宗的鬼引针法,万死不足以报答,要不,就将这女鬼泪送给他吧。”

        杜仲闻言,却是大惊:“爹,之前为了保全我们在医馆的名声,您要用女鬼泪灭掉那只鬼胎我可以理解,可把女鬼泪给刘浪,是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杜山使劲瞪了杜仲一眼,呵斥道:“杜仲,女鬼泪虽然珍贵,但在我们手中又有什么用?”

        “可他已经走了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杜山轻轻叹了口气,“那就改日再说吧。”

        任谁也没想到,这滴女鬼泪,待刘浪开启医诀第二重后,却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当然,此时所有人都只知道女鬼泪珍贵,但却不知它究竟珍贵在何处。

        却说刘浪跟朱涯一起,出了中医馆,直接打车去了泥鳅出事的巷子口。

        这个巷子人迹罕至,这么长时间了,就算有人看到,却只是远远绕行,竟然没有一个人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泥鳅的胳膊腿被弄断了,好在只是伤了骨头,并没有鲜血流出,否则恐怕早就失血过多死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泥鳅趴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,只是无力的眨着两只眼睛,看着刘浪二人来,却是微微一动。

        刘浪一眼就看到了泥鳅,立刻跑到近前,刚想伸手扶起来,立刻又僵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泥鳅,你的腿跟胳膊?”

        泥鳅无力的眨巴了两下眼睛,显然已疼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      朱涯看到泥鳅的惨状,也是一阵惊恐。

        太狠了,断得干净利索,根本不给人救治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“快,送医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当机立断,连忙掏出手机,刚想打急救电话,突然想起时间已过了这么久,再等救护车来,还不知道猴年马月了。

        “泥鳅,我背你去医院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刚想弯腰背起泥鳅,却一把被朱涯拉住。

        “刘浪,你不是懂医术吗?”

    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。

        刘浪几个小时之前刚刚在仁和中医馆施展了自己高超的医术,这一转眼间竟然忘了这一岔儿了。

        紧紧蹙了蹙眉头,刘浪连忙上前摸了摸泥鳅的腿骨跟肩胛骨。

        因为刘浪对巫诀已修到了第二重,巫诀跟医决相辅相成。

        之前在杜山使出鬼手刀法跟鬼引针之后,正好牵引出了刘浪掌心的医诀,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      可刘浪毕竟没有扎实的中医基础,对这种断骨之术更是知之甚少。

        试着捏了几下后,刘浪只是能大体辨别出泥鳅的肩胛骨已碎成渣渣了,而两条腿直接打了一个折,膝盖也断成了好几块。

  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除非有神仙下凡,否则根本没有更好办法。

        刘浪深吸了一口气,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朱涯道:“还是送医院吧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刘浪边试探着,将泥鳅背了起来,发足朝着医院奔去。

        朱涯这次没有再吭声,而是跟在刘浪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就在刚才刘浪检查泥鳅的时候,朱涯已看出泥鳅受伤的位置是用道术所致。

        道门的人?

        朱涯想及此处,莫名心中急跳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朱涯隐隐感觉,可能暴风雨真的要来了。

        W?W?W.9??9??9??W??X.C??O??M,sj.9??9??9??w??x.c??o??m,。9??9??9??w??x.c??o??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