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点看书 > 都市小说 >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> 第九百一十九章 名义副馆长
  • 第九百一十九章 名义副馆长

    作品:《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

        待杜仲将急诊室的门打开之后,口门已挤满了人。

        有医护人员,还有一些听产妇的情况过来看热闹的病人。

        门口被围得密密麻麻,水泄不通。

        “啊?出来了,出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人群一看到杜山,立刻喧嚣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有医护人员上前扶住杜山,急切的问道:“杜馆长,没事了?”

        杜山抬起头来,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,微微笑道:“没事了,大家放心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然后又对旁边的医护人员道:“你们将产妇推到病房,好生调理一段时间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杜馆长,这您都能治好,真是太牛了。”

        医护人员赞叹不已。

        杜山摆了摆手,又高声喊道:“今天,我向大家宣布一件事。”

        呼啦!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静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杜山将刘浪拉到自己的面前,对着围观的人:“从今天开始,刘浪,将成为仁和中医馆的副馆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周围一片哗然,质疑声纷纷响了』』』』,m.$.co≠m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啥?这个人如此年轻,怎么就当上副馆长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仁和中医馆如此有名,怎么能拽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来当副馆长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人谁啊?懂中医吗?”

        震惊的不但是围观的人,就连刘浪自己都吃了一惊。

        杜山根本没跟自己商量啊。

        刘浪轻轻拉了拉杜山的衣角,声道:“杜老爷子,你这是干啥?”

        杜山干笑了两声:“刘道长,我已半截身子埋进土里了,心中只想着能将祖宗留下来的基业发扬广大。可是,我更知道,就算你真将鬼引针法教给我们,我们也达不到你的高度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,杜老爷子,我刘浪话算话,答应您了一定会将这套针法教给您的啊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还以为杜山怕自己不教针法,而故意给自己戴上这么一个硕大的头衔。

        哪儿知杜山摆了摆手,笑道:“刘道长,凭心而论,我的确想让杜仲继承仁和中医馆,可我更知道,就算他再活几十年,也不及您的十之一二,为了杜家的祖宗,等我死后,我想让您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杜老爷子!”

        一听到这里,刘浪哪里还不明白,立刻严声拒绝道:“杜老爷子,我将鬼引针法教给你们,并不是贪图什么东西。如果您非要这样的话,那我还是将这套针法自己留着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脸上的表情极其严肃,没有半分玩笑之意。

        杜山闻言,不禁也是一怔,仔仔细细又上下打量了刘浪两眼:“刘道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生性懒散,对这些东西也不感兴趣,起来,我能学会这套针法,还是要感谢杜老爷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坚持。

        杜山张了张嘴,看着刘浪坚定的眼神,知道再劝下去也没用了,只得低声道:“刘道长,你看,我都跟大家了,至少给我个面子吧。”

        刘浪抬起头来,看着大家惊异不定的眼神,只好微微了头:“那就名义上的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萧萧中医馆,原名华广堂。

        看病的人与仁和中医馆有着天壤之别,零零散散,也只是偶尔会有几个。

        医护人员都耷拉着眼,昏昏欲睡。

        两个无聊的护士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        “哎,自从老板莫名其妙死了之后,我们这里看病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就连那个大少爷都不见了,还真是奇怪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谁不是呢,我看呀,肯定跟老板娘有关系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嘘,声儿……”

        其中一个护士一听,立刻四处张望了两眼,低声道:“看见没,最近老板娘跟那个叫李邱的走得很近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看不见啊,不过,最近好像还有一个人跟老板娘走得很近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?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你没看见吗?就在刚才,我看到老板娘挽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进了办公室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男人?还穿着西装?很有钱的样子吗?”

        护士立刻双眼放光,一脸的花痴样儿。

        “哼,有没有钱跟你也没关系啊,你有老板娘那么漂亮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哎……得也是。”

        护士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失望,幽幽道:“像老板娘那么漂亮,恐怕不勾引男人都不容易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两个护士八卦的时候,仁和中医馆的办公室里,正有两个人将身体缠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战状极为激烈,而当俩人大汗淋淋之后,终于各自穿好衣服。

        男人拿起一根烟,深深吸了一口,一脸的满足:“书娘啊,你是越来越厉害了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咯咯,玉桥,我比你的玉面怎么样啊?”

        女人正是萧书娘,而男人,赫然是安玉桥。

        只是此时的安玉桥并没有穿道袍,而是一身西装,打扮的倒人模狗样,跟一个钻石王老五似的。

        安玉桥边吸着烟,边欣赏着萧书娘,啧啧称赞道:“书娘啊,你那个李邱有啥好,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咯咯,玉桥,怎么,还吃醋了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吃醋?用得着吗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不屑的哼了一声,上前一把抱住正在系扣子的萧书娘,使劲亲了他一口:“我还不知道你这儿心思吗?如今我师兄华广已死,他留下的巫阴术,恐怕没办法一个人修炼吧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扭捏着腰枝,娇声笑道:“咯咯,玉桥,别人都你跟华广的关系好,他竟然真的将巫阴术也告诉你了啊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狠狠的亲了萧书娘白皙柔嫩到能挤出水来的脸一下,贪婪的道:“那是当然,当初我跟华师兄一起加入黑巫教,后来他当上了华广堂的堂主,而我……哎……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长长叹了一口气,眼神中竟然闪过一丝狡黠。

        萧书娘却是抬手戳了安玉桥一下,狐媚道:“瞧你那得瑟的样儿,华广就算是华广堂的堂主又能如何?哪里能比得上你呀?哼,现在你可是堂堂武当的掌门人,名门正派呢。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啥名门正派啊,我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到黑巫教……”

        着,安玉桥忽然又抱住萧书娘,直接将她扔在了桌子上,粗声喘息道:“书娘,我这次来燕京,就是奔着黑巫教教主来的,等我当上教主,就让你做教主夫人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咯咯,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萧书娘又是娇笑一声,上前抱住了安玉桥的脖子,将脑袋趴在安玉桥的耳边,呼气如兰道:“那样的话,我是不是可以找很多很多的人一起修炼巫阴术,永远这么年轻了啊?”

        安玉桥一愣,旋即直接将萧书娘按倒,嘴角勾起一抹坏笑:“哼,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喽!”