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二十章 早有预谋
  • 第九百二十章 早有预谋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与萧书娘再次滚在一起的时候,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萧书娘连忙停住,“电话,接个电话。”

        “着什么急!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一脸的不满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,怕啥,一会儿再来嘛。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在桌子上挪动着屁股靠近电话,接起,声音跟加了糖似娇滴滴道:“喂?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道男声:“书娘,在哪里呢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一听声音,立刻冲着安玉桥使了下眼神,连忙又对着电话道:“哦,是李局啊,我在医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那我现在过来?”

        “啊?现在?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是想你了嘛。”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略一迟疑,还是点了点头:“那好吧,不过,你可别着急啊,得让我先打扮打扮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打扮啥啊,你不打扮更漂亮……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了李邱一声贪婪的笑。

    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萧书娘直接从桌子上坐了起来,拿起一根烟,自顾自的点上,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李邱要来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面色冰冷,“这家伙还真上瘾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白了安玉桥一眼:“难道你不上瘾?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,我、我跟他能一样吗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说着,正要上前再次将萧书娘按倒。

        可萧书娘这次没有迎合,而是将安玉桥往后一推,冷声道:“玉桥,差不多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一愣:“什么差不多了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又深深吸了一口烟,看了安玉桥一眼,眼露杀机道:“通过这段时间的培养,李邱这个胖子被我养的差不多了,是该收获的时候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顿时明白了萧书娘的意思,立刻放弃了手中的动作,也坐直了身子:“你不想利用他手中的资源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如今有你在,我还用他干嘛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此话一出,安玉桥顿时一脸的满足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点头道:“也是,如今我们武当的人不动手,将黑巫教的视线转移到龙虎山,先让他们自相残杀,然后我们再坐收渔利。嘿嘿,的确没他李邱什么事了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边说着,也慢慢将衣服穿上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扭头看了萧书娘一眼:“对了,你最近有出去打听吗?那个梦里香的鬼鬼醒了没有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道:“还没醒,放心吧,有护士已被我买通了。等她醒了之后,我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点了点头,满意道:“嗯,这样最好。这段时间我不易露面,哼,那次我留下了鬼鬼的活口和龙虎山的符纸残片,将黑巫教的注意力引到龙虎山的身上,相信饶家那两个小辈,很快就会成为黑巫教的众矢之的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听闻此言,萧书娘却露出了担忧之色,使劲抽了一口烟,然后又将烟按在桌沿边上,掐灭,缓声道:“你不是说如今黑巫教的教主是那个叫刘浪的小子吗?这个刘浪正是杀死华广的凶手,我感觉他不会这么容易上当的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无所谓的摇了摇头:“哼,这个小子的确有些本事,当初在武当比试的时候,我就败在了他的手下。可有句话说的好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就算他再厉害,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。哼,如今我已修成乱神术,玉面的仇还要找他一起报呢。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边说着,也将眼眯了起来,杀气升腾,喃喃自语道:“可惜我培养了那么多年的步知非丢了,否则,对付这帮黑巫教的人,还不是易如反掌……”

        却说李邱挂了电话之后,兴冲冲的朝着萧萧中医馆赶。

        而在李邱刚刚出门的时候,后面却被一个肥胖的身影悄悄跟随着。

        那个身影不是别人,正是被刘浪安排跟踪李邱的泥鳅。

        泥鳅跟在李邱后面,想见他去哪里,好趁机给刘浪报告。

        最后看着李邱竟然又去了萧萧中医馆,泥鳅不禁皱起了眉头,暗自嘀咕道:“这家伙这身膘,最后非糟蹋在这个女人的身上,哎,看来,今天又白搭了。”

        边自言自语着,泥鳅无奈的摇了摇头,转身正要往回走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就在李邱刚刚进去没多久,一个熟悉的身影却从中医馆里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泥鳅眼尖,一眼就认出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正是让刘浪感兴趣的安玉桥,道士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,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啊,看来这个老板娘还真招男人呢。”

        泥鳅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,自然也有一定的眼力,上次见刘浪对安玉桥非常感兴趣,此时无意中又看到了安玉桥,立刻来了精神,悄悄跟在了安玉桥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从中医馆出来之后,并没有坐车,而是沿着马路走了一段,然后忽然又转到了一道巷子里。

        泥鳅略一迟疑,还是快走两步,紧紧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泥鳅刚刚拐进巷子,突然迎面一个人影朝着自己冲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泥鳅反应过来,自己的双腿立刻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般,咔嚓咔嚓两声,直接折断了。

        泥鳅疼得啊啊大声尖叫着,扑通摔倒在地,额头上很快渗出了汗来,抬头一看,正是安玉桥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脸上挂着一丝不屑的笑:“小子,谁派你来跟踪我的?”

        泥鳅疼得呲牙咧嘴,装糊涂道:“安掌门,怎么是你啊?我、我的腿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一伸手,直接将泥鳅拎了起来:“呵呵,少在这里给装蒜,如果不说,你这两条胳膊信不信我也给你废了!”

        泥鳅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,惊恐的盯着安玉桥,大声哀求道:“安掌门,我、我真不知道你说是的什么啊?我、我正好路过这里,没有跟踪安掌门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见泥鳅嘴硬,不禁一声冷笑,一伸手,一把捏住了泥鳅的胳膊,用力一捏。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声惨叫,泥鳅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肩膀上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泥鳅的心终于沉到了谷地,心中暗道:“废了,我这次算是废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W?W?W.9??9??9??W??X.C??O??M,sj.9??9??9??w??x.c??o??m,。9??9??9??w??x.c??o??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